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品休妻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品休妻》全集 作者:离落城 第一章 反遭算计 塞北黄沙飞卷,搅动着暗潮汹涌的空气。身着军装的两人,全神戒备,并排向着前方一座荒废的木屋走去。四周萧索,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品休妻》全集

作者:离落城

第一章 反遭算计

塞北黄沙飞卷,搅动着暗潮汹涌的空气。身着军装的两人,全神戒备,并排向着前方一座荒废的木屋走去。四周萧索,唯有黄沙溅起然后落于地面的沙沙声,草木皆兵,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随时可能一触即发。而不远处,在无人察觉的矮木丛中,另一道残影疾速闪过。

“将军,恐怕有诈”,在伊晨风准备推门进入木屋中时,叶云凝神环顾四周,谨慎提醒道。

“区区几个穷寇,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何能耐”,伊晨风嘴角划过一抹凛冽的笑意,听着风沙中夹杂的细碎脚步声,一切,尽在掌控中。

“轰”,伊晨风一掌重击,残破的门板经不起摧残,轰然倒地。伊晨风与叶云一前一后,踏着击起的尘埃,走进了木屋。屋里暗黑的光线下,蜘蛛网与桌椅上覆盖的厚尘,说明此处早已荒废很久。

“是计……”伊晨风道出两字,神情却未见慌乱。形势风云惊变,还未等二人冲出木屋,数不尽的银色飞镖刺穿门窗,以雷霆之势朝着他们袭卷,电击火花之间,只听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被围困将近一刻钟,伊晨风就算有惊人之力,迫于防不胜防的飞镖,也只能被迫挥剑抵抗,如此下去,终会力竭而亡。就在形势毫无疑问的向着一边倒去之时,“踢踏,踢踏……”随着一阵厚健的马蹄声响起,一蒙面黑衣人骑马闯入木屋,后面跟着另一匹马。

“上马”,黑衣人一边紧迫的对着伊晨风道,一边伸出一只手。岂料,黑衣人却被反带于马下。她面巾之上唯露出的眼眸,闪过一丝诧异,当即明悟过来。

飞镖骤然停止,叶云收剑回鞘,站于一旁,而伊晨风却是紧盯着黑衣人不放。为了抓他,不,从刚才的声音来判断,应该是个女人。女人?……他眉头微蹙,眼神变得更加的寒澈,出剑之势却未见有分毫手软。

黑衣人向后俯身避过刺向自己胸口的一剑,起身,脚步还未站稳,伊晨风蓄势待发的一掌却已临近,她表情微怠,并未闪身躲避。一记重掌拍于肩头,她借势退于身后的马旁。

在伊晨风来不及再次出手之际,黑衣人翻身上到马背,然后掏出怀中以备不时之需的石灰粉掷于身后。漫天的白色粉末飘飞,遮掩了所有人的视线。

驾马奔出数十里,确定身后没有追兵,黑衣人用手捂住受伤的肩头,重咳一声,积于胸腔内的血从口中喷出,顺着面巾滴落在她的手背上。“伊晨风,我千方百计救你,你反倒算计于我”。她语气虽然凛冽,却未透出丝毫的愤慨与嫉恨之意。接着她把马独自留于原地,走进了滚滚的黄沙之中,最终隐没不见了。

伊晨风凌空一掌,石灰粉快速溃散,却已无黑衣人的踪影,只剩另一匹未来得及逃脱的马被叶云擒住。

“将军,现在怎么办……”叶云跟着伊晨风走出木屋,外面伪装成敌军的战士,一半被打到在地,却未伤及性命。叶云示意他们先行回营帐疗伤,然后才问伊晨风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你听说过老马识途吗?”伊晨风接过叶云手中的马,纵身跃上马背。周密算计,却还是被黑衣人逃脱,不多不少触怒到他。

叶云牵过另一匹马,明白了伊晨风的意思,也不再多问,可心中却在琢磨着此事。黑衣人从半年前开始出现,不算这次,应该足有六次,总在伊晨风或是军队最危难的时候出现,解救出水火,如此说来,也算是恩人。他实在想不明白,伊晨风为何设计个套来擒她?而且刚才出手之重,若是没十天半个月看来是好不了……不过,在这样劣势之下还能逃脱,还是个女人,却是令人不得不佩服。

说是老马识途,黑衣人带来的那匹马倒是有几分人性,硬是带着伊晨风在四周兜了好大个圈子。等他们发现不对之时,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不过马又如何能与人斗,最终,迫于伊晨风的强势,又是一个时辰,终于找到了黑衣人骑走的那一匹马。但马在,人早已不知所踪。

叶云从马嘴中取出黑衣人离开前留下的信,递给伊晨风。见伊晨风只看了一眼,眉宇缭绕的怒火冲至顶峰,不过很快便收敛了回来。叶云好奇道,“将军,信上写了什么?”

