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杨友全|| 施救(小小说)

2019年10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杨友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基地汽车团战士梁小五驾驶的汽车,正在蜿蜒起伏的山路间回返。突然,他蓦然发现一辆载着老人和姑娘的毛驴车像个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失去控制翻下山崖。 面对突如其来的险情事故,身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的他立刻警觉起来。他霎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杨友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基地汽车团战士梁小五驾驶的汽车,正在蜿蜒起伏的山路间回返。突然,他蓦然发现一辆载着老人和姑娘的毛驴车像个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失去控制翻下山崖。

面对突如其来的险情事故,身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的他立刻警觉起来。他霎时加大油门向出事地域疾驰,约一刻钟时间,汽车在出事的地点戛然而止。他快速跳下车来,急匆匆地跑下山去,在空旷的山野间搜寻遭遇突发事故的老人和姑娘。

朦胧的月色下,梁小五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姑娘微弱的求助声:哎呀呀,有人吗?快来人啊快来人呀!声音断断续续,时而响起时而停息。

他拼命睁大眼睛,举目眺望,心急如焚的他在一个偏僻的沟壑里,模糊地看到一个人的两只手吃力地向上抓挠着,细微轻浅的叫声又一次萦绕在耳畔。梁小五凭借着练就的军事技能,果断判定,一定是那出事的姑娘的急切的求救声,听罢他飞也似地循声冲了过去。

走近事发地点定神一看,眼前的一幕吓了他一跳。满身是血的老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深沟壑里的姑娘两只血手抓着一根救命的树枝,蹬着两条无助的腿脚,正在吃力地向上攀爬着。

见状,梁小五快速的来到姑娘身旁,抓住她的两只胳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说:不要怕,用力再用力!梁小五拿出平时拔河比赛一般的力气,终于将姑娘拽了上来。

姑娘被救上安全地带后,摊坐在地上的她发现自己的父亲躺在不远处不省人事,她两只无力柔弱的手摆了摆说:解放军同志,甭管俺,快去救俺爹。

梁小五擦了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应了句:好!便飞速奔赴老人家。只见她的爹爹头部着地,身子弯曲着,头部下面淌着一摊殷红般的血迹。见到此,梁小五陡然心跳加速,心说,不好,老人失血过多,如不及时抢救,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焦急地抬高嗓门:大爷!大爷!急切的呼叫声期许把大爷唤醒。声音划破了山野的寂静,在凋敝的山梁嶙峋间回荡,但大爷一点感知也没有。

他二话不说,背起大爷只赴基地医院方向,稍稍缓过劲来的姑娘站立起来说:我也要去,我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梁小五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看到她急切的眼神和划破皮肤的手指,顿了顿,觉得她只是有点皮外伤而已,别的并无大碍,就应允了一句:好吧!姑娘意会地嗯的一声后,扶着她爹的手和肩膀紧随其后

基地医院距离事发地点有三里路之遥。时间就是生命,梁小五经常跑汽车,对山里的公路或羊场小路多有了解。

他们吃力的走了一阵儿,梁小五朝山的高处一阵回眸说:不行,我们这样沿途赶路太浪费时间,这山上有一条通往基地医院的就近小道,我们抄近路前行。姑娘意会地点着头:好,听你的!

经过翻山越岭,爬坡过坎,大大节约了赶路时间。不到两袋烟的工夫,基地医院已近在咫尺。偌大的基地医院里刚刚亮起灯光,一切显得肃静而深幽。

急诊室里,收治大爷的抢救治疗在有条不紊的快速展开。到底是军队医院,输血,点滴,测压,查体,消炎,流水作业,一环扣着一环。看到老人家得到及时治疗,梁小五忐忑的心扉渐渐平缓下来。他长舒了一口气,冲着姑娘释然地说:放心吧,这里是全军最好的医院,大爷一定会没事的。姑娘欣慰地点着头:谢谢你救了俺爹。

当班女军医冲着梁小五含眸一笑,接着眼神又转向那姑娘,问:姑娘,你是哪个村上的?怎么会摔成这个样子?又说,多亏遇见这位解放军战士送来及时,否则,大爷这会儿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你可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啊!

姑娘轻轻的点着头,含情的眼睛里淌着泪花,冲着军医悠悠躬下身子:医生,辛苦了,谢谢你!继而又转过身来,恭恭敬敬地来到梁小五面前点头致谢,她抹了一把溢出眼眶的泪水,激动的几近哽咽:让俺说啥好哩,要不是你们及时施救,俺爹这会儿指定就没命了,俺一定要写封表扬信送到部队,让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发扬光大,弘扬四海!

梁小五没事的嘿嘿一笑,轻描淡写地潦草一句:写啥感谢信嘛,身为一名解放军战士,驻地群众遇难出手相救义不容辞,谁见了都会帮衬一把的。

话完,梁小五这才想起自己驾驶的解放牌汽车还在半山腰间停靠着。他看了一眼输液的大爷和在场的军医还有姑娘,皱着眉头敲打着后脑勺说:看我这记醒,刚才一阵忙乎把车还在山上这事给忘下了,不行,我得走了,耽误了归队时间是会受批评的。

姑娘也想起了毛驴车还在山下,不知是否摔坏或走失。军医看出了姑娘的心思,想到有这位解放军战士作伴,一同查找应该安全些。于是她拍拍姑娘的肩头说: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呢,路上山高坡陡,天黑路遥,一定要倍加小心。说着,就将一个手电筒送给他们。梁小五紧紧握着这位军医的手说:大爷就有劳你多费心,多关照,我们去了。

军医眉目含情地笑着说:咱们都是军人,为人民服务是军队的优良传统,大家都不用客气。由于抢救及时,大爷慢慢苏醒过来。他抬了一下手微弱地说:去吧,我没事,能挺得住。姑娘握着父亲的手安慰道:爹躺着别动,我去去就来。

脚步匆匆,极速前进。翻过大山,来到山腰间的公路上,汽车纹丝不动地等待着主人的到来,那头脱缰的公驴心有灵犀一般在静静地舔着汽车的后轮胎。

梁小五执意要查找毛驴车,姑娘说:还是算了吧,天黑路峭的深山沟,就是找到了也报废了,等明天俺再来找吧。梁小五觉得,不找到那牵驴的缰绳,那头驴怎么会乖乖的送回家。想着,他安抚姑娘说: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去就行。

姑娘揪心地嘱咐道:要小心呀梁小五宽心一句:放心吧!,他拿起手电筒慢慢下山查找。一束电光下,驴车的车辕已经断裂,一个车轱辘拧成麻花状。他丧气地摇着头,解开脱缰的驴绳,直向山上面跋涉。

梁小五利索地给驴的嘴巴套上(紧箍咒)驴链子,由姑娘牵着驴一路打开雾灯护送回家。

临别前,姑娘依依不舍地送出门外,她又一次激动地说:再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请问恩人一句,你叫啥名字?是哪个部队的?

梁小五婉拒说:不用谢,我的名字你也不用知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着一个闪电般的转身,快速的跑步离去。他打开车门启动驾驶,把车玻璃慢慢摇下,头探出车窗外,一只手摇动着:姑娘快回去照顾大爷吧再见!脚踩油门,车后腾起一团灰白色的烟雾。

姑娘眼睛里噙着泪水,挥舞着手臂摇晃着:慢着点哟再见!。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