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2020年08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党永高 夜已深,李老头没有一点儿睡意,两眼盯着天花板发呆。老伴儿还在忙着归整那些水果,新鲜的放一筐、不新鲜的放一筐,变质的也舍不得扔,把坏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两口照吃不误。 老婆子,你说今天咱们看的那个铺面,租金贵吗?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党永高

夜已深,李老头没有一点儿睡意,两眼盯着天花板发呆。老伴儿还在忙着归整那些水果,新鲜的放一筐、不新鲜的放一筐,变质的也舍不得扔,把坏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两口照吃不误。

老婆子,你说今天咱们看的那个铺面,租金贵吗?

肯定贵了,一年要两万多呢,我们就卖点儿水果,能挣那么多吗?

我看那个地段还行,贵也租吧,我实在不忍心你跟着我到处摆地摊了,今天差点儿又被城管逮着了。

是呀,想不到你老头子腿脚还那么利索,真对得起李毛腿这个称号。

不行啦,老啦,跑不动了。今天小武那小子就没有诚心追咱们,不然,咱们哪能逃得了?

嗯,小武这娃娃厚道,心地善良,同情咱们穷人。不像那个王队长,就好像大街是他们家的一样。

话不能这么说,他们也不容易,国家有规定,上面有领导,工作做不好,他们没法交差。咱这么多年还没有碰到像网上传的那样动手打人、砸摊子的城管。

收拾好水果后,老伴儿上床躺在了老李头身边,老两口重复着已经讨论了N遍的话题。

十年前,李老头两口子为照顾在城里上学的孩子,举家搬迁到了城里。初进城那会儿,老两口两眼墨黑,一没技术、二没本钱、三没门路,为生计问题他们着实犯了惆怅。好在有一个远房亲戚已进城多年,靠摆地摊卖日用品在城里站住了脚。见李老头确实不易,再加上又是亲戚,就把地摊生意经传授给了李老头。李老头照猫画虎,在亲戚的地摊旁边摆起了水果摊。

寒来暑往,李老头老两口不仅承受着起早贪黑、风吹雨打的磨难,还长年与城管玩着令他们心惊胆战的猫鼠游戏。十年来,李老头的水果摊不知换了多少处地方,不知被城管追着跑了多少个百米冲刺,不知被没收了多少次电子秤和水果。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李老头看着躺在身边似睡非睡的老伴儿,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她才五十刚出头,就白了满头黑发,皱纹纵横交错地分布在黝黑的脸上,双手更是如久旱开裂的土地般粗糙。

清早,李老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农贸市场进货,他在经常摆摊的那一带转来转去,打算找个便宜一点儿的铺面租下来卖水果、蔬菜,就当花钱买个自在、舒坦,省得天天躲躲藏藏、偷偷摸摸了。

李大爷,您不出摊转悠啥呢?城管王队长的声音。

别介王队长,我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打算租个小房子做生意。李老头还真有点儿怵王队长,两腿不听使唤地想要起飞。

您这是哪里话,以前有规定,我们有难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现在好了,国家鼓励发展地摊经济,咱们市里积极响应,我们已经接到通知,这一块儿为城区示范点儿,你们可以放心地摆摊儿了。一向严厉的王队长,今天竟然好像返回娘胎里重新生了一样,说话声音温柔动听,脸上堆满善意的笑容。

什么?我可以明目张胆地摆摊儿了?我没有听错吧?王队长一番话惊得李老头目瞪口呆。

是的!您没有听错,从现在起,您可以安安心心地在这里摆摊儿了!王队长的声音提高了八分贝,语气中夹杂着喜悦与兴奋。

要是这样就太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呀?您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呀。

占地费、管理费会不会太高?李老头小心翼翼地问。

哪有什么占地费、管理费。什么费用也不收,您只管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地做生意就行。王队长笑眯眯地拍了拍李老头的肩膀,李老头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李老头兴奋地双腿直打哆嗦,颤颤巍巍地朝家的方向跑去,活像一只刚刚松了腿绑的螃蟹,引得王队长一群人哈哈大笑。