“恩将仇报,已非人道,若再造杀孽,与畜无异”。信封上还粘了一滴凝固的血液,看来黑衣人受伤不轻。叶云看过信后一丝好笑,到此时,黑衣人还有余力用激将法,看来是早料到他们会找过来。胆识与谋略绝非常人,他奄然对那黑衣人生出好奇之心。

“将军,你为何非要擒住那黑衣人,依属下看来,她是友非敌”,虽然和伊晨风一同演了这出戏,不过叶云对他的意图实在是匪夷所思。

“是友非敌,现在言之尚早……想要在我军每次刚好危难时挺身而出,只有两种可能。一:潜伏于军中,时时窥视我军军情;二:远观局势,对敌我双方的形势了若指掌,而且准确无误的猜到我每次的行军布阵。就算是友,藏于暗处,也犹如芒刺在背……”伊晨风神情严肃的解释,就算黑衣人救他数次,他也绝不容许这样的人隐藏其后。而且,若不是她情急之下出声,他甚至不知她是男是女。

“只是……将军,你认不认识这样的人,属下觉得,此人好像是冲着你来的”,听伊晨风说完,叶云倒是又对黑衣人多生出了几分钦佩之意。伊晨风已经算是天降奇才,世间罕见,现在居然出了个能与之匹敌的人,实在很难不令人另眼待之。

伊晨风凝神往记忆中搜索,若是心中那个人的声音再冷冽些,倒真是与黑衣人有几分相似。不过,那是绝不可能的事,他把脑中荒谬的想法迅速摒除,回神看着黑衣人留下的两匹马,眼中的寒光足以将人凌迟。

“将军,属下看这两匹马实乃良驹,若是杀了,实在可惜,而且军中马匹匮乏,不如为己所用”,叶云知伊晨风动了杀念,抱着微乎其微的希望尽量劝说道。

黑衣人千算万算,恐怕也算不到眼前金戈铁马之前的伊晨风,又岂会是那种能被草草几字所动摇的人,而且,他远比想象中的冷血无情。

第二章 凯旋而归

“既是她这么说,我又岂能与畜同类……回到营帐中,然后把它们交给火头军。”马我不杀,现在你应该满意了吧。伊晨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比原本冰冷的脸庞恐怖上数倍,让近在咫尺的叶云不寒而栗。“三军整顿,明日班师回朝。”

“黑衣人不抓了?”叶云口一开,顿生悔意。

“苦肉计只能用一次,错过了,便不再有此等机会”,伊晨风说罢,骑着黑衣人落下的马扬长而去。

不过黑衣女子到底是谁?伊晨风的心中,圈起一团迷雾。

黄沙飞卷的塞北,经过三年的苦战,伊晨风统帅大军,让敌方的优势一步一步的倒戈,逼退突厥退出边境五十里,此战,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不过接下去的日子,看似平静,却更加的凶险万分。因为阴谋,正一步一步的沉淀着。

二十天之后,帝都梁宇

“快点,快点,大军就快要入城了……”一个布衣男子抱起孩子出了门,对着后面的妇人催促道。

“马上就好……”妇人应和着,把大门关好。此时街上只偶尔散落着几个人,也是快步向着城门的方向去。

城门大开,整齐有力的步伐声由远及近,拥挤的百姓簇拥在城门的两侧,大军还未入城,已经高昂的喊起来。

“伊将军……伊将军……伊将军……”

伊晨风大军凯旋而归,对于乱世,打胜仗可是头等大事,那意味着将有一段时间,百姓可以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热烈的欢庆之声,小阁之上鲜花漫天撒下,排场壮观,恐怕御驾亲征也不过如此。

