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重生之天价弃妇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贱人!”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凌苍雪的脸上,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这个耳光红肿了半边,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惊恐而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男人。 “不是的……侯爷,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贱人!”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凌苍雪的脸上,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这个耳光红肿了半边,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惊恐而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男人。

“不是的……侯爷,我……我不知道,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着你做苟且之事,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我床上……”凌苍雪的声音在哆嗦,此刻的她衣衫不整,床铺上也是一片狼藉,而地上正跪着一个男人,同样是衣衫不整。

“你当本侯的眼睛是瞎的吗?”沈绍元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凌苍雪生吞活剥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要狡辩?简直不知羞耻!”

凌苍雪从床上滚下来,跪在沈绍元的面前,抱住他的膝盖,声泪俱下,苦苦哀求着:“侯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那等不知羞耻之事,我也不认识这个男人,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这个男人会在我的床上……侯爷,你要相信我啊,妾身对你的情谊天地可鉴,这两年来,妾身一向循规蹈矩,不敢有半丝逾越,又怎么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侯爷……我是被冤枉的……”

沈绍元眯起眼睛,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你说你是被冤枉的?你说不认识这个男人?那么谁能为你作证啊?”

作证?凌苍雪先是一愣,随后心中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春红,昨儿是春红守房的,侯爷可以传我的贴身丫鬟春红来问个明白!”

沈绍元没有说话,对站在门口的婆子点头,不一会儿一个小丫鬟便是被带来了,她看到凌苍雪和地上跪着的男人时,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侯爷……夫人……”

“你就是春红?”沈绍元居高临下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小丫鬟。

“是……奴婢就是春红……”春红低着头,浑身都在发抖。

“你可认识这个男人?”沈绍元一脚踹翻了跪在地上男人,让他的脸能清楚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你是……我……”春红低着头吞吞吐吐。

“春红,你倒是说话啊!”凌苍雪也急了,“昨儿不是你守夜的么?为何……为什么这男子……是不是你放进来陷害我的?”

春红的脸色立马变了,“夫人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春红,昨儿夜里,可是夫人让春红帮你把刘公子悄悄从后门带进来的……”

众人听到春红的话后都是一片唏嘘,凌苍雪脸色更加苍白了,她想不到他的贴身丫鬟居然在这时候陷害自己,“你……你胡说什么?”凌苍雪歇斯底里的吼道,伸手甩了春红一个耳光,“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我是哪里对不起你?”

任由凌苍雪如何大骂,春红也只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直到几个婆子硬是把凌苍雪拉开,沈绍元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了,双拳紧握、青筋爆出,所有的表情变化都彰显着他心中的愤怒。

“春红,你继续说!”沈绍元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声音里听不出半分情绪。

“侯爷,您莫要怪夫人,夫人心里是苦啊,春红也是于心不忍,两年来,侯爷从未去看过夫人,留夫人一人独守空闺,这样的日子何时能盼到个头,这刘公子是城东的一个戏子,那日二夫人瞧着夫人闷闷不乐,原本是好心请来了城东的戏班子来给夫人打发时间,却也没想到会种下了这等孽情,都是春红的错,是春红没有及时劝阻夫人……”

春红说得头头是道,倒像是真有那么一回事了,侯府的人都知道二夫人是一个贤良淑德、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一直都将后院打理的井井有条,相反大夫人因为不得宠一直深居简出,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处的和乐融融,下人们几乎都忘记了凌苍雪才是侯府的当家主母。

既然这事儿也扯上二夫人了,那就不得不信了,二夫人那样一个善良的女人是不会平白的来陷害凌苍雪的,如此一想,这件事的可信度又大大提升了,几乎所有人都肯定,是凌苍雪不甘寂寞,勾搭戏子,败坏伦常。

“春红,你根本就是信口雌黄?二夫人何时请过戏班子,我又何时见过这男人?我每日都是怎样度过的,难道你眼睛都瞎了么?”

“正是因为她眼睛没有瞎,才会助纣为虐,让你做出今日这样恬不知耻的苟且之事,我侯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侯爷……”凌苍雪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是她的夫君,她最心爱的男人,却从来都不相信她,“我真的没有……我是冤枉的……我没有……”

“够了,事到如今,你还是执迷不悟,枉我还以为你是个识大体的女子,对你一直心存愧疚,没想到我竟是错看了你!”沈绍元忽然扼住凌苍雪的喉咙,阴沉的吐出这样一句话。

痛苦的窒息感让凌苍雪想要挣扎,却在听到沈绍元的这句话后,变得死一样安静,大约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沈绍元的心咯噔一下,他看到了一双绝望哀怨的眼眸,凌苍雪就那样噙着泪水死死的瞪着他,也不挣扎,两行清泪沿着脸颊滑落,凌苍雪的嘴角忽然浮起了一抹笑,那抹笑就好像是死亡彼岸盛开的一株曼陀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却又没有人敢去阻拦。

他真的是冤枉她了吗?仅仅是凭这丫鬟的一面之词、凭那个不明来路的男人和她躺在一张床上?

“绍元!助手!”就在凌苍雪感觉自己的灵魂要抽离的时候,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闯入视线中,是她,沈绍元最心爱的女人,侯府的二夫人,也只有她可以直呼沈绍元的名字,即便是自己这个正室的夫人,也只能卑微的叫他侯爷。

苏锦秀硬是拽开沈绍元,凌苍雪犹如断线的风筝跌坐在地面上,“姐姐,你没事吧?”苏锦秀蹲在凌苍雪的身边关心的问道。

凌苍雪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着苏锦秀,看得她心里一片发慌,姐姐?凌苍雪想想都觉得可笑,苏锦秀到底是无可挑剔的,她明明比自己年长三岁,因为自己是先进门的,所以她处处都很礼貌的尊称自己一声姐姐,殊不知,她嫁入侯府也是因为她,落得今日这地步也是因为她。

“绍元,你是疯了吗?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姐姐纵然有千般不对,那也是我们的恩人?若不是姐姐,我哪里能这样站在你的身边?”

