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老秋||老郭夫妇的夕阳人生(小说)

2019年10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老秋(广西) 副调研员郭高山在众山县退休了。结束了几年来在县城单飞独宿的日子。 六年前,老郭的老伴何茗秀已从众山县畜牧局副主任科员岗位上退了休,随后便住进了A城,发挥余热,成了义务的保姆家政工。 老郭的退休,也是老何这些年的愿望,虽然是老来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老秋(广西)

副调研员郭高山在众山县退休了。结束了几年来在县城单飞独宿的日子。

六年前,老郭的老伴何茗秀已从众山县畜牧局副主任科员岗位上退了休,随后便住进了A城,发挥余热,成了义务的保姆家政工。

老郭的退休,也是老何这些年的愿望,虽然是老来伴,但心的船儿又有了可泊的港湾,多一人分担家务了。老何的高兴劲儿言于溢表。

老郭风尘仆仆进城了。

老郭夫妇住在双胞胎的女儿大花和小花的家里。两个女儿住的是同一楼层,门对门的小三房。这两套房虽然分别落在两个女儿名下,其实是老郭夫妇转让了众山县城的天地楼后出资购买和装修的。

老郭进城的次日天刚亮,便与老伴忙着送四个娃儿上幼儿园。然后,打扫卫生,赶集买菜,做饭经过这番折腾后,平时很少操持家务、身体略胖的老郭累得气喘吁吁,像散了架似的。

大花和小花两家,只在一家吃饭,每周的周一至周五的晚饭和周六、周日在家吃饭。每次吃饭后,都是天各一方,杯盘狼藉,全由老郭二老收拾。两对年轻夫妇饭后借加班之名,躲进卧室玩手机、电脑,连娃们也被拒之门外。

每晚十时左右,家务杂活才告一段落。

当初,老郭倒不想说他们,但时间久了,忍不住要发脾气,要找他们四位年轻人好好谈谈,让他们也帮忙干些家务。减轻些老人的负累。可是,好几次,都被老伴摁住了,差点没憋坏老郭。老伴常说:他们年青人白天上班,晚上又要加班,也蛮累的。你累,就少干点,这几年我一人都干过来了。

大花、小花这两对夫妇装傻,都心安理得的啃老,累老。

虽然小花的家婆从教师岗位退休后住进A城一起生活,但腿脚因退休后摔伤过,有些不便,帮不了较重的家务活。

次日早晨天一亮,老郭夫妇又开始重复着昨天的活儿。这种生活状况,老郭退休前虽然有所了解,但没有退休后的切身体验,自然就没有退休后的心境。

人不是铁打的,何况是上了年纪的人,老何身体有些单薄,不堪重负,终于有一天累倒了。

到医院检查,报告是缺血性心脏病和高血压。医生建议住院留医。遵照医生建议,老何住院了,老郭陪护。

老何住院期间,大花的公婆虽然已退休了,身体也算硬朗,同住在A城里,但大花与这二老平时有些隔阂,不愿叫他们过来帮忙家务,老郭只得请乡下的亲戚临时进城帮忙。在老何住院治疗的日子里,大花、小花这两对夫妇共同前往医院探望过一次。

半个月后,老何出院了。医生建议多休息。可是回到家后次日,老何就打发帮工的亲戚回乡下了。

天一亮,老郭又开始了单打独斗的家务活。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是累人。老郭在想,女儿都成家立业了,也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该独立生活了。作为父母,奔波劳碌了几十年,该安度晚年了,不想这般苦累,便私下与老伴商议:咱俩回众山县农村去休养一段时间吧。那里的房子尚能居往,离县城也很近。

老伴听后也觉得有理,却又有些为难:我们回去,花花她们怎样办?

哎都三十好几的人啦,还能饿死他们不成?老郭说。

那四个小娃这些年都是跟着我的,怎么办?老何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他们的爷爷奶奶会照看好的,不用操心。老郭安慰老伴。

不行,不行,这不行。老何直摇头。

再不行,他们两户分开过。老郭忍无可忍冒出一句平时想了多次的办法。

这个也不行。花花她们从小就跟我们同桌吃饭的。

你想同桌吃到一百岁呀?老郭真生气了。

老何欲言又止。

见老伴儿这般固执,老郭也只好暂时按下不提。

没过多久,老郭也累倒了。到医院检查,结果是患了小中风,吊了药水,服了药,病情缓解了。医生嘱咐多休息,按时服药。否则,问题会严重。

回家当晚,老郭思来想去,再这样下去,和老伴都会累跨的。真累跨了,谁来照料咱们啊?于是,约老伴到门外走走,好久没空散步了,找个辟静处坐下,又与老伴旧话重提。

这次,老何的态度似有松动:等大花的公、婆过来后,我俩可以回去一段时日。

老郭 见老伴松口了,觉得此事已成功了一半。压在心头的那块巨石像落了地,如释负重,进城近一年来,心情从未有过这杯轻松过。情不自禁的牵着老伴的手便回家赶。

别这样,都已花甲的人了,别人看见多不好。这么急回去干嘛?老伴有些难为情与不解。

回去找大花、张明说呀。老郭仍有些兴奋。怕老伴思想有反复,想趁热打铁,办成此事。

老郭,等下先找咱们大花商量。如果大花同意了,事情就成了。老何提醒老郭。

对,对。我一高兴,差点忘了。

大花,你出来一下,有事与你说。老郭轻轻敲了紧锁的房门。

阿爸,什么事?我正加班整理材料呢。其实,大花正在与人聊天呢。

大事。占你几分钟就行。我知道你加什么班。

老郭明知大花撒谎,却不想揭她老底。

大花左手拿着手机,右手不停的点划的出来了:有什么大事?

到那边说,你妈在里面。老郭指向卧室。

大花仍站着:什么事,说吧。

老郭便扼要说了刚才与老何商量的事。

大花沉默了良久,然后说:我与张明商量,由他去跟他们说。说完,便急勿勿的出了父母的卧室。

时过一周,大花仍没有回音。老郭忍不住问她:大花,与张明商量了吗?

商量过了,张明也与其父母说过了。其父母不想过来。

老郭心里很生气,回家后把张明叫到门外,问是怎么回事?

阿爸,什么怎么回事?张明满头雾水反问。

大花与你说的事呀。

什么时候说的,大花没有跟我说过什么事呀。

老郭见张明似是真不知道什么事,便将事情跟他明说了。

她没跟我说过呀,也许是大花忘记跟我说啦。我过去跟我爸妈说说。

张明,先不跟你的爸妈说。老郭知道了问题的根源在那了。原来大花她压根不愿张明的父母过来。

老郭十分了解大花的性格脾气,不想多说大花了。想以行动告诉她。

次日早上,老郭又开始忙活了。老何劝也不听。

忙活起来后,似乎又忘记了医嘱。

老郭进城以来,日夜忙个没完没了。实在太累人了,老郭一直担心再这样下去,他和老伴的身体肯定要出大问题的。

一天夜里,老郭再次提出要回众山县生活,每月可以适当资助两个女儿。此时,老何也知道了大花的心思,不知如何对老郭说,只好缄口不语。

老郭生气了:你倒是说话呀,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回去?

要回,你自己先回吧,我暂时不能回去。老何最后摊牌了。

那好吧,你不回就留在这里吧。话说到这个份上,老郭不想再说什么了。

次日天刚亮,老郭不打招呼便乘车回众山县农村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