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杨友全||拒婚(小说)

2019年10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杨友全 载着大爷和姑娘的毛驴车翻下山崖,被及时赶到的解放军战士梁小五成功实施救助后,心存感激之心的大爷和姑娘想尽各种办法寻找这位做好事不留名的解放军战士。 偌大的后勤保障基地,部队驻防跨越五省二市,万余人的绿色戎装部队,要找到这位连姓甚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杨友全

载着大爷和姑娘的毛驴车翻下山崖,被及时赶到的解放军战士梁小五成功实施救助后,心存感激之心的大爷和姑娘想尽各种办法寻找这位做好事不留名的解放军战士。

偌大的后勤保障基地,部队驻防跨越五省二市,万余人的绿色戎装部队,要找到这位连姓甚名谁都无从晓得的军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爷和姑娘所能知道的也只是这个年轻的战士有一米七五上下的身高,汽车兵,一身的确良绿军装被三点红的领章帽徽点缀着。军医颇感为难地说:大爷,我得信守承诺,这位做好事不留名的解放军战士救了你们不假,但他一再叮嘱我有关救助你们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已是大爷和姑娘第三次来基地医院寻问那位收治自己的军医了。听到军医又是一个守口如瓶,对梁小五的有关情况不肯透露一丝半点。他们无奈地叹息着:唉,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报个啥子恩哟!他们也曾到汽车团打听或辨认,一个个绿色的身影个顶个的似曾相识,但又变得陌生不敢相认,费尽周折,终因无果而终。

在一个寻常的星期天,阳光慈爱地普照在大地上,微凉的海风吹散了弥漫在空中的一团团薄雾。基地汽车团战士梁小五准了一个上午的假,徒步赶到驻地军人服务社买些生活日用品。

出了商店大门,碰巧与大爷相遇,大爷揉了揉眼睛,梁小五被大爷一把拽住了,他支支吾吾地问到:你你是那个救俺性命的小伙子吧?梁小五想矢口否认,不料被大爷认出来了,再隐瞒怕是不可能的了,就变换了一副腔调说:大爷,你的身体恢复了吗?

大爷嘿嘿一笑,手擂了几下胸脯,原地踏了几步说:多亏你那天及时出手相救,要不俺这会儿要见马克思去了。看到大爷恢复的如此之好,梁小五欣慰的一笑说:没事就好,山高坡陡的,以后出门可要当心啊!话了,大爷猛然拉住梁小五的胳膊,诚恳地说:说来话长,你让俺们找的好苦啊。

梁小五理解大爷的心思,军民鱼水之情,血浓于水之感,把驻地当故乡,视人民为亲人的军地军民关系,赋予了双拥工作新的内涵。联想到此,他说:大爷,你的心思我理解,你是想感激我,大爷,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我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熟料,大爷一听这话立马急了:看你这孩子,想让大爷发脾气是不是?都到家门口了还不认下门喝口水。对救命恩人这般态度,这要是传扬出去,俺这样的人品还是人吗?说话间大爷连推带搡的说啥也要到他家里一坐,弄得梁小五一时左右为难起来。好好好,大爷你别推,我去。

梁小五再推辞怕是天空中挂帘子没门儿。他尾随在大爷身后,步履匆匆的朝大爷家的村子里赶去。

好在大爷所在的小山村距离军人服务社不太遥远,不到一袋烟的工服,梁小五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不远的巷子里门前的槐树上拴着那头马一样高大的毛驴,那天傍晚护送姑娘回家时的情景顿时浮现眼前。心说,前边不远处定时大爷的家的所在地。这时自己的猜测立马得到板上钉钉一般的应验。

大爷挥舞着手臂说:看到了吧,前边那头正在吃草的毛驴的地方,就是俺的家门。梁小五附和着:是,我大体上回想起来了,只是天昏地暗的,模糊的记不太清楚了。

大爷心情异常亢奋,说话既爽朗又富有情调:也难怪,一回生二回熟吗,这下知道了家门,可要记住了,以后有事没事的常来家里玩。梁小五不敢反对,扫兴不好,驳了面子更不好,表情流露很是讨人欢心:大爷的话我谨记在心,我会常来常往的攀谈间家门口到了,在大爷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梁小五一个健步踏入院落。

大爷禁不住心头的喜悦,进门就是一声吆喝:姑娘,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在闺房梳洗打扮的大爷女儿叫周英肖,她二十啷当岁至今未嫁。听到爹爹的一声高调,定是喜鹊登门,好运当头,她嗯的一声回应过后,扳开房门款款出屋,一抹少女特有的馨香在空气里弥漫开来,顿时让人舒缓曼妙,沁人心脾。

看到救命恩人梁小五的蓦然出现,她惊讶地几乎跳跃起来:哇,俺的娘哎,可把你找到了。话毕,周英肖大方地牵住梁小五的手,莞儿一笑,齐颈长的麻花辫曼妙甩动着,樱桃小口微微张开:都快半年过去了,你救了俺们的性命,俺们做梦都想感谢搭救之恩,可你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你可知道俺们找你有多苦啊!说着,周英肖掏出手绢擦拭着湿润的双眸。

大爷摆着手肘道:你看这闺女,亲人找到了,应该高兴才对,咋还哭上了,没出息。周英肖穿着一身漂亮的冬装,粉红色的波司登羽绒服,深黑色的筒裤尽显一米六五的高挑身姿,一双橘黄色的高跟皮鞋给窈窕淑女完美的搭配增辉添色不少。

大爷把烟袋锅子往鞋帮上敲了敲,捋了捋灰白的胡须说:孩子啊,别嫌大爷嘴贫,俺想问一下,你有多大了?当兵几年了?老家是哪里人?

