A-A+

两个红包(小小说)/ 上善若水

2019年10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上善若水 一 这家省级权威医疗机构,永远不用担心门庭冷落。电梯候诊厅走廊收款处药局到处都是嘈杂的人,人们表情或焦急或愁苦或沉重或恐惧。有的三五成群故意压低声音交谈,有的急匆匆的上下楼疾走,有的跟着白大褂身后追问,有的 薇薇等在麻醉师办公室门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上善若水

这家省级权威医疗机构,永远不用担心门庭冷落。电梯候诊厅走廊收款处药局到处都是嘈杂的人,人们表情或焦急或愁苦或沉重或恐惧。有的三五成群故意压低声音交谈,有的急匆匆的上下楼疾走,有的跟着白大褂身后追问,有的

薇薇等在麻醉师办公室门口,下一位就轮到她了。她下意识的紧抱了下挎包,像抱住一位可以依靠的老朋友,那颗被紧张无助担忧惶恐蹂躏的心略觉踏实点。其实包里除了爸爸的各种检查报告单外,还有银行卡和准备好的两个红包。

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有些时候,能带给人安全感的还真非这位孔方兄莫属。

爸爸查出了胃癌,他们一家接受医生手术的建议。有经验的亲戚朋友都提醒她,想要手术顺利成功,主刀医生和麻醉师是关键,必须意思意思,自然麻醉师少点,主刀医生多些。薇薇此时茫然的盯着门口的电子叫号屏幕,心里惴惴的想:怎样开口说,如何把红包递给医生,人家拒收又咋办

门开了,薇薇慌张得抬脚迈步,差点跟出来的人撞个满怀。

急慌什么?她从那人的眼神读出了这个问号。

能沉得住吗?她纵是个机智伶俐的,但二十六岁的生命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哪里经过这么大的风浪?

你是马xx的家属?一位略微发福的中年女医生,一边点击着鼠标,一边眼皮都没撩的问她。

是。薇薇在女医生对面的小圆凳上坐下,把爸爸的身份证放在识别器上,怯怯的回答。接着咽了口唾沫,平定下突突的心跳。

患者有何病史?有过敏史没?有饮酒嗜好没?医生按着表格,语速平均语气平淡,智能人般依次询问。职业和岁月涵养得她面孔白皙表情淡然,有种泰山崩于面前不变色的沉静镇定。这种气度无形间影响了薇薇。薇薇渐渐平静下来,回答越来越自如,思维也活跃起来,探头触角似的捕捉着递红包的契机。

在这里签字。女医生似乎坐久了有点累,站起来有意无意的把手插入白大褂的口袋,似乎想掏点什么又没掏出来。

薇薇突然灵光一闪,扫一眼没人注意,她迅速拿出红包,极快的一把塞入白大褂的口袋里,动作敏捷果断没丝毫犹豫。然后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看了看,她觉得笔划特别舒畅,似乎在那如释重负的长长的舒了口气。

放心吧,我们会尽职尽责的。女医生微笑的对她说。

原来她的表情挺丰富的,笑起来眉眼下弯,嘴角有个黄豆粒般深深的笑涡。白净的皮肤配着洁白的大褂,看起来那么圣洁照人。

薇薇倏然冒出个怪异的想法,这麻醉师每天要如此微笑几次?

不管怎样,终于送出了一个红包。出了门,薇薇觉得脚步都轻快许多,似乎爸爸的病已好了一半。

爸爸被推进了手术室。

薇薇和主刀的李医生,在手术室外间的约谈室做术前最后一次沟通。所有医生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家属该签的字也签好了,医生欲起身。

李医生,麻烦您多费心了。薇薇说着就拉挎包的拉链。她已不像送麻醉师红包时那样紧张忐忑,何况这屋里没其他人,她甚至都有点驾轻就熟的感觉了。

请别这样,我是不会收的。李医生显然是见惯了这一套,立刻按住包,以防她拿出红包相互撕扯更麻烦更尴尬。声音不高,但冷静决然,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度。

一点心意,我爸的病全靠您了。薇薇颇感意外,试着拽了下包,竟没扯动,急得本来熬得苍白的脸上泛起了血色,有点语无伦次:您要是不收,我这心里咋能过得去?

要是收了,我心里会过不去,想想看,带着压力上手术台,会全身心投入嘛?

钱却是好东西,但在有些人眼里,不仅咬手,还噬心啊!

此刻,李医生见薇薇眼睛湿润,就要滴下泪来,语气柔缓下来,像邻家的大哥哥一样,真诚的说:不用担心,做医生的职责所在,对待每位患者都一样,都会尽全力救治的。

薇薇听着李医生说得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每个字都有很重的份量。目光也因心怀崇高的信仰而明亮清澈。知道这红包是送不出去了,泪水模糊了视线,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在这样人面前任何语言都显苍白,只是用力的点点头。

看着李医生健步走入里间的手术室。原本不算高大的身材渐渐高大起来,薇薇的敬仰信赖从身体的每根神经传导过来,聚拢堆积,很快形成了一座可以依靠的山。

有这样的医生,爸爸的病一定会好起来,她信心满满的想。

憔悴疲惫的脸上露出了几日来少有的笑容。

上善若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文联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