恩人?这一刻,凌苍雪终于醒悟了,她每日翘首以盼,希望自己终有一日可以打动这个男人,却原来,她在他心里永远只是救苏锦秀的一个工具而已。

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下凌苍雪一个人在房间里,她好像一尊木偶一样静静的坐在床边,无论如何的回忆,都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是春红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给她喝了,便是上床睡觉了。

银耳莲子羹……春红……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是谁要害她?春红吗?

“小姐!”门被轻轻推开,这是凌苍雪身边的另一个贴身丫鬟,叫巧玲,她和春红都是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鬟。

“你昨夜去哪里了?”凌苍雪淡淡的问了一句。

“昨儿是春红当班,春红传话来,说小姐让我连夜把络子打好,小姐准备给侯爷绣一个鞋面!”巧玲冷冷的回答,“现在想想,那大约也是春红的诡计,故意把我支开的!”

“你相信我?”凌苍雪的眼中闪过一抹差异。

巧玲抬眸看了一眼凌苍雪,“小姐的为人,我心里是明白的,那样不知廉耻的事小姐也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凌苍雪没有说话,过去在凌府,巧玲是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虽说比不得小姐们那样养尊处优,身边却也是有一两个小丫鬟伺候的,出嫁前,太太特别把她许给自己做陪嫁的丫鬟。

凌苍雪一直都不喜欢牙尖嘴利的巧玲,因为她说话总是带刺,喜欢奚落自个儿,不必春红的乖巧伶俐,说话也讨喜,渐渐的就疏远了巧玲,讽刺的是,最终背叛自己的是春红,相信自己的反而是巧玲。

现在想想,巧玲过去奚落自个儿的话哪一句错了?她每日辛苦的刺绣,一针一线的都是对侯爷的心意,最后却白白的便宜了府里的那些婆子和丫鬟,沈绍元从来都不屑看她一眼,更不要说会用她为他做的东西了,是自己太天真了。

正在这时,一个婆子走进来,脸上全是对凌苍雪的鄙夷,说话的语气更是不佳:“夫人,呃……不,现在也要改口叫你凌家小姐了,这是侯爷让我给你的休书!”

婆子说着就把休书郑重的放在桌子上,冷嘲热讽道:“说起来啊,这还要感谢二夫人的大慈大悲,二夫人说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她救命恩人,是侯府亏欠了你,所以就不把你交办官府了,您啊,就收下这休书,好自为之吧!”

“你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巧玲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哼,懒得和你们这些丧家之犬费唇舌!”婆子说完便是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算了,由着她去,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无力回天了!”凌苍雪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姐,要我说,这休书你就收下,这侯府的日子再风光也是表面,咱们回凌府了,您还是尊贵的九小姐,何必要在这里受这样的羞辱?”巧玲义愤填膺。

“回凌府?”凌苍雪摇头,“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去了……我如今是被夫家休了的弃妇,怎么可能再回娘家去?即便是回去了,又哪里有我的容身之所?”

“小姐……”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凌苍雪的声音很无力,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

巧玲还想说什么,却也只能认命的离开了房间,凌苍雪拿起桌子上的那份休书,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看了一眼,眼泪再次涌出来,门外的巧玲听到凌苍雪在里呜咽的哭声,稍稍放心了一些,哭出来总是好的。

“姐姐哭的这样伤心,只怕是侯爷见了也要有几分动容呢!”不知何时,凌苍雪的耳边传来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

是苏锦秀!凌苍雪茫然的看着苏锦秀,却觉得她陌生起来,平日里她总是一副和蔼可掬的样子,为何此刻她眼角眉梢都似恨,竟是透出几分怨毒来。

“姐姐看过休书了?”苏锦秀轻蔑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封休书。

凌苍雪忽然想起什么,噗通一下跪在苏锦秀的面前,“我求求你,你救救我,侯爷一向听你的话,只要你肯帮我说情,侯爷一定不会休了我的,我不能这样被休掉,如果那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求求你……”

“哈哈哈……”苏锦秀发出尖锐的笑声,一把摄住凌苍雪的手腕,“你还不明白吗?这一切根本就是绍元他一手设计的,他处心积虑的就是为了把你赶出侯府大门,若不是你的血可以救我,你以为你哪一点配做侯府的夫人?”

“不可能……”凌苍雪的脸色苍白的吓人,“你胡说……侯爷不会那样无情的……”

“他的确不是无情的人,那也只是对我而已!他若是对你有情,这两年来,你又何必独守空闺?他若对你有情,为何不帮你沉冤得雪?”

“不会的……不会的……”凌苍雪此刻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

苏锦秀彻底的露出她阴狠的本性,“我若是你,做出这样恬不知耻的事,早就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明明就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凌苍雪的声音显得格外无力。

“那又有什么关系?在世人眼中,你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红杏出墙的贱女人!你既是知道一个女人被夫君休了,还不如死了,那不如……我成全你好了!”

“什么?”凌苍雪还没有反应过来,钻心的痛涌上心头,她的手腕不知何时被深深的划开了一道口子,而苏锦秀的手中就拿着那把匕首,面目狰狞的可怕。

“苏锦秀……你好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刺骨的怨恨此刻只能化为她临死前的诅咒,她连求救的**都没有了。

------题外话------

小五子开了新文,紧张啊……实话说,最近总是扑,扑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华丽

小五子只好厚脸皮的在这里求票票、求收藏、求撒花……

本书由本站到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