李老头老两口高兴地去农贸市场进货,他们挑最好的水果,而且一下子进以往两倍的量。凭经验,如果不用躲城管,大大方方地摆摊,他们一天可以多营业五、六个小时,成交量至少可以翻一翻。

步行街一带允许摆地摊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前摆无定所的地摊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大家都想占个好位置,有模有样地、理直气壮地当回生意人。还不到上午九点,一整条街就被摊贩们全部占领,卖服装的、卖百货的、卖玩具的、卖手机配件的、卖小吃的,也有同李老头一样卖水果的。李老头由于进货耽搁了时间,他们推着装满水果的三轮车从南头一直走到了北头,也没有找到一块儿合适的空地。

你们死哪儿去了,不知道今天政府允许摆地摊儿了吗?也不懂早点儿出来占地方!正当李老头进退两难之时,亲戚打来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我今天早上才得到消息,去市场进货迟了,谁知道一下子能跑出来这么多人。李老头心情沮丧到了极点。

让你们不看新闻,进城十多年了,还是个不关心时事的老农民,我看你那一车水果咋处理。听得出来,亲戚这是恨铁不成钢。

是呀,这一车水果如果今天卖不掉,明天就不新鲜了,现在人很挑剔,一旦不新鲜就面临无人问津地下场,他老李头就亏大发了。

一夜无眠,第二天凌晨四点,李老头老两口就推着三轮车出门了,他们心想一定要占个好位置。可到步行街一看,还是让他们大失所望,南北入口的黄金位置已经全部被人占据。看样子,这些人晚上根本就没有收摊,露天在大街上睡了一夜,铺在地上的被褥可以证明。李老头只好惺惺地选择了一块儿相对比较好的地方,把水果摊支了起来。

早上六点多钟,一对年轻的男女推着一辆小吃车来到李老头的水果摊前。男人用劲推醒了正在睡觉的李老头,什么话也不说,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说我回家去取货吧,你就呆在这儿看着,你非不依,你看地方被人占了吧。女人埋怨男人。

这块地是我昨天占下的,你挪开!男人没有理会女人,蛮横地对李老头吼道。

这是大街,怎么就成你的了,谁先占住就是谁的!想起这两天来受的憋屈,一向老实巴交的李老头口气也硬了起来。

不挪也可以,你得给我五百块钱场地转让费!

你凭哪条法律向我要转让费啊,这是公共资源,又不是你们家的!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地吵开了,越吵越激动,男人抡起小吃车上的勺子砍向李老头,李老头应声倒地,鲜血直流。

接到群众报警的警察赶来现场,把男人和女人带回派出所调查,李老头被老伴儿送到医院,一场争地纷争暂时平息。

李老头事件引起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市长亲自带队视察步行街地摊经济。他们除了看到繁荣的景象外,也看到了令人担忧的一面。形形色色的摊位摆放得杂乱无章,几乎每个摊位面前都要摆放一只小喇叭,不断重复播放着录好的商品宣传广告,成了扰民噪音;同行业恶性竞争,摊贩们都怕落在别人后面,你往前挪一步,我就跟着往前挪两步,把街道足足占去了一大半,往来行人极不方便;一些小吃摊油烟升腾,四周遍地污水、油腻,苍蝇嗡嗡地在周围觅食、产卵。交通秩序、环境卫生、食品安全问题等亟待解决。

市委、市政府就如何更快更好地发展地摊经济召开常委会,常委们一致认为应出台《地摊经济管理条例》,对地摊经济进行规范化管理,同时派出分管副市长、商务局长、市场监督管理局长等相关领导,到南京、成都等地考察学习,求取良性发展地摊经济的真经。

一个月后,步行街两旁规划出上百个二至五平米不等的长方形空格,分为百货区、餐饮区、副食区等多个品类,摊贩们按规定到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登记、备案手续,每季抓阄决定摊位序号,摊位前环境卫生实行三包责任制等。

李老头的伤并无大碍,没几天就出院重新摆摊了。打人的小伙子自知理亏,主动向他道歉并赔偿了全部医药费。大伙儿其乐融融地在步行街上摆着地摊,互相照应、相互扶持,李老头唱着家乡小调歌颂党和政府的利好政策,一幅充满人间烟火的和谐画卷在步行街自由舒展。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