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月光倾城(完结+番外)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书下载于派派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paipaitxt 月光倾城 作者:颜月溪 开兰博基尼的一号桌 初夏的北京,刺目的阳光穿透大厦的玻璃幕墙,在地面上投射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书下载于派派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paipaitxt

月光倾城

作者:颜月溪

开兰博基尼的一号桌

初夏的北京,刺目的阳光穿透大厦的玻璃幕墙,在地面上投射出灰暗的阴影,格格的目光从大厦顶端缓缓下移,滑过玻璃楼身,最后落在大厦入口硕大的玻璃门上,玻璃门上映出格格的脸,她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脸和全身。

这是她上班以来第一次独自出来见客户,心情有些忐忑不安,对着玻璃门反复照了半天,嘴角一咧,给了自己一个甜美的笑容,又对着自己挤眉弄眼扮了个鬼脸。身旁有个男人经过,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梦想就在前方,准备好,美女出发!想起员工培训时公司前辈们的言传身教,格格不断鼓励自己,信心渐增。

大厦的顶层是家法国餐厅,和公司的大客户陈先生约好了,在这家餐厅的10号桌面谈。

格格推开餐厅的门,瞄了一眼,10号桌就在前方,鼓起勇气,她向前迈步。

“您好,让您久等了。”格格向坐在10号桌旁的陈先生打招呼。陈先生站起来,客气的替她搬开椅子:“请坐,我也是刚到。”

格格余光打量眼前的男人,听电话里他的声音挺苍老的,以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没想到见面之后一看好像也就二十多岁。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年纪轻轻就拥有好几家五星级酒店,她心里暗自发着感慨。

“李小姐,您想喝点什么?”陈先生边看菜单边问。格格忙递上名片,纠正道:“我叫纳兰格格,公司派我来跟您谈这单生意,这是我的名片。”真要命,这些大人物大概是贵人事忙,连名字都能搞错。

陈先生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确认格格不是什么李小姐,脸上浮出笑意,问道:“你姓纳兰,是满族人?”“是啊,我家祖上是满洲正黄旗。”格格如实答道。

陈先生莞尔一笑:“该不会是纳兰性德的后代吧,他好像也是正黄旗。”格格没想到他如此随和,微笑道:“我也希望如此,不过既无正史可考也无家谱可查。”

“纳兰氏的老姓是叶赫那拉,慈禧太后也是这一族的,难怪你叫格格。”陈先生饶有兴趣的说。格格笑了一下:“格格在满语里是小姑娘的意思。到了我这一辈已经轮不到当格格,只好起这么个名字过过瘾。”

陈先生又是一笑,打量着格格:“你多大了?”“二十二。”格格礼貌的回答,心里直纳闷,为什么陈先生一直不提生意上的事,反而一个劲的问她的家世。就算他是大客户,可一个年轻男人初次见面就问女士的芳龄,始终是唐突的。

“陈先生,我们可以开始谈您和我们公司将要签订的协议相关事项吗?”格格调整情绪,从文件袋里取出文件,先发制人的说。

陈先生笑意更深:“对不起,纳兰小姐,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来和你谈生意的陈先生,我也姓程,却不是耳东陈。”

格格一愣,有些不大相信他的话,指着桌子上的号牌,不甘心的问:“这不是10号桌吗?”“是01号桌啊,咦,这牌子怎么颠倒了,难怪你看错。”他把桌子上的号牌摆正。格格哭笑不得,顾不得和他多说,抓起文件袋和皮包就去找10号桌。

幸好格格提前半个钟头出来,真正的陈先生还没到。她坐在10号桌旁松了口气,进公司不到三个月,试用期都还没过,要是搞砸了这单生意,没准就得去总务领纸箱子走人。

不一会儿,真正的陈先生来了,他看起来六十出头,头发花白,长相和格格想象中有钱人的脸差不多,红光满面,一脸的养尊处优。大概是对格格拿来的协议很满意,不住的点头,答应几天后就签合同,这让格格心花怒放,然而她也注意到,陈先生的目光时不时的扫视着1号桌。

