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黄元太/喊山

2020年08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黄元太/喊山 因为收购山货,我常常奔波于大山之间。 眼看天色将晚,我继续前行,期望能够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几户人家零零散散地分布着,清一色的土墙泥瓦。 终于,我找到一家旅店,院子没有围栏,除了树,就是风。店主是一个60多岁的大爷,姓段。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黄元太/喊山

因为收购山货,我常常奔波于大山之间。

眼看天色将晚,我继续前行,期望能够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几户人家零零散散地分布着,清一色的土墙泥瓦。

终于,我找到一家旅店,院子没有围栏,除了树,就是风。店主是一个60多岁的大爷,姓段。他说,村子里剩下的都是单身老人,老骨头了,年轻人都出去闯江湖,而孩子们都在山下上学。

晚饭是在老段家吃的。手机也没有信号,我就走出院子四处看。这里有枯藤老树,有小桥流水,袅袅升起的炊烟让小山村活跃起来,不远处一位大爷佝偻着腰身,拿着铃铛,呼唤着晚归的小羊。

他看到我,咧嘴一笑,露出干涸的牙床,算是打了招呼。又有一个老人扛着一根木头,看到我时,向路边趔趔,怯怯地低头走过。

整个夜晚,我看到四五位老人,他们行动迟缓,表情木讷。我知道,在这个偏僻的村子里,冒出一个外乡人,对他们来说确实有点唐突。

跑了一天路,我很快就进入梦乡。半夜,我隐隐约约听见一阵喊声,刚开始,声音有些低沉,后来高亢起来,间或有些呜咽,最开始是一个人,紧接着是两个、三个。喊声渐渐有了力量,略显悲壮,由模糊变为清醒,我觉得,这不是梦,而应是真实的存在。

我翻了个身,悲壮感袭满全身。那喊声忽然由高变低,时而单一,时而混合,他们在这空寂的山里喊什么?春,夏,秋,冬,莫非是他们孩子的名字?

这三更半夜的,难道有鬼不成?看看手机,已是四点多钟,我伸手拉灯,却停电了。虽然老段提示过我,夜里可能停电,但在这个时刻,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进入梦乡。

我借着手机的亮光,找到床头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索性坐起来。这喊声还在我耳边萦绕。我透过窗子,看到一轮明月浮在西山上的云层里,若隐若现的样子。我坚信喊声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它们通过风、越过山峦,贴着树梢和草尖,传入我的耳膜,钻进脑海。星星也好像悲伤的样子,在隐约可见的风洞中,忽然涌出浑浊的泪水。

我愕然,在似睡非睡中挨到天明。

第二天,我问老段,可曾听到昨夜山上的喊声?

他坚定地摇头。我半信半疑地离开去别的人家。这家有半斤多木灵芝,我过了称,付完钱,顺便问老人,昨夜,是否听到山上有喊声,他指了指耳朵,摆摆手,我疑惑地离开。

我又到第二户人家,收了一点野木耳,照例称重、算账、付钱,然后问老人,昨夜,是否听到山上有喊声?他一脸懵圈,好像没听懂我说的话。

我又去了第三户、第四户,。他们的答案一致,或摇头,或木讷,很忌讳的样子。

为了弄清真相,我白天看好路径,晚上又住那家旅店。夜半的时候,果然喊声又起,我披上外套,悄悄地出门,踩着月光,裹着山风,顺着喊声的方向一路追去。果然,在旅店西边的一个山腰发现了火把,约有四五个老人,他们站在一块巨石上,对着山外的方向喊,春,夏,秋,冬。借着火把,我看到他们有的两手叉腰腆着肚子,有的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但无论怎样都目视前方,把头高高地扬起,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一样。那回音也时而低沉,时而哀婉,在空寂的山沟回荡。

喊着,喊着,有的哭泣,有的哽咽,然后再喊,再哭泣,再哽咽。约莫半个小时,老人们相互搀扶着走下巨石,看样子是该回家了

我回到旅店,再也无法入睡,脑海里不时出现在巨石上看到的的震撼画面。好不容易挨到天明,我向老段告辞时,再一次确认老人们喊山的事,他沉默半天才说,这都喊好多年了。只要想孩子们的时候,就到山上吼两声,起初,是一个人,后来,就变成几个人。他们相信,大山再高也挡不住他们的思念,而且大山有灵性,亲人是有心灵感应的,会把这种心灵感应传到千里之外,然后,孩子们就会打电话回来了。

我问,应验了吗?老段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喊山这事啊,千万别当真,也别说出去,就当是一场梦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