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初笄丨风儿轻轻吻(小说)

2019年10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初笄 月儿亮了,柔柔的清辉浴着小院。 吃过饭,广运娘在收拾碗筷,一旁的儿媳娟子早已系好了围裙,爽快地说:娘,我来。广运娘有点儿不悦,不是让你去歇着吗?娟子莞尔一笑,娘,不累呢。广运娘轻轻哼了一声,干了一天活儿,能不累?再说了,明儿还要撒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初笄

月儿亮了,柔柔的清辉浴着小院。

吃过饭,广运娘在收拾碗筷,一旁的儿媳娟子早已系好了围裙,爽快地说:娘,我来。广运娘有点儿不悦,不是让你去歇着吗?娟子莞尔一笑,娘,不累呢。广运娘轻轻哼了一声,干了一天活儿,能不累?再说了,明儿还要撒粪。娟子又是甜甜一笑,娘,没事哩。

望着干活麻利的儿媳,广运娘会心地笑了。她没再说什么,自顾拌起了猪食。

猪舍里的猪崽,扒着矮墙探出头来,吱儿吱儿地叫着。广运娘急忙过去,柔声说:慌啥呢?下去等着。边说边驱开猪崽,把食倒进去。拴在小枣树上的山羊兜着圈子,愤愤地打着响鼻以示抗议。广运娘安抚说:都有,都有。两只白鹅扑过来,一只引颈抢食,一只干脆扯住她的裤管往后拖。广运娘苦笑笑,真拿你们没法儿。

娟子洗刷完毕,坐在院子里剥棒子,取笑说:娘,就只差钉个板儿把它们供起来了。

广运娘乐了,它们就像小孩儿,能不惯着?

惯吧。人家是香饽饽,该惯!在屋里看电视的广运扔过来一句。

嗬!刺谁呢?娟子说着把广运从屋里拽出来,咋?看电视还有功了?不行!你也得剥棒子。

广运一屁股蹲在棒子堆上,尖声叫道:哎哟!累死了。

娟子嗤的一声笑了,瞧那样儿,净装。

哪个装哟?广运一本正经地说。

活该!谁叫你夜夜净闹。娟子用手杵了一下广运的额头,压低声音说:馋猫儿似的。

广运做了个鬼脸,挨近娟子的耳朵,我是馋猫儿,你就是馋狗。那一回,不依不饶,阴阳倒置的又是谁?

娟子使劲儿拍打着广运的肩膀,嗔怪道:死玩意儿!叫你贱,叫你贱。

广运叫苦连天,求救于他娘,她欺负人,你管不管?说着假装护头,趁势把手插到娟子肋下胳肢起来。娟子笑得前合后仰,左摇右摆。

广运娘乐得合不拢嘴,行了行了,都别闹了,快去睡吧。又叮嘱娟子,明儿撒粪你就别去了。

娟子迟疑了一下,行吧。

临出门,广运娘拉着娟子的手,又按上一只手,动情地说:娟儿啊,不是娘说你,往后哇,得在意点儿身子。

娟子扭动了一下身子,低下头说:娘,还没哩。

哼,你能瞒得过娘?

娟子脸一红,抿嘴笑了。

好了,歇着吧。

娘,您也早点睡吧。

广运娘来到西院儿,北屋的灯已熄,想必劳累了一天的老头儿早已入睡。她给牲口添加了草料,饮了水,丝毫没有睡意,便坐在院子里剥棒子。棒子长得真好,个个籽粒饱满,沉甸甸的。剥了一个又一个,越剥越带劲。只到棒子和棒子皮把她围了起来,才觉得腰有点酸。抬头望天,月儿正午,星儿也在眨巴着眼睛。

哎呀!广运娘猛然醒悟:棒子晚剥一天不打紧,我咋就没想到提前去地里撒粪呢?我多干一点儿,他们不就轻省点儿。

想着,广运娘扛起铁锨便往外走。

路上静悄悄的。如水的月光流下来,把斑驳的树影印在路面上。淡淡的雾气从西边荡来,宛若一幅长长的飘带,慢慢弥散开来。不远处,传来拖拉机耕作的轰鸣声,不时有微茫的黄光扫过来。

总算来到了地头。广运娘纳闷了:谁给撒了?定睛一看,这是自家的地呀。她匆忙向前走了好一阵儿,正想喊叫,忽听有人咳了一声,她怯声问:谁?

你来掺和啥? 是老头儿。

广运娘大吃一惊。走向前去,见老头儿正坐在田埂上抽烟,问道:你,你压根儿就没睡?

还不是为了赶活儿!

那你也该吭一声儿呀?都六十多的人了,性子还这么急。

广运爹打了个吸溜儿,这是他在不满时的惯用表示,能不急吗?你看看,哪一家不是全家上阵?节气不等人呐。我干了大半辈子庄稼活,学大寨那会儿就是标兵,这会儿就更该显显了。活儿啊,只能往前赶,不能往后拖。

我知道你心疼孩子,可广运娘为老头儿披上衣服。

咋?干点活儿还能累死人?

那你夜梦里哼哼啥?广运娘小声埋怨着。

哼哼?广运爹重新燃着一支烟,站起身说:我那是高兴!你想啊,去年分了地,今年我又当上了老公公,能不哼哼?

你哼哼的日子在后头呢。

广运爹不解。

明年,你就当爷爷了。

真的?广运爹激动得蹦了起来,那我干活就更有劲了。

看你,像个老小孩儿。叫我说呀,你不配当老公公。媳妇喊你一声爹,脸红啥?

广运爹又打了个吸溜儿,你呀比我也强不了哪去!

是啊,是啊。广运娘也笑了,媳妇不光长得好看,一口儿一个娘,叫得心里真舒坦。再看看小两口那个黏糊劲儿,啧啧

咋?眼馋啦?广运爹凑近说:老伙计,这一拨儿我的精神头足足的,等耩完麦子吧

老不正经。

干!干起来。广运爹摔掉衣服,往掌心吐了口唾沫,快活地操起了铁锨。

雾气愈来愈浓,渐升渐高,西斜的月儿蒙上了一层轻纱。

老两口撒了一阵儿,广运娘忽然听到前面有细小的说话声。

是不是有雾,别人撒差了?

净想好事。

广运娘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走了好几十步,侧耳细听,声音很熟。

哎,说正经的,是儿媳的声音,以后啊,爹娘岁数大了,咱俩得多干点活儿,多操点心,把这个家撑起来。还有那个事儿,得节制点儿,我是疼你。快起来干吧,干完了,明天好给爹娘一个惊喜。

那,你得拉拉我。是儿子的声音。

行!不过,得喊我一声姐姐。

你听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是儿子有腔无调在唱。

接着又是一阵嬉笑。

广运娘心动了。小声喊了一句,娟儿

娟子一愣,慌忙迎上去,娘,您咋来了?

咳!你们呐,都糊弄我了。

广运爹也跟了上来。

呀!忘了,广运娘忽然想到,门还没锁呢。

广运爹说:放心吧,失不了盗。

娟子灵机一动,爹,您跟娘先回吧,剩下这点儿活俺俩干。

广运爹说:还是你跟你娘先走。

广运说:咱不会明天再干?

娟子白了广运一眼,又推了他一把。

广运爹说:那,那咱就撒完一块儿走吧。

田野里,四张锨欢快地舞动着。

月儿醉了,甜甜地眠入雾乡。有风儿拂来,带着泥土的馨香,轻轻地,轻轻地吻着每一张笑脸

文/颜士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