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重生名门贵妻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重生之名门贵妻》全集 作者:幽月如烟 【由墨斋小说网[qSxiaoshuo]整理(blbb.net),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重生之名门贵妻》全集

作者:幽月如烟

【由墨斋小说网[qSxiaoshuo]整理(blbb.net),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第一章 她是肮脏的产物!

A市机场大门口,唐若瑾一边听着助理报道接下来的行程,一边打开关机的手机。

“笃笃…”手机一阵震动,几条彩信和移动公司发送未接电话的短信。

手指微微一顿,随即,逐一打开彩信,一张张教堂新人宣誓的照片跃入眼帘。眼睫一颤,薄凉的眼神越加幽深,半举着左手示意助理停止报告。

多可笑,里头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而一旁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女子,却是她的妹妹——唐若娴!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和未婚夫只不过是逢场作戏,但真正背叛她的时候,心里没由来的一紧,心底似乎空了一道缺口。

紧紧的握着手机,没想到自己才出差半个月,他们便如此迫不及待的行动。

既然,他们不顾她的颜面,那就休怪她无情。毕竟,她唐若瑾从来就不是良善可欺之人!

想至此,嘴角浮出一抹冷笑。翻出通讯录,拨通电话,夹杂着冷意的眼,淡漠的望向机场外川流不息的车流。性感的红唇良久才吐出两字:“动手!”

得到那边的答复后,缓缓的挂断手机,朝身后的助理说道:“你先回公司,把会议推迟两个钟头,我还有事要办!”

如果没有乘此向她的母亲讨回本该在她接任公司时,就该接替的董事实权。那么,今后恐怕难以拿回!

谁能想到她这个‘商界女王’,却是个空有头衔的总经理吧!明媚的脸上不禁露出嘲讽的笑——

“唐总,等下那个会议不能推延!”那个可是好不容易才请来的权少,错过了这次,恐怕就黄了!

“不用多说!”说完,不等助理开口,便径自朝黑色轿车走去。若是细看,必能发现唐若瑾高挑纤细的身影微微颤动!

走到车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底的酸涩,伸手欲打开车门。眼角余光却从反光镜看到一辆越野车急速的向自己驶来,脚似灌了铅一般,重的无法挪开……

“嘭——”

“啊——”

下一秒,被剧烈的冲击力撞飞,呈抛物线般倒落在血泊中。在陷入黑暗前,唐若瑾脑海里还清晰的听到人群尖锐的尖叫声,涣散的瞳孔似乎还看到助理慌乱的朝自己奔来……

——

医院,急救室里的仪器发出‘嘀嘀嘀’的声响,而手术台上的唐若瑾因失血过多,使原本就白皙的肤色更为的苍白,几近透明。栗色的卷发已被消毒帽盖住,一双清冷薄凉的明眸,紧紧的闭上,唯有那长而卷翘的眼睫微微颤动,仿佛在忍受着无法承受的痛楚。即便如此,也丝毫掩盖不住她那美艳的容貌。

“她的血液是RH阴性血型,快去血液冷冻库去调血液!”主治医生对着助理护士说道。

身后的助理护士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气喘吁吁的拿着一包血袋和黄色血浆。“只有五百cc血液和四百cc血浆。”

闻言,主治医生眉头紧皱,手上不停顿的做着抢救,“快给她输上,等输完后,再输液人血清蛋白。”

而与此同时,在教堂举行婚礼仪式的唐若娴,因着突然出现的大批记着,引起现场混乱,使她被拥挤的摔在地上,导致流产。正被紧急的送往医院急救!

——

“你说什么?那么大的医院,会没有血液库存?”身穿紫红色礼服的易栾芸,全副心思都在女儿唐若娴身上,现在听闻这番话,愤怒的呵斥着护士。

“夫人,病患是非常稀有的熊猫血,库存仅有的两袋血,已经被车祸的伤患用掉了。”

“难道整个A市会没有?我不管,不管动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好我女儿!”易栾芸一脸坚毅,眼底隐隐有着心疼、担忧。更深的是怨恨!

望着转身的护士,忽然想到什么,急急的叫住。“车祸的是不是一位叫唐若瑾的女人?”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相同的血型,相同的事故——

得到护士的肯定,易栾芸眼眼晦暗不明,问清了在哪个方向,便焦急的赶去!

——

“董事长…”助理不安的站起身,看着急切的易栾芸。

“瑾儿是不是在里面?啊?”易栾芸眼底闪着泪水,担忧的望着重症病房里的人。

“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真是辛苦你了。”不等助理回话,易栾芸撤退助理,便推门进去。

望着全身插满管子的唐若瑾,易栾芸眼底神色复杂,更多的却是激动。

对!就是激动!

“是你叫记者去闹教堂,然后准备乘机向我要回董事长印章吧!”易栾芸淡淡的说着,眼神不是见伤重女儿的担忧,而是像注视着仇人。“没想到吧,我们都是人算不如天算,却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看着毫无生气的唐若瑾,易栾芸伸手拔掉她的氧气管。冷眼望着因缺氧而变得全身青紫的人儿,笑着道:“既然,是你害得娴儿出事,弄得她大出血躺在手术台上,那就由你来承担后果!”

——

陷入昏迷的唐若瑾感到胸口闷,呼吸困难,接着耳旁听到有人在念念叨叨,却听不真切。

直到,氧气重新放在鼻尖,呼吸通畅后。对周围的声响能够清晰的听在耳里,却让她原本破了缺口的心,彻底粉碎——

她听到她的妈妈对医生说:把她的血全部输到娴儿身上,一切后果由我来担当!