梁小五原以为和大爷的交流是正常的唠嗑拉家常,就如实的回答道:大爷,我老家辽宁大连,今年刚好二十一岁,当兵到年底就满三年整了。

大爷看着眼前的救命恩人,高高的个头,笔挺的身姿,白皙的脸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炯炯有神。他是在旁敲侧击,在给自己的女儿周英肖选择乘龙快婿。听了梁小五如实的答话,大爷腰板挺的直直的,翘起大拇指说:好嘛,好嘛。周英肖清楚爹问话的真实意图,他是在给自己找女婿。

在他们一问一答的交谈中,周英肖的脸上蓦然飞来一阵胭脂红。她羞答答的将一杯茶水递在梁小五的手上,温水带着姑娘的体温和弥留的芳香立刻传导在梁小五的大脑里。梁小五木讷地接过茶水,客气一句:谢谢!周英肖脸上羞红,诺诺连声:你是俺们的救命恩人,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还那么客气干啥?大爷吸溜了一口旱烟锅子,灰色的烟雾从鼻孔里袅袅升腾。他在藤椅上挺直了下身子,慢腾腾地讲到:孩子啊,你救了俺一命,总应该让俺们知道你叫啥,是那个部队上的吧?

吃姜还是老的辣,梁小五正考虑着如何脱身,没想到大爷满满的套路,又一次问起自己不愿意透露的问题。面对着步步追根究底的大爷,他又不好苛意地隐瞒什么,但又不能违背自己的初衷乃至于部队的保密纪律,于是他搪塞地说道:大爷,部队有纪律,不该说的话不能瞎说,至于我叫啥我可以如实相告与你,我叫梁小五。

听了梁小五的一番说教,周英肖拍手咯咯笑了起来:梁小五,这名字好,俺喜欢。说完,她悄悄躲入自己的闺房,又一次站在镜台前,貌似个红楼里的林黛玉,早起画额眉,对镜贴花黄。

周英肖的短暂回避,让梁小五找到了可以离去的由头。他懂事地说:大爷,天不早了,我该归队了,你们忙,我这就回去了。大爷盘算好了的计谋还未脱出,他那肯让眼前的恩人一走了之,他急忙挡在梁小五身前,埋怨道:看你这孩子,说走就走的跟炮捻还急啊!

梁小五不得已被大爷按在藤椅上,他抬眸追问了一句:大爷还有啥事吗?大爷思忖后说:孩子啊,俺问你一句不该问的话,你有对象不?梁小五做梦也没有想到,大爷突然问到这么个问题。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问题,却让他一时为难起来。说没有吧但当兵前谈过一个;说有吧还没有确立正式的恋爱关系。他怕节外生枝,就说谎一句:我在老家已经有对象了。

大爷丧气的脸色耷拉下来,失落的话语附带着一副唉声叹气的腔调:有了好,我原以为你要是还没有对象,就让俺闺女嫁给你哩,这下恐怕是李双双哭鼻子,没希望了。听了大爷的话,梁小五如梦方醒。他庆幸自己刚才的谎话编的地道,不然麻烦就惹大发了。

经过悉心打扮的周英肖听到爹爹的一番谈话,按耐不住心潮涌动,撩开门帘走了出来,洋装不开心地说:爹啊!有你这样问人家的吗,搞拉郎配呀。

周英肖像个曼妙亮相的小媳妇,弯弯的眉毛,好看的眼睛,百里透红的脸蛋,樱红的嘴唇,咧嘴发笑,露出一口弯月般的白牙。一款乳白色的毛衣将她的性感身姿完美的勾勒出来,再附加上一条黄褐色的筒裤和橘黄色的皮靴,尽显着时尚女性新潮浪漫形象。

一个漂亮的姑娘惊艳眼前,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说不动心是假的。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一点头,眼前的姑娘就是他自己未来的媳妇。况且他是如此喜欢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可是他是一名军人,军人在服役期间是不能在驻地找对象的,这是铁律,任何人不能越雷池半步。

大爷早年读过三年私塾,人虽然老了,但脑瓜机灵着呢。在梁小五犹豫的当口,他似乎是看出了梁小五的心思,于是试探性地说道:孩子啊,刚才我猜想你没有跟大爷交实心,俺知道你们部队上有纪律,现在不让在驻地谈对象,那就等你以后复员了再结婚不迟,让俺闺女跟你走还是你将来倒插门俺都没有意见。

大爷的话让梁小五彻底明白了,他不能再心存侥幸,必须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讲清楚了,免得影响了姑娘一辈子的终身大事。

心里有了这种意念,梁小五说话像个军人一样果敢:大爷,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我是一名解放军战士,不能做了好事就接受人家的施舍,那样会给军人的脸上抹黑的

大爷听了不恼反乐,嘿嘿笑说:真是个好样的,孩子你以后保准有出息。又说,闺女,快出去割肉去,今晌午咱家包饺子,款待这位舍己救人的解放军战士。梁小五紧紧握住大爷的手,婉拒道:谢谢你们的信任,我们部队有纪律,不能在外边就餐,就不用劳烦大驾了。

说完,梁小五起身辞行,刚踏出门褴,周英肖从闺房跑了出来,她将一双自己亲手刺绣的鞋垫和一封信交给梁小五,叮嘱说:这是俺连夜刺绣的鞋垫,也不知道合不合脚。还有那封信回去了再拆开看,莫要让其他人知道。

大爷在临别时一再告慰: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啥时候来我们家随时欢迎。梁小五在大爷和周英肖面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之后匆匆离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