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2020年08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阿丙初中毕业后,爹妈看他憨,怕出门吃亏,就一直留在身边,在家种地。一眨眼,就到了找对象的年龄,这才慌了神。爹妈知道,别说阿丙有点憨,就是不憨,在农村也不好找媳妇。 阿丙上边还有个姐姐,在城里菜市场卖青菜。阿丙初中毕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景丙成/阿丙闯社会

阿丙初中毕业后,爹妈看他憨,怕出门吃亏,就一直留在身边,在家种地。一眨眼,就到了找对象的年龄,这才慌了神。爹妈知道,别说阿丙有点憨,就是不憨,在农村也不好找媳妇。

阿丙上边还有个姐姐,在城里菜市场卖青菜。阿丙初中毕业那年,姐姐想叫他跟着自己到外边闯荡,但是父母死活不让。昨天晚上,爹才打电话说,让阿丙进城跟着她卖菜,她勉强答应了。

这天,阿丙坐上了进城的长途大巴。刚上车就看到了邻村的胖仔。胖仔和阿丙是初中同学,比阿丙矮胖,就像一发炮弹。听说阿丙进城卖菜,就调侃地说:年轻轻的当个菜贩子,多没出息,那个姑娘跟菜贩子?。阿丙想想也是,卖菜确实不体面,但是又没有门路,听胖仔这样说,就求他在城里找个像样的工作。

胖仔在城里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说是在保安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看场子的,天天跟着一群人打打杀杀,狐假虎威。这次公司的头让他回村找几个小伙,充实他们的队伍,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这次碰到了阿丙,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下了车,他就领着阿丙进了自己的公司。

公司老板,一看胖仔领来个大块头,很是高兴。夸奖了一番胖仔,就让他领着阿丙去了纹身店,刺个青。刺青师傅,在他的左膀上,轻描淡写的刺了一头咆哮的猛虎,右臂子刺了一条青龙。一照镜子,阿丙吓得腿直哆嗦。怪不得说人要衣裳,马要鞍呢,这一整古,还真怪唬人。

阿丙第一次干活,是去的一家频临倒闭的塑料制品企业。看样子那老板还没来得急躲,就被他们一伙堵在了屋里,老板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带头大哥,就是那个一脸横肉矮胖子,二话没说,上去一刀子就捅在了他的大腿上,只听哎呀一声,鲜血从刀口处咕咕地冒出来。阿丙顿时吓得头都大了,下牙碰上牙,格格的响,浑身也不住的颤抖。说实在,从小到大,哪见过这架势。当天晚上,他考虑再三,就偷偷溜了。

这两天,阿丙的姐姐也遇到了麻烦事,因为弟弟要来,她想把菜摊扩大,但是左右都不让,为此吵了几次嘴。左邻右摊,联合起来想把她挤走。她正挠头,就见弟弟披着褂子,从人群里一摇三晃地走了过来,他左膀右臂上的青龙白虎,龇牙咧嘴,在阳光下格外醒目。人们看到他仿佛碰上了瘟神,都纷纷躲开了。他姐的左邻右摊,看着她这个弟弟,顿时没了脾气,只是偷偷的瞟他。

姐姐见弟弟这身刺青,一看就来了气,正想发作,瞥见临摊的神情,就感到很好玩,暗暗发笑,故意问弟弟:阿丙,这几天你去哪了?阿丙说:跟胖仔去宏发保安公司了。这个宏发在市里名号很响,几乎成了小城黑道的代名词。

姐姐左摊卖海货的那位鱼贩子,首先递过一支烟,笑着打招呼:兄弟才过来,抽支烟。

阿丙原来不抽烟,这两天在宏发呆了两天,见抽烟也很有派,就学起了抽烟。他接过来,鱼贩子忙给他点上。他姐姐一见就直皱眉头,也不好说什么。右摊那个卖水果的,也忙拿过一枝子香蕉,搭着笑脸:兄弟,尝尝我卖的香蕉。

看着被人捧着,阿丙感觉很舒服,就把昨晚上捅人的事,当笑话讲给他们听。他们也连连接话,听说了,听说了。左边卖水果的说,听说捅人的那个人,当晚上就跑了。

阿丙说:不跑等着戴手铐?只是外出避避风头,公司很快就摆平。

姐姐陌生的看着滔滔不绝的弟弟。

阿丙越显摆,姐姐的左邻右摊,脸色就越难看。

拉了半个下午,快收摊了,那个卖鱼的说:我才进了几条野生大黑鱼,晚上给小弟接接风,让你嫂子炖一条,大妹妹也去。

买香蕉的也说:我还有两瓶好酒,要不晚上我也凑凑场。

姐姐没想到,因为扩摊惹得闲气,阿丙一来到就风平浪静了。

阿丙本来是给姐姐帮忙,但是自从他来了,买卖却一天不如一天。左邻右摊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他们看出了苗头,就私下里和阿丙姐姐商量,尽量让阿丙别在摊子前闲逛。其实阿丙姐姐,也看出了这一点,也想让他回家,或者想办法把身上的纹身去掉。

阿丙找到那家纹身公司,想把身上的纹身去掉。

纹身师说,你这纹身是用针沾着墨汁扎上去的,用药水轻易消不了去。现在发黑,久了就会发青。说的阿丙,头皮一阵阵发麻,走路也恍恍惚惚。

明天就要回去了。阿丙自己来到夜市,炒了两个小菜,要了一瓶半斤的小烧,自己闷头闷脑的喝起来。他喝一口酒,看一眼胳膊上的刺青,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姐姐说有了刺青,那个厂子里也不要,只能混迹街头。想想就后怕,不知不觉酒喝得头脑发晕。

他从夜市往回走,经过一个铁路桥洞子。桥洞子里虽然有路灯,但是昏黄昏黄,看不清路面,所以很少有人从这里走,除非是必经之路。

阿丙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近桥洞子,就听见桥洞子里传来一个姑娘的呼救声,在深夜特别刺耳。

姑娘这一声,把阿丙的酒喊醒了一半。但是俗话说酒壮怂人胆,这次他不但没害怕,反而疯了似的往桥洞子里跑。

跑进桥洞里,只见一个穿白裙子的姑娘像是吓晕了,依着墙壁,瘫坐在地上。两个半大小伙子,正要对她非礼。

阿丙大喝一声:休得无礼。

那两个半大小伙子,一看这个刺青的大块头,没敢打照面就跑了。

阿丙走近姑娘,看样子那姑娘是昏死过去了。

阿丙摇晃着姑娘的肩膀喊:你醒醒,你醒醒

姑娘刚才凄厉的惨叫,顿时引来了许多在附近散步的大爷大妈,他们一边报警,一边跑进桥洞子。

见一个小伙子用手拉扯姑娘,呼啦一声围了上去。一个身体力壮的大叔,一下子就把阿丙的手背到了背后。

阿丙忙喊:我不是坏人,坏人早被我打跑了。

背他手的那位大叔,看着他浑身的刺青,根本不听他辩解,只是说:你到警察局去说吧?

警察很快就来了,姑娘还没醒,就被送进了医院。

阿丙再三解释,还是被警察带进了派出所。

那位受伤的姑娘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并无大碍。

第二天上午,姑娘就来到派出所,向警察证明,阿丙确实是见义勇为,并亲自把他接出了派出所。

阿丙坐上了回家的大巴。坐在车上,他把身上的刺青遮盖的严严实实。姐姐说得不错,有利就有弊,年轻人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他不仅又打开手机,看了看那位姑娘留给自己的手机号码,心里甜蜜蜜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