纵使她唐若瑾性子再如何冷清,听着妈妈把她推向死亡的话,心,还是止不住的绞痛。

多么讽刺啊!同样是她易栾芸的女儿,待遇却彻底的不同,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也怎么能让她甘心,唐若瑾拼命挣扎着想要醒来,但是,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不等她多想,手臂处一阵刺痛,随即感受到身体的血液在渐渐流失……

在意识涣散前,她听见她的‘好’妈妈把一干人等,赶出了抢救室,唯留下她和正接收她血液的唐若娴。

“你知道吗?看着你和唐建晟一样倨傲的性子,我心底就涌出浓烈的恨,恨不得你立即死去。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的生活,忘掉你是我的耻辱!”看着唐若瑾抖动了的手指,易栾芸更为的疯狂,她死死的盯着面色惨白的唐若瑾,继续说道:“你只是我和唐建晟肮脏的产物,若不是当年他弓虽.暴我,我会嫁给他唐建晟?是他,唐建晟毁了我。你听清楚了,你崇拜的父亲,他就是一个弓虽.女干犯!”易栾芸失去理智,疯狂的拉扯着唐若瑾的头发。

弓虽.女干犯!

这三个字像魔咒一般,充斥在唐若瑾的脑海里。她心底始终不肯相信易栾芸说的是真的,不可置信的她,忽略了头皮处传来的疼痛。

狰狞的易栾芸无视唐若瑾身上掉落的管子。“要不是他这个弓虽.女干犯,我就可以嫁给唐建庆,而不是继续像木偶一般,承受他十多年的禽兽行为!”

“不——”听着易栾芸污秽的侮辱,昏迷的唐若瑾被刺激的清醒了过来。

不是真的!

那个淡雅的男人不是那么龌蹉的人,不是的,不是真的!

“是…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唐若瑾艰难的说出一句话,喉咙像被火烧一般灼痛,可是心底窒息般的伤痛,让她对喉咙无法顾及。

“那是我恨,我要报复他,报复他!当初生下你这孽种,也只不过是为了威胁他。否则,我怎么可能把你生下来,成为我胸口的肉刺!”

易栾芸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把她残破的心,伤的鲜血淋淋。

孽种!

原来自己在易栾芸心中,至始至终就是她报复的工具。这一刻,唐若瑾对易栾芸最后的一丝奢望,化为乌有!

看着唐若瑾眼角滑落两行清泪,易栾芸心底隐隐有着刺痛。但,此刻被仇恨熏染的她无视了。“唐建晟当年不是心脏病发死亡,而是我告诉他,唐若娴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是我和他弟弟的孩子时,被刺激的心脏病发。可当时,我‘不小心’把他的药当成过期药品——扔掉了!”

听着易栾芸云淡风轻的述说父亲的死,心里充满了怨恨,她想站起来,冲过去打醒她,问她的良心是不是黑的,或者已经被毒蛇的液体给腐蚀了!

“不甘心?你要怪就怪你那该死的爸爸,是他毁了你,若当初他没有跪着求我生下你,你也就不用承受我对他的恨!”易栾芸似乎没有看到唐若瑾愤恨的眼神,顾自说着:“告诉你这些,我就是想要你——死不瞑目!”不然,难以减轻她对唐建晟深入骨髓的恨意。

闻言,唐若瑾全身抽搐起来,她知道她就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可是,听着她妈妈嘴里说出的话,唐若瑾胸腔积压的恨意,似乎要爆裂开来。

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感受到她将要面对死亡的事实。不甘心啊!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那些该死的人,却好好的活着,享受着践踏别人生命换取的荣华富贵!

“啊——”感受着越来越虚脱的身子,唐若瑾拼尽全身的力气,绝望的叫喊出声。

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不公平的对我。我怨、我恨、我不甘心呐。

见此,易栾芸缓缓的俯身,在唐若瑾耳侧小声的低喃了一句。

唐若瑾瞳孔猛然的睁大,毫无焦距目光里蓄满了浓烈的恨意。虚弱的抬起无力的手,她想要抓住身旁面容扭曲的易栾芸,可终究是徒劳。随着她的手垂落,急救室里连接生命迹象的仪器也传出刺耳的声响:“嘀——”屏幕上的波浪线,变成一条直线……。

------题外话------

求收藏呀,明天女主重生了哦~!

第二章 我没死,是不是很不甘心?

痛!

这是意识薄弱的唐若瑾唯一的感受。

紧贴在床上的背部火辣辣的疼,稍稍一动,就传来刺骨的疼痛!让昏睡的唐若瑾柳眉紧蹙。

“已经三天了,她还没有醒来,要不要送到医院去?”床边的黎兰撇了一眼床上,面色浮现不正常潮红的大女儿。询问着身旁的丈夫!

“你是嫌我顾中恒的脸丢的不够大么?是生是死就看她的造化!”顾中恒冷哼一声,国字脸上布满了愠怒。不知道他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生出这么个祸害!

“是呀,妈妈,她有胆子为了权三少飚车,那也要她自己承担后果,免得拖累了我们顾家!”况且,这贱人死了,那么继承人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顾雪希漂亮的杏眼阴狠的望了眼床上的人,涂着蔻丹红的指甲深深的钳进掌心。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若瑾这个为家族丢脸的人,始终坐在这个继承人的位置。而自己,为家族争取了那么多的荣耀,却只能站在阴暗的角落里。难道就是因为顾若瑾是长女么?

“希希,不管如何,她始终是你的姐姐!”黎兰眉头微皱,不悦的喝斥着顾雪希。

虽然,顾若瑾惹人生恶,但也不是任何人能在她面前说三道四的,那不是扫了她脸面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