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弃妇重生之一赌倾城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弃妇重生之一赌倾城》全集 作者:红粟 第一章 重生 空旷的院落,几排样式古老庄重的房子,一排排青松翠柏,啁啾的鸟鸣…… 若不是刚刚开发的公墓中那一座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弃妇重生之一赌倾城》全集

作者:红粟

第一章 重生

空旷的院落,几排样式古老庄重的房子,一排排青松翠柏,啁啾的鸟鸣……

若不是刚刚开发的公墓中那一座座冰冷的墓碑,恐怕谁也无法将这个园林般的地方与冰冷的骨灰、死亡联系到一起。

周晨的脸上挂着冰凉的泪水,神情却木然地看不出多少悲哀。大脑似乎还无法接受一连串的打击,最疼爱她的舅舅去世了。她依靠多年的男人……

午夜,空旷的大街,晚归的男人。

一条莫名的短信息:要找杨致远,来小区外向东走。

在她家小区之外,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车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那车停在街口拐角一个相对隐蔽的角落,周晨一步步走过去,车身在剧烈地震颤着,仿佛大海中飘摇的船。筋疲力尽几乎崩溃的周晨,从路边寻到一块破碎的大理石块,奔上去,用尽全力砸了下去。

车上本来沉醉在激情中的男人,猛地回过头来,满脸的汗水,眼中的激情未褪,却骤然添了惊恐。

随后,周晨举起手中的手机,喀嚓喀嚓,镁光灯闪过,一连拍下了数张照片。镜头中,被打断云雨的男女,白花花淫靡交缠的身体,丑陋的令人作呕。

收了手机,周晨冷冷地瞥了车中的男女一眼,转身离开。

几天内,周晨的天塌了。

最亲近的一个老人去世,以为可以一生守护的男人背叛,将全部身心奉献出去的婚姻崩塌……

周晨紧紧地攥着左手,手心中,是老人去世前留给她的一个碧玉扳指。墨绿色的玉扳指,并不算特别剔透。但在此刻,这个扳指却仿佛是周晨能够握住的全部。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手掌已被指甲刺得皮破肉绽,染了血的玉扳指上,一片殷红。

周晨拿起扳指,毫无意识地套到了自己拇指上,凝视着扳指上的殷红,周晨默念:就此离开这里,或许就解脱了……

念头刚刚出现,她大脑中的意识流似乎断了一瞬,就像恍惚了一下,再醒过神来,周晨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没有了空洞冰冷的家,周围绿草茵茵,树影婆娑,小溪潺潺,甚至还有一片田地和一栋木屋。再往远处看,似乎有蒙着一层浓雾,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哪里?

周晨茫然而惊骇地看看四周,不知为什么,这个地方让她有一抹熟悉感,似乎,她什么时候来过这里。

她机械地迈着步子朝着浓雾走去,她很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虽然也看过几本穿越小说,最近的电视上也经常播穿越题材的电视剧,她心中惶惶的,却始终不敢承认自己确实怀疑穿越了,毕竟这种诡异的情形与小说电视中的情节还是蛮像的。

咦?浓雾居然是实质性的,她想要走过去,竟然被挡在了外边!那种感觉挺奇怪,软软的,却密不可分!

这一下,周晨更糊涂了。这似乎不是穿越吧?不管架空还是历史,可总不至于被拘束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吧?

