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让国粹荡满农家院(小小说)

2019年10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董文生 悠扬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在我枕边突然响起,谁呀?天还没亮就吵醒人,我不情愿地抓起手机,原来是发小郑大宽。 有事?我睡眼惺忪地问。 文哥.今年聚会改改内容。大宽开门见山。 咋改?我睁开眼问。 大家几经商量后,觉得年年去酒店没啥意思,还是走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董文生

悠扬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在我枕边突然响起,谁呀?天还没亮就吵醒人,我不情愿地抓起手机,原来是发小郑大宽。

有事?我睡眼惺忪地问。

文哥.今年聚会改改内容。大宽开门见山。

咋改?我睁开眼问。

大家几经商量后,觉得年年去酒店没啥意思,还是走出家门,到农家院别有新意,咱们都带着家伙,去盘山农家院。

唱戏去?我不解的把眼睁大。

白天登盘山逛景,晚上拉弦唱戏,保大家玩得开心。大宽越说越起劲,嗓门也愈来愈大。

好,好我连连点头,困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初秋的盘山,五彩缤纷,果实累累,柿子黄了,山楂红了,大枣核桃都显出秋天的本色。

盘山许多庄户建在半山腰中,如今国家给山民制定好政策,山民们富裕起来,纷纷扒掉旧房,在原址盖起小洋楼,接待远方来盘山的游客,为了招揽生意,扩大影响,每家都起了个响亮的户名,叫xx山庄,我们在朋友的推荐下,走进一家院子宽阔,能唱卡拉OK,的聚才山庄。

我们几个发小弟兄都是京剧爱好者,吹拉弹唱虽然不样样精通,但抄起京胡喊几段还是能对得起听众的,多少我们也上过舞台,学过戏。我们胡同的柴老师从小酷爱京剧,尤其对丑角,文丑武丑样样在行,那时工人京剧票房成立了红灯记剧组,柴老师是剧组主要成员之一,像缝鞋匠,卖木梳的特务,乃至磨刀人,都需要他来扮演。

那时在舞台上,有名有姓的主角好请,找扮演日本鬼子,特务的龙套不容易,受累不讨好,有一点儿京剧特长的也不会上台过这种瘾,演出时,常常开演前现抓日本鬼子,有时抓不齐,只好六个变四个,实在没有四个变两个。

一天,柴老师把我们几个半大小子叫到一起,大讲舞台上主角是演员,配角是演员,跑龙套也是演员,而且是不可或缺的演员,与台上所有的演员一样重要。经柴老师再三做工作,我们都成了红灯记中的日本兵。从此胡同里变成柴老师传授京剧的课堂。我们从正步练起,学会了走云步,打云手,走矮子

从那时起,我们真爱上京剧,有人买来红灯记唱词,有人抄来曲谱,还有人添置了京胡,京二胡和月琴,唱的唱,拉的拉,步入对京剧初萌阶段。

插队年代,我们这些龙套离开舞台,带着红灯记唱词,曲谱,三大件(京胡,京二胡,月琴),带着对京剧红灯记的热爱,奔赴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农村。

数年后我们这些跑龙套的发小兄弟又都回到天津市,从那以后,老兄老弟们每年都要聚会,每次聚会都少不了讲京剧,讲红灯记,讲扮演日本兵

聚才山庄的老板叫李国军,每天开着一辆中巴奔波在盘山的公路上,到盘山脚下去接新来的游客,去把游客送到山顶,领略盘山无限风光,游客们回农家院还要吃鲜儿,李国军抽空驾车去十里八乡给游客们采购应季的肉和菜。李国军的老婆是聚才山庄的老板娘,从游客住处,人头收费,伙食安排,房间卫生,娱乐活动,除了丈夫跑车的工作,其余全由老板娘负责。老板娘四十大几,不胖不瘦好身材,身上套着满花围裙,脸上挂着微笑,嘴一份手一份,把聚才山庄打点得井井有条,游客住在这里都能得到像家般的满足。

老板娘,请问咱山庄有k歌房吗?老板娘把我们迎进聚才山庄,我急不可待地问。

有呀,天还不冷,在咱们院子里,音响设备齐全,歌曲戏剧u盘应有尽有。老板娘指着院子里的台子炫耀说。

京剧红灯记伴奏带有吗?我又问。

有,太有了,全本的,你们都能唱两口?老板娘面带喜悦,不住地打量我们手中的家伙。

我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上的京胡,问道:你们爱听京剧吗?

爱,可爱啦。老板娘显得很兴奋。

那晚上见,让你们过过戏瘾我们都惬意地笑了。

晚饭后,聚才山庄亮起灯,打扫干干净净的院子照如白昼,从盘山深处吹过来的清凉风儿,轻轻划过聚才山庄,游客们吃饱喝足集聚院子里,自娱自乐的演唱就此开始。

我们在水泥台子上就坐,各自从琴合里取出家伙,我把京胡架在腿上,对弦调(tiao)调(diao)门。首先上场的是大宽,他和我们一样,登过天津大戏院舞台,跑过龙套,演过红灯记中的日本兵,更多时间站在台口学了不少李玉和的唱腔。

人说道,世间只有骨肉的情意重我只有红灯一盏随身带,你把它好好保留在身边。大宽已年过六十,岁月沧桑,嗓音略带嘶哑,但调门不减,唱得也是一片掌声。

李玉和唱腔结束,紧接着是李铁梅上场,我们这次来农家院全是男士,只能唱李玉和了,为了在众人面前展示才艺,大宽唱过后我并没有收弓,依旧继续向下拉3523176我有趣没趣的独自干拉,顷刻间,台侧面响起李铁梅的唱腔,清脆,圆润,字字都在调上。

是不是有人打开音响放刘长瑜音带?我疑惑瞅了瞅音响,没人摸,没人碰,就在这时,我眼前一亮,焕然一新的老板娘边唱边走上台:爹爹,给我无价宝,光辉照儿永向前

片片嘘声,片片掌声,老板娘脱掉花围裙,火红合体的西装,城里中年女人时尚的发髻,站在台上,泰然自若,举手投足,外行也能看出她不是黄梨,她唱得有声有色,句句打动人心。

聚才山庄沸腾了,京剧国粹一浪高过一浪,荡漾在聚才山庄,荡漾在农家院,回荡在夜幕的盘山中

在我们美好的记忆中登台演出总是占据主要位置,尽管演出是短暂的,但它是难以磨灭的。

它承载着我们这代人的美好记忆。

同时也承载着中国京剧的发展和传承。

2019.7.18日(完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