1号桌的假“陈先生”正和一位妙龄女郎谈笑风生。格格看他眉开眼笑的样子,没来由的讨厌他。刚才他明知她认错人,还调查她底细,真是阴险。

生意谈完之后陈先生先走一步,格格正收拾文件,一抬头无意中看到1号桌那个人看了她一眼,向她点头微笑,她把头一偏没理他。

回到公司,格格向主管苏珊娜汇报结果,苏珊娜面无表情,不但不表扬格格,反而拿着格格给她的餐费发票作文章:“公司对各部门的招待费有严格的标准,咱们部门这个月有点超标,下次注意点。”格格只得陪着笑,说下次一定注意。

本是兴冲冲回来报告战绩,谁知却是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格格有点郁闷,想了想又释怀,做销售代表,谈成生意是应该的,谈不成则是失职。在这样知名的跨国公司工作,多干活少废话才是王道。

苏珊娜要去上海出差,和陈先生签合同的事便落在格格和另一个同事李勇头上。李勇三十多岁,比苏珊娜晚半年进公司,业绩不错,升职却总是比苏珊娜慢一步,为此李勇对苏珊娜总有些不满,明里暗里常会说些牢骚话。

开车去陈先生公司的路上,李勇握着方向盘,和格格谈起这次要签的合同。“五家酒店同时装修,这单生意顺利谈成的话,咱们今年年底的奖金就不愁了。”李勇胸有成竹的说。格格点点头:“苏珊娜说,合约细节她都反复核查过了,没有问题。”

李勇看了格格一眼:“想不到你进公司时间不长,进步倒挺快的,苏珊娜上回让你一个人去和陈董谈,我们都为你捏汗呢。苏珊娜一向不喜欢带新人。”

听他这么说,格格有点纳闷,但转瞬就明白了。苏珊娜是在考验她,如果她谈不成,立刻就在试用期解决她。在外企,没有人会适应你的成长期,你只能让自己迅速成长起来,不然就只有被淘汰的份儿。可是李勇此时告诉她这些,她也只能装糊涂,陪着笑并不接茬。

路上车很多,李勇打起转向灯,刚想拐弯,却不料和前面的车蹭了一下,车戛然停下。“靠,怎么撞上这么个祖宗。”李勇暗骂一句,赶快下车。

前面的车是辆黄色兰博基尼,车主很快也从车里下来,气冲冲责问李勇:“你怎么开的车呀。”

李勇也不示弱,回道:“我本来是要转向,谁知道你也要转,怎么没打转向灯啊。”“我怎么没打呀,是你自己没注意。”那车主低头仔细看着自己的车,观察有没有蹭掉漆。

格格见状不好,忙从车里下来。两辆车蹭的不厉害,只有些微不明显的划痕。格格灵机一动,取下脖子上的丝巾,擦了擦兰博基尼的车尾,向那车主陪笑道:“您看,您的车擦过之后不是好好地,没有掉漆。路上车本来就多,我们又有急事,心急了点,您就担待点儿呗。”李勇刚要说话,格格暗中扯了下他衣袖,示意他不要激动。

那车主审视的看着她,忽然有了一抹笑意:“是你啊。”格格仔细一看,嘿,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坐在1号桌那个男人。

“是啊,要不怎么说这个世界太小了。程先生,我们真有急事儿,赶着签合同。”格格耐心的陪着笑。那人终于挥挥手:“走吧走吧,下次小心点。”格格和李勇相视一笑,开车走了。

“不错嘛,挺机灵的。”李勇想起格格刚才的表现,赞了一句。若不是格格随机应变,这场风波怕是还要持续一会儿。

格格道:“嗨,这些开跑车的脾气都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哪有时间跟他们耗着。”李勇点点头:“刚才那车你注意没有,挂的是部队牌照,那小子肯定是军区哪位爷家的衙内,平时在路上开车横行惯了。丫的明明就没打转向灯。”格格笑笑没说话。

和陈先生签好合同后,陈先生让酒店的行政经理带格格和李勇去施工现场看看。行政经理带着他俩进电梯,介绍道:“我们酒店这回花重金重新装修,是为了迎接酒店开业十五周年庆典。本来有好几家公司竞争灯具这一项工程,你们公司的报价让陈董最满意。”

“我们公司的灯具品质您大可以放心,前段时间香格里拉酒店装修,照明也是我们公司接的单。”格格适时的说了一句。行政经理点点头。

电梯门开了,三人从电梯里出来,迎面遇上之前那个开兰博基尼的“1号桌”。“1号桌”看到格格,笑道:“真有缘,又遇到你了。原来你说的签合同就是上次那单生意啊。”格格抿嘴向他一笑,没有接茬。

