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红玉作品:王大发上任记(小小说)

2019年10月0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王红玉 村子西头的发电厂着火时,大队会计王大发正和几个村民打麻将,突然的断电,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跑出去齐刷刷地朝发电厂方向望去,竟看到了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大队书记李清正边跑边举着扩音喇叭喊村民们救火,不一会儿,发电厂周围聚集了许多村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王红玉

  村子西头的发电厂着火时,大队会计王大发正和几个村民打麻将,突然的断电,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跑出去齐刷刷地朝发电厂方向望去,竟看到了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大队书记李清正边跑边举着扩音喇叭喊村民们救火,不一会儿,发电厂周围聚集了许多村民,担水的担水,挑土的挑土,火却越着越旺,村民们全力抢救了一个多小时,眼睁睁地看着发电厂被烧落了架。

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王大发,于是大家分头去找,李二噶在离火堆最近的地方找到了正在地上翻滚爬行着的身上呼呼冒着火苗的王大发,本来就又瘦又高的他横在地上,显得越发细长,活像一条火蛇。李二噶不由分说,脱下自己的棉袄一边扑打火苗,一边帮王大发脱掉带火的外衣扔到雪地上,村民们闻声赶到,七手八脚地用大棉被把王大发包裹着抬进了医院。

王大发是唯一一个在救火时被烧伤的,虽然伤势不重,但公社书记还是给了他一个救火英雄的光荣称号。有的村民不服,提出:都在救火,也没看见王大发比谁更卖力。书记说:都在救火不假,王大发肯定是冲在最前面了,不然,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烧伤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王大发正好成了这样的典型。王大发因为一场大火一夜走红,他那五官中的每一件都具备着奸臣条件的瘦脸上,竟增添了几分英雄之气,从此后走路横着肩膀子晃。

年底,县里文艺汇演,公社文艺宣传队编排文艺节目时,把王大发的事迹编成了拉场戏,由王大发亲自上台表演英勇救火负伤的经过,虽然王大发说话时把字含在嘴里舍不得吐出来,但无需几句台词,只要动作到位就足够了。演出结束后,县委书记亲自接见了他,又把他的英雄事迹向全县推广。王大发到处演讲做报告,他的名气越来越大,而大队书记却因一直没有查明发电厂失火的原因而被免了职,县委书记就直接指令王大发做了大队书记。

晚上,刚刚当上大队书记的王大发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轻轻地碰了碰媳妇,媳妇居然也没睡,他干脆一骨碌爬起来,披着沉甸甸的老棉被坐在炕头,缩着脖子卷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对媳妇道出了实情,媳妇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没好气地说:我就知道你这是苦肉计,懒得说破你。王大发嘿嘿一笑:这是老天爷给咱机会了,看以后谁还敢小瞧我!他李清正做书记三年,捞了多少好处了?别人不知道,我这做会计的心里还不清楚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大队书记老婆了,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

媳妇薄嘴一撇:说得轻巧,大队班子里有几个是你的人?你不好好鼓捣鼓捣,这个书记恐怕也不好保。王大发一愣,他知道媳妇的精明要超过自己好几倍。干脆把灯绳拉了一下,25瓦的小灯泡发出昏黄的光。

王大发随手从枕头下摸出个红塑料皮的小本本,翻开其中一页,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

媳妇说:班子里,张才和赵鹏程这两个人从不把你放在眼里,得设法免了,换上你侄子王海和我哥夏长青。

王大发立马应承:对对对,我媳妇高明,张才排练样板戏时跑调,赵鹏程写大字报时字是歪的,他故意歪曲事实。然后用铅笔头在名单上给这两个人画上了叉,随即补充道,李二噶虽然救火时发现了我,从火堆中把我救了出来,但他总是用火辣辣的眼神看村里的小媳妇,他的职务也要免去。媳妇白了他一眼:你还轻看了咋的?不就是他跟我处过对象吗?你那点肚量吧。

王大发接着说:担任副书记的本来应该是尚广利,但是,小时候他揍过我话未说完,媳妇立马打岔: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馊吧事,游个泳吧,非得把屎拉在水里,你不知道屎会漂起来吗?人家打你是轻的,没让你吃回去够便宜你了。还有,这个人在屯子里声望好,是惹不起的主,你得用他。

王大发又突然想起了妇女主任李秀丽,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她从来不搭理自己,这个也必须免,没准她已经是李清正的人了,别人的东西,不稀罕。李清正这些年美翻了,大姑娘小媳妇都围着他转。我王大发差哪了?妇女主任换上姜小丫,这丫头,好看着呢。一想姜小丫那张粉嫩的小脸,王大发不禁咽了咽唾沫,他偷眼瞄了一下媳妇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媳妇犀利的眼神吓了一跳。

媳妇是个裁缝,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攻于心计,王大发一翘尾巴,媳妇就知道他会拉出什么样的粑粑 。王大发有几分怕她。

媳妇继续出谋划策:常言道,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喂大狗。剩下这些人你得分下堆,李清正的人能不用最好是不用,一朝君子一朝臣,没几个亲信帮衬着,怎么能行?

是,是,咱从村东头算起,把人都拢一拢。

东院老韩头家垒墙时,多往咱们这边占了半尺,还有,他家小崽子过年时故意往咱家院里扔炮仗,肯定是老韩头指使的。你把他儿子的生产队长也免了。媳妇说。

对对,还有,王大发突然想起,李老歪家去年杀年猪,全屯子都请到了,就是没请咱们,这个人虽然跟咱有点亲戚,也有点能耐,那也不能用。

媳妇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算草本:这是我妈六十大寿时的帐本,看看都谁来了,谁没来,都随了多少钱的礼。

两口子忙乎了一夜,新的大队委小队委在王大发的小本本上诞生了。

早晨,王大发蹽着大长腿赶到大队部,把折好的一张小纸单塞给民兵连长:马上按照名单通知,开会。

民兵连长展开纸单,惊出一身冷汗,暗忖:这不是亲友团吗?还好自己的名字在。于是不敢耽搁,撒丫子满屯子找人去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