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离婚以后再恋爱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离婚以后再恋爱》作者:梦笔锦书(出书版 完结) 主要简介: 他们从相识、相知,到幸福的婚姻跌入万丈深渊的绝路、分道扬镳,到再次重逢…… 他们是两只怕冷的刺猬,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离婚以后再恋爱》作者:梦笔锦书(出书版 完结)

主要简介:

他们从相识、相知,到幸福的婚姻跌入万丈深渊的绝路、分道扬镳,到再次重逢……

他们是两只怕冷的刺猬,既想靠近互相取暖,又怕对方扎伤自己。

正是一颗蒙尘的心,让他们迷失了追求幸福的眼睛。

围城内外,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爱恨纠葛?

选择新欢,还是旧爱?

再婚,还是复婚?

编辑推荐:

离婚,如断骨;再婚,如植皮;复婚,却如接骨,必定触及内阻疼痛的感悟淤血和难以弥缝的婚姻嫌隙。

徘徊、挣扎在婚姻左右的男女爱欲挣扎与情感内心独白。离婚时,很坚决;再婚时,很犹豫;复婚时,很慎重。

我们选择新欢,还是旧爱?再婚,还是复婚?

感情不是黄瓜,一刀下去,就可以一分为二。婚是离了,可关系怎么也剥离不清,因为失去的不仅是一张婚书……

书版目录

第一章 不寻常的的清晨

第二章 往事何曾如烟

第三章 少年夫妻老来伴

第四章 曾经的心疼

第五章 她是初恋情人的妻子

第六章 再婚的理由

第七章 跨国离婚案

第八章 真的还是假的

第九章 人生若只初相见

第十章 一场交易一场空

第十一章 记忆中的甜蜜

第十二章 家庭和睦原则

第十三章 情归何处

第十四章 爱的结晶 

第十五章 鸳梦难重温

第十六章 选择

第十七章 暧昧之夜

第十八章 温馨难拒

第十九章 何为真爱

第二十章 姐妹情深

第二十一章 谁是今生执手人

第二十二章 婚姻需要什么

第二十三章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第二十四章 无言的等待

第二十五章 晴天霹雳

第二十六章 心疼只为伊人

第二十七章 尾声

第一章  不寻常的清晨

头还是在疼,这红酒的后劲也太足了吧!还是昨晚自己果然喝多了。

江静宜吃力地握了拳轻轻垂了垂太阳穴,终于睁开了眼睛。窗帘低垂,将房间笼在一片昏暗之中,倒没有给眼睛造成不适。江静宜惬意地笑了笑,又舒展了一下四肢,却不料手肘竟碰到了一个软软的地方。

是女儿吧!江静宜第一个反映,单身三年了,除了女儿,还有谁会在自己身边呢?看来自己真是喝多了,连女儿和自己一起睡着也忘了,险些把她给踢下去。想着,便笑着转身想去看看女儿洁洁醒了没有,不料才一转身,却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带着调侃,还有几份讥诮。

这是一双男人的眼睛,还是江静宜已经离婚三年的前夫严平阳的眼睛。江静宜一下子跳了起来,虽然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可是本能却让她下意识地想离这个男人远一点,一边厉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女儿呢?你把女儿弄哪里去了?”

话还没有问完,她就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微微揭了被角一看,发现自己穿了一件睡衣,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身子动了一下,就觉得不对了,睡衣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衣,这让江静宜更加莫名其妙了。

我昨天……换衣服了吗?还没穿内衣?而且……还有这个男人在?江静宜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尽管在这个男人面前赤身裸体也不是没有过,可是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而且已经离婚三年了!

他怎么可以随便进她家的门!他怎么可以看她换衣服!江静宜怒不可遏,一把拖过被子想把自己裹个严实,可是被子从严平阳身上滑落,却让她顿时瞪大了眼睛,神色也更加慌乱了起来,他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

只穿着内裤,还要和她睡在一起,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可恶,江静宜六神无主了。“你……你昨晚干什么了?为什么会在我床上,为什么只穿着……穿着内裤?!”