那人进了电梯之后,行政经理惊讶道:“纳兰小姐,你认识程铮?”“程铮是谁?”格格不解的问。行政经理道:“就是刚才和你说话的年轻人。”格格哦了一声,把之前在路上发生的事告诉他。

行政经理告诉他们:“他是我们陈董的侄子,陈董没有孩子,将来这酒店肯定是交给程铮。”“哈,难怪了,原来是富二代。”李勇插了一句。行政经理笑了笑,没有多说。

“陈先生不是姓耳东陈吗,刚才那个人和他不同姓啊,怎么会是叔侄?”格格忽然发现这个细节。行政经理肯定的说陈先生和程铮是亲叔侄,至于为什么不同姓,他也不大清楚。

钱不是万能的

回到公司里,格格接到大学同学毕晓秋的电话,晓秋曾和格格住一个宿舍,关系不错,两周后要结婚,请格格去参加婚礼。

“你怎么一毕业就结婚啦,就这么等不及?”格格开玩笑的说。毕晓秋笑道:“找到了合适的,早点结婚也没什么不好。我和他都不是本地人,两人一起供房子总好过一个人打拼,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北京房子多贵。”

格格连连点头:“是啊,所以我暂时都没有买房结婚的打算,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存够钱买辆车,上下班方便一点。”“你找个有钱男朋友得了,让他买给你。”毕晓秋笑道。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哪会那么巧砸到我脑袋上,我这辈子都不做这种春秋大梦。”格格呵呵一笑。

挂断了电话,格格寻思着买个什么礼物送给毕晓秋,反正离她结婚还有半个月,这个周末好好去商场里转转。

周末一大早,格格就去商场买礼物,商场里琳琅满目,可选个适合当结婚礼物的还真不容易,转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合适的。价格便宜的看着不上档次,价格太贵的她又消费不起,选了半天才决定买一个漂亮的水晶花瓶。

等她抱着花瓶从商场出来,一辆车从她身旁经过,忽然在她面前停下,她一惊之下将手里的东西松开,花瓶跌到地上,碎成一片片。

格格仔细一看,开车的又是那个程铮。“你怎么回事,怎么乱停车呀?”格格忍不住皱着眉抱怨。

程铮摇下车窗,解释道:“我看到你从商场出来,又抱着个花瓶,想和你打个招呼,问你要不要搭车。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得,我赔钱给你好了。”格格一听这话有点来气:“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吓了我一跳,连句对不起都不说,钱不能解决一切。”

“对不起!”他的笑容证明他毫无诚意。格格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商场里走,打算再买一个花瓶。付钱时,收银员告诉她,已经有人替她付过了。她转身一看,程铮站在她身后,向她得意的笑。格格扬起下巴,大摇大摆的离开收银台。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程铮跟在格格身后。格格回头看他一眼,忙推辞:“谢谢,不用了。”见程铮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自己身后,她停下脚步问他:“干嘛总跟着我?”

程铮看看左右:“我跟着你了吗?你要坐电梯下楼,我也要下楼,怎么是跟着你呢。”格格嘟嘟嘴,没再搭腔。

电梯一侧内壁光滑如镜面,格格下意识的对着镜面照了照。“你怎么总是照镜子?”程铮看到格格的动作,想起那时看到她在大厦楼下对着玻璃门做鬼脸,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可以吗?这又不是你们家电梯。”格格反驳一句。程铮上前一步,靠近她道:“总是照镜子,是不自信的表现。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则是多动症的症状。”格格歪着脑袋看他一眼,心想这人真讨厌,他俩又不熟,他居然说她多动症。

程铮见她向自己翻白眼,手指点了点电梯门:“到了。”格格没留神,信以为真,迈步跨出电梯,出了电梯左右一看,哪里到了,分明还有一层。那家伙居然使诈,真是坏透了。程铮在电梯里看到格格站在栏杆边气急败坏的向自己挥拳瞪眼,哈哈一笑。

回到家里,格格看到母亲王咏琴正坐在沙发上捶背,奇道:“妈,您今儿怎么没去店里啊。”

格格的父母从服装厂下岗后在家附近开了一间唐装店,替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