最前面领军的伊晨风,冷峻不禁的脸庞,因眼前喧嚣的气氛,嘴角微微的上扬。这一切的荣耀,都是他靠双手努力得来的。

可在所有人欢欣鼓舞之时,无人看到清冷的小巷中走出一个素衣女子。夏末如站在人群之后,湮没于鼎沸的人声之下。在伊晨风目光无法触及的角落,她抬头,看着意气风发,威严骑在马上的他。器宇轩昂,独占霸气于一身,英雄莫过如此。她略微苍白的脸庞上,抹过一弯浅浅的笑意。

大军的主将,必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不过很快,议论之声朝向于伊晨风身后紧跟着的一辆马车中。帘子被风卷起,露出一个妙龄女子的脸庞。稍纵即逝的容颜,好比夜空中绽放的焰火,短暂,却异常的璀璨夺目。

“看清楚了吗?马车里面坐的是谁?”夏末如身边的一个花衣女子仰着头,死命的想要看清马车里面坐的是谁,不过帘子紧跟着被人从里面抚下,什么也无法再看到。那女子喃喃的问着,突然神色一惊,像是想起什么,“你说会不会是伊将军的妻子?”

“谁知道,传说伊将军的妻子已经失踪了三年,难道是同夫一起上战场?……不过这也不太合常理,或许是其他女子也说不定……”另一个红衣女子用力的往前挤,原本兴致的心情说道一半,便黯然了下来,“不管是谁,也轮不上我们。”

拥挤的人群,来回蹙动,夏末如慢慢被人流往后挤去,直至只能看到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她的目光却未离开过马车一分,车里的那个女子,她看到了……粉黛未施,黛眉朱唇,给人一种柔水的感觉,应该是个温柔的人。

不过……看来计划有变,夏末如转身,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中。

“伊将军不愧为宇国的将才,三年来,仅用二十五万大军,逼得突厥四十万人马节节败退,大显宇国的国威。只要有伊将军一天,朕倒要看看这些败军之将,哪个还有胆量窥视中原的一草一木。哈……哈……哈……”离城门不远处,皇帝从奢华的銮驾上站起来,龙颜大悦的对着伊晨风道。

常年在宫中养尊处优,皇帝样貌虽白净、俊朗,身材却略微发胖,而神态慵懒散漫。其身后是穿戴整齐,恭候再此迎接大军的文武百官。相互迎奉之间,几道寒光掩藏在笑意中,不偏不倚的直射伊晨风。

“宇国大胜,全靠皇上的皇威浩瀚。区区蛮夷之帮,也敢窥视宇国大好河山,简直自不量力。”伊晨风下马,似有察觉,或是无意的朝着夏末如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他一只脚曲跪于地,恭敬的说道。

“大败突厥,传朕口谕下去,大赦天下,税粮减免半年,举国同庆。伊将军劳苦功高,朕已经在宫廷设宴,犒赏三军”。皇上扶起伊晨风,伸出手摸了下自己的小八胡子,甚有威严的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姓双膝跪于地上,目送着大军和皇帝远去,浩荡的声音经久不散。

而街边客栈二楼的窗口,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脸朝街而坐。“砰”一声,用力捏碎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消失不见了。

表面看似繁华、喧闹的梁宇城,却是暗藏汹涌。背后一股潜藏的巨大力量,正蛰伏伺机而动。

另一处

夏末如独自走在安静的街道上,神色略微凝重,一边走,一边认真的想着其他的一些事。以帝都收到战线上快马加鞭的捷报来算,大军应该七日前就到达梁宇,晚到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绕过小巷,她来到了一座五百平米宽的笑忘楼前。

笑忘楼实为一座书房斋,平时用于有才之士舞文弄墨,切磋诗词歌赋,品茶下棋等清闲之事。楼主是位四十左右的儒雅男子方子墨,满腹经纶,人倒也随性,可能这就是有才学又隐于世之人的气度。

时隔三年,夏末如五日前回到梁宇,机缘偶合下来到了这里。阁楼里淡雅、清幽、简单,表面看不出有任何问题,不过看不出问题,可能就是最大的问题。在乱世之间,能独享一片清闲,绝非易事。她至来到这里后,一直觉得方子墨虽有才,但这楼的背后,应该还有另一个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