严平阳突然被她拽去被子时有一线的惊慌,及至看见她慌乱的样子,倒好笑起来。欠起身子将她拖回自己身边,又用被子将两个人都裹严实了,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要听前因后果,就别一惊一咋的好不好?”

说着,发现怀里的江静宜身子僵得跟木板似的,便放开了搂着她的手,往旁边靠了靠,笑道:“你放心,昨晚除了替你脱衣服洗澡,其他什么事情也没干。”见江静宜一脸的不相信,便取笑道,“这么不相信我啊,我骗你干什么?又不是没和你做过,女儿都生了,说没做人家也不相信啊,是不是?”

昨晚是他给自己脱的衣服?是他替自己洗的澡?江静宜更加头晕了,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那女儿呢?你是不是把她放到小房间里去了?”

严平阳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不知道女儿在哪里,昨晚一回家,我就没发现女儿,问你,你说不要我管。”

严平阳的话让江静宜想起来了,昨天自己是在侨乡饭店吃饭,女儿则留在了父亲家里。同时昨天酒席上的情景,也历历在目了。可惜,所有的记忆到她走到街心花园就结束了,怎么会遇见严平阳,又是怎么回的家,她真的没有一丝印象。

江静宜有些懊恼,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沉着脸说道:“女儿在她外公那里,要你管什么。”

严平阳注视着她,突然嘲笑道:“怎么?是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把女儿扔在娘家,还喝了那么多红酒?只是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把你灌成这样,居然不送你回家,我看,你要好好考虑考虑才是!”

这番话重新勾起了昨晚的尴尬和酸楚,让她不能不想起离婚三年来,这个男人对她们母女的不闻不问,江静宜忿恨交加,一脚就踢在他的敏感之处,狠狠地说道:“我就找男朋友了怎么样?我就是把女儿扔了不管怎么样?你心疼,你在意,离婚的时候怎么又不要女儿了?!现在倒在我面前,充起什么慈父来了,你给我滚!”

严平阳冷不防被她一踢,顿时身子就蜷了起来,过了许久才缓过劲来,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江静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一心要女儿的是你吧?既然你千方百计要来了这个女儿,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你们母女分离呢?”

严平阳的话,将江静宜又带回了三年前最伤心的那些日子,心里那个恨啊。她见严平阳防范着她的脚,便一个反身,扑在他肩上,狠狠就是一口,咬得严平阳倒抽了一口冷气,举手就想打下去,却见江静宜已经抬起头来了,脸上竟是泪水纵横,看着他咬牙道:“严平阳,你给我听好了!不错,女儿是我要的,离婚也是我提出来的,这场婚姻中所有的过错都是我的,你优秀,你无辜,你什么错也没有!那你现在呆在我床上干吗?!”

严平阳皱起了眉头,她的神情让他怜惜,可是她的话却又让他无法接受。他承认一直到现在,他还是看不透她,昨晚那个委屈地依在他怀里抽泣的女人,今早象只凶狠的母猫一样瞪着他的女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轻叹了口气,揉了揉肩上的牙痕,严平阳颇为无奈地说道:“谁让你把女儿的姓又给改了,我来看她一次,就被我妈骂一次,你知道吗?”

江静宜冷笑道:“改姓?改姓又怎么了?女儿是我生,是我养,为什么要跟你姓啊?我告诉你严平阳,我恨你!你要是想让女儿跟你姓,最好带去自己养,不然让我养着姓严的孩子,我可不保证什么时候会掐死她!”

江静宜因为宿醉而略显苍白的脸,实在让人心疼;可是脸上那倔强和挑衅,又让人难以亲近。那种熟悉的矛盾心理又来了,严平阳很想一如既往地掀开被子就走人,可是不知怎么的,想起昨晚她那无助委屈的样子,却又有了几分不忍。

都已经离婚了,何必再闹得不愉快呢?难道离婚的时候,他们彼此带给对方的伤害还少吗?再说了,三年来,她独自抚养女儿,也实在是不容易的,自己对她的惩罚,好象也有些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严平阳突然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感觉,竟是不由自主地抬手想替她拭去腮边的泪,一边淡淡地道:“我也没说你什么啊,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既然知道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怎么也不小心点,半夜三更喝那么多酒,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女儿怎么办?”

