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起||一顶旧帽子(小小说)

2019年10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王起 在70年代末,我有一位同宿舍的工友廖国兴,此人非常节俭。别的不说,就他那顶栽绒帽子,也不知在头上扣了几个冬天了,帽耳朵上的栽绒大部分都已磨光,布面的边缘,有的地方也星星点点露出了棉花,走起路来,那薄薄的帽耳朵被风一吹,就呼啦呼啦的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王起

在70年代末,我有一位同宿舍的工友廖国兴,此人非常节俭。别的不说,就他那顶栽绒帽子,也不知在头上扣了几个冬天了,帽耳朵上的栽绒大部分都已磨光,布面的边缘,有的地方也星星点点露出了棉花,走起路来,那薄薄的帽耳朵被风一吹,就呼啦呼啦的上下搧呼。天特别冷的时候,他一边嘶哈着一边用手不住的去捂一下耳朵。

换一顶帽子吧。我劝他,大冷的天,别把耳朵冻坏了。

他摘下帽子反看正看:这挺好的呀。

我知道他这人不但节俭,而且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曾经给过他一顶黑毛黑面儿的旧狗皮帽子,他没要。当时我想,他可能是嫌是旧的吧,给人一顶旧帽子,也确实不大合适。于是我就收回来了。

今天是三九第三天,还刮着小北风,真正到了鳮跳脚,狗呲牙的时候了。我俩在厂房后面的煤厂砸媒块儿,出于对他的关心,我想来个激将法,让他换掉那顶破帽子。

我停下手里的大锤,半开玩笑的说: 你看过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吧?

他一边吭哧吭哧的抡着大锤,一边说:嗨,谁没看过那玩意儿。

如果你肩上扛一条步枪,枪上再挑着一只鸡,那会是啥形象?

他停下锤直起腰来,眨巴着眼睛想了想,突然脸一红,你说你说我象

我笑而不答。

他把帽子一摘,一抬手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堆里。接着又吭哧吭哧的抡起了大锤。在这样的天气里,他那一晃一晃的光头显得十分的不和谐。

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我一下子觉得很尴尬,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我后悔真不该跟他开这样的玩笑。但我想,下了班他肯定回去买一顶新帽子来。

可我想错了,打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没戴过帽子,进进出出的总是光着头。趁中午下班时间,我带着自责的心理,到商店里花六块钱买了一顶羊剪绒的军用帽子,送到他的宿舍里。

你这是他站起身,他看了看我举到他面前的帽子,没有接。

这是一个当兵的老乡送给我的,戴不着,送给你吧。我撒了个谎。

他盯着帽子看了看,说:我不要。我家里有帽子。

我叹了口气,在心里说:真怪人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