木屋不大,却设计的很精巧。房前有一个廊檐,一圈原木栏杆,顾小小尝试着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

只轻轻一推,房门应手而开。

房中陈设非常简单,一个低矮的木榻,一张小几,还有两侧墙壁满满的书架。

看了一圈儿,木屋内外,丝毫没有感到一丝人气。这里的一切都完全的属于她。不管是不是暂时。

被愤怒、悲伤、哀痛折磨了几天的身心,早已经疲惫不堪。

不管是不是一个梦,周晨决定就此让自己的身心休息一下。她默默地走到河边,清澈剔透的流水穿过她的手指,缓缓流淌。

这时,她才发现,刚刚戴在拇指上的扳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圈隐秘的环状花纹。整个环纹只比正常的皮肤稍稍深一点儿,若不是隐隐的墨绿和殷红,恐怕连她也无法注意到环纹的存在。

好吧,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她自然还要回去面对一切。

周晨褪下衣服,缓缓地走进小溪之中。脚下,莹润漂亮的圆石非常舒服。她闭上眼睛,把自己全身都浸在水中。溪水沁凉,冲刷去她满身的燥热和烦闷。

她捧起清澈的溪水喝下去,口舌生津,肺腑舒畅,仿佛这溪水带着无比浓厚的生命元素,修复着她开始退化衰老的身体。

她没注意到的是,在她入水之后,溪水很快变得浑浊不堪,似乎无数的污渍从她的身体中排出来。渐渐地,浑浊的溪水又恢复了清泠透彻。

她手心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直至完好如初,连一丝疤痕都没有。与此同时,她身体的一些细小伤口也渐渐消失不见,她浑身上下的皮肤渐渐变得细腻莹润洁白,如瓷如玉。

------题外话------

第一次写现代文……

第二章 亲人

不知过了多久,周晨缓缓张开了眼睛。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格外的清晰明亮。她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曾经压抑的让她喘不过起来的那些东西,都变得那么无足轻重。

她缓缓从溪水中站起身来,水珠从她的头发身体上滚落下来,晶莹剔透的,似乎晕了一层莹莹的光华。

这里没有浴袍,也没有换洗衣物,周晨随意地将薄风衣披在身上,裹住了曼妙的身体,也掩住了令人眩目的莹白、嫣红和……

恢复了精神,也没了先前的颓丧和绝望。放下那些执着和一时的悲痛,她才突然发现,其实,她还有父母双亲,还有女儿,还有弟弟,还有许多朋友……

这次舅舅的去世,对母亲打击极大。当时浑浑噩噩没有意识到,现在才猛然想起,母亲身上传来的明明是速效救心丸的味道。母亲的心脏又不舒服了。

还有女儿,那么听话懂事又漂亮的女儿,若只是父亲叛离家庭,至少还有她这个妈妈,若是她就此回不去了,那个卑劣的男人可会好好照顾孩子?

不行,她一定要回去!

想法刚出,眼前一晃,她竟然又站在了自己的家中。

片刻的茫然后,周晨看看自己只裹着一件风衣的身体,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做了一场梦。那青草、溪水、田地、木屋……都是真的。她真的去过那个狭小却特殊的天地。

确定了这个认知,周晨把思绪从头捋顺,心中一动:我要到小溪边!

眼前一晃,周身的景物再次彻底变换!

原来,只要意念控制,她就可以随时出入。这算什么?平行空间?意念世界?

周晨按捺着心中的兴奋,回到家中换了衣服,想想又回空间灌了一大桶溪水,匆匆回了娘家。

梳理头发的时候,她似乎看到镜子中的脸庞精神了不少,也没大留意。

舅舅的去世,对妈妈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想想本来身体不好却总是不住操劳的妈妈,又遭受唯一的兄长去世的悲痛,千万可别犯了心脏病。

住在小县城有个好处,那就是不论从县城的哪一点出发,最远的距离开车也不过十几分钟。周晨开着自己的小铃木来到妈妈家,妈妈和女儿一起迎上来。

见妈妈一脸憔悴。不但脸色苍白,还明显的有些浮肿。

“妈!”周晨心酸地叫一声,把手上拎的大桶水送进厨房,直接装到饮水机上。她自己也没注意,一大桶水足足三四十斤重,她拎在手中一口气上了三楼,却轻若无物,根本没感到沉重。