江静宜打开了他的手,冷哼道:“怎么办?好办!我死了女儿就你归养啊,怎么,难道女儿不是你的,还是我一个人生出来的不成?”

“一大清早的你看你,死啊死的!不许胡说。”严平阳见江静宜平静了一些,便不顾她的反对,用力把她拖近自己身边,说道:“别乱动,里面没穿衣服呢,小心感冒了!”话没说完,就感觉到江静宜脚又要动了,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他忙伸手抓住江静宜的脚,死死地固定在自己的双腿间,笑道,“这样安全些!”

江静宜上身被他搂着,双腿又被他夹住,动弹不得,发怒道:“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你是我什么人,脱我衣服,帮我洗澡,还这样搂着,让人看见象什么样子?!”

“切!”严平阳好笑地嗤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是在帮你啊?那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干什么?!”江静宜没好气地反问道,“把你弓虽.女干啦?”

这句话让严平阳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哭笑不得,摇着头说道:“何必呢?事事好胜,你累不累?看着现在的你,我倒宁可伺候昨晚的你,虽然又哭又吐,弄得我够狼狈的,但是好歹有些女人味啊!”

又哭又吐?江静宜大吃一惊:“我吐哪儿了?”

严平阳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吐我身上,吐我车上了,你自己倒是干干净净的。”

江静宜松了口气,随即白了他一眼,吐他身上怎么了?吐他车上又怎么了?三年了,她从来就没有为了女儿去麻烦过他,就算昨晚让他出尽洋相,那也是活该!

想到这里,江静宜突然觉得不对了,她瞪着严平阳,满腹狐疑:“我把你给吐湿了,你脱你自己的,洗你自己的就是了,把我脱成这样干什么?”

严平阳皱眉道:“我都不知道你昨晚是在哪里吃的饭,等我洗完澡出来,想把你抱到床上去睡,可是一近身,我的天哪!头发上,衣服上,连内衣上都是烟味,谁受得了啊,没办法,只好给你也洗了澡。”

江静宜不响了,昨晚一个大厅里有七八桌的人,其中男士占大半,虽然她因为喝醉而提前离开,但是在几十支香烟的熏陶下,却也已经难保干净了。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小小的洁癖,因此很难想象他能把满身烟味的她搂在怀里。

于是换了话题:“那洗完了怎么不穿衣服呢?”

严平阳调笑道:“你这里有我的衣服吗?”

江静宜又怒道:“没说你!说我自己,怎么不给我穿上内衣啊?”

严平阳装出一副委屈样:“我找不到你的内衣,乱翻又怕侵犯了你的隐私权,好容易在枕头下找到了一件睡衣,虽然都是洞洞,也只好将就给你穿上了。”说着,他双手一摊。

江静宜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揭开被子下了床,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了一条内裤来。严平阳笑道:“原来放在这里,看来我还是不清楚你的生活习惯啊!”

你要能清楚那才叫见鬼呢!江静宜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严平阳自嘲地笑了一下,看着江静宜在被子里穿上了内裤,便打量着她嘲笑道:“我知道你一向节俭,可是再节俭,买件睡衣应该还是买得起的吧?这么一件破得都是洞洞的睡衣,还留着,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些?嫌我女儿的生活费付少了?那你打算提高到每月多少,你说个数字,我给就是了。反正我打官司是打不过你的,就不去自讨没趣了!”

听着严平阳的风凉话,江静宜气不打一处来。有心和他争执几句,可是刚才穿内裤的时候折腾了一会儿,这时候已经感到头晕目眩了,浑身乏力了。想起来去泡杯糖水喝,免得低血糖症也来跟着凑热闹,可是胃部一阵阵的抽疼伴着恶心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