妈妈已经跟过来,关心地问道:“吃饭了么?”说着,妈妈的眼睛关切地看着周晨的脸色。

女婿经常晚归,有时候还夜不归宿,虽然女儿没对她说,但她还是从外孙女阳阳的口中得知了。那个她当儿子待承的人,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让她又怒又急,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没吃饭,我去再给你做一点儿。”妈妈说着就要进厨房,被周晨拉住。

“妈,我自己来就行,你就歇歇吧。”周晨扶着妈妈在椅子上坐好,接了一杯水递到母亲手中。“妈,这是……我一个朋友刚刚代理的矿泉水,据说水源是完全无污染的山泉。你喝喝看。要是喝着好,我们以后就用她的水,也算是支持一下她的生意。”

周晨轻松的表情,让周妈妈放心了不少,应和着喝了一口清水,咦了一声,又接着喝,几口把一杯水喝完,这才抬起头,道,“嗯,这水不错。清冽甘甜。呵呵,就听你的,以后就用她家的水好了。”

说着,周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周晨道:“小晨啊,这么好的水挺贵吧?我们以前用的碧泉水比这水差远了,都要八元一桶了。这水还不得十好几块啊?”

“妈,”周晨心底一酸,眼窝儿禁不住有些发热,急忙低头,给妈妈揉揉有风湿痛的膝盖,掩饰过自己的失态,才又笑道,“妈,瞧你说的,不过是几桶水罢了,不值钱的……”

看着妈妈的一脸不赞同,周晨实在无法实话相告,只好装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坦白道:“妈,其实我也有投资这个代理。自己女儿的生意,妈妈喝几桶水还不行?那女儿也就不用干了。”

女儿女婿闹成这样,妈妈心里总以为是女儿工作的医药公司破产丢了工作导致的。知道女儿有了自己的生意,老太太稍稍安心。当然了,女儿既然只是悄悄入股,恐怕也是为了不让女婿知道,她也不能乱说。

周晨当然不知道老太太心里想了这么多,一边进厨房给自己热饭,一边问妈妈的身体。确定了妈妈心脏已没了不好的感觉,这才放下心来。

吃罢饭,带着四岁的小侄子出去遛弯的爸爸回来了。周晨如法炮制的给父亲和侄子各倒了一杯水,老爸自然无话,一口气把水喝了。让老妈没想到的是,连极少喝清水的小侄子,也喝了一杯,喝完竟然还要。老太太怕他一口气喝太多受凉,这才没让他喝第二杯。

领着女儿回家,女儿从见到她就乖巧地偎在她的身边,连睡觉都要抱着她的胳膊才能安心。

周晨暗暗感叹,父母虽然没问,但落在她身上的关切目光,她还是能看得懂的。唉,父母辛劳一生,上了年纪还要为她忧心,实在是不孝。

女儿虽然不说,但不代表她不明白。没能给女儿一个幸福安定的家,是她的无能!

她发誓,一定要让父母女儿都过上好日子!一定!

第三章 入门

第三章 入门

女儿睡熟了,男人惯例地没有回来。

曾经,男人每每晚归,自己总会担心地睡不着,还会一边边打电话,哪怕是对方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也从不疑有他。此时想来,自己还真是傻得可笑。那么明显的变化,自己竟然都没感觉到。亦或者,自己感觉到了,却自我麻痹不敢承认吧。

轻笑着摇摇头,把这些无谓的过往甩脱。周晨起身来到洗手间。临睡洗脸。

看着镜子,她终于看到了自己容貌的改变,她年轻了……多少岁说不准,但灵动漂亮的眉眼,白皙嫩滑的肌肤,红润的嘴唇,都让那个男人追她时说的一句话:“晨晨,你要是再长高五公分,就能去做演员了。”

那个年代,最漂亮的就是演员吧!所以,他才用演员的比喻奉承她。

但是,很可惜,她毕竟矮了,不足一米六的她,去做演员不可能,只能做了一名普通的药品管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