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愚叟/悬念

2020年08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愚叟/悬念 公元二零一零年三月的某一天。 梦中的陶胜文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的。因为他向来睡得很沉,所以把手机铃声调成旧式摇把子电话机的声音,虽然没有一点乐感,但响亮刺耳,振聋发聩。 看屏幕显示凌晨两点一刻,还是个陌生的号码,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愚叟/悬念

公元二零一零年三月的某一天。

梦中的陶胜文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的。因为他向来睡得很沉,所以把手机铃声调成旧式摇把子电话机的声音,虽然没有一点乐感,但响亮刺耳,振聋发聩。

看屏幕显示凌晨两点一刻,还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差点骂出声来。

因为是本地号码,勉强按下接听键,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传来: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好的,这就去!陶胜文一个激灵,连床头灯都没开,就迅速穿好了衣服。

部长又叫你?妻子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声。是,有急事。你睡吧!说话当儿,他已经关上卧室门,走到门口换上了皮鞋。虽然季节已是春末,昼夜温差依然很大。骑车去县委大院的路上,凉嗖嗖的夜风从耳边刮过,陶胜文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寒意 。

这段时间,正赶上县乡换届,组织部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陶胜文,整天忙得连轴转。昨晚的县委常委会议开到十一点多才结束,等他再把有关事项给干部安排妥当,回到家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

他知道,干部调整在即,人心浮动,部长压力也很大,连手机都启用了临时号码。是什么事让部长这么火急火燎深夜召见呢?陶胜文大脑在高速运转着。

常委会上组织部提交的议题只有一个,是县人大政协换届领导班子预备人选。按惯例常务委员人选只要覆盖上级要求的界别,不算太复杂,很快顺利通过。提名副职名单中,除了涉及两名党外不驻会兼职人选,需向市委呈报,履行推荐提拔程序,其他都是平职调整。所以,常委们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两名拟推荐提拔人选上。

其中一位人大副主任人选,非党人士,财政局总会计师,省劳动模范,条件很硬,大家也没发表多少意见。另一位是政协副主席人选,可能因为领导们印象不太深,议论的多一些。这个人选叫贾静,女,县一高副校长,46岁,中级职称。说来这位贾静,运气也是相当的好。当年初中毕业后在校工厂当了计划外临时工,后来选改为合同制工人,业余时间报考了电大取得大专文凭,成了聘任制干部,再后来深得校长器重,力主推荐进了学校领导班子。再再后来,县一高石破天惊梅开二度时隔30年成功将一名学生送进了清华园,学校一荣俱荣,被评为省级示范性高中,规格由副科级升格为正科级,贾静也因水涨船高理所当然成了副科级副校长。最运气的是她这次入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椰风挡不住。市委要求本届政协副主席提名人选年龄45岁以上,贾静本来档案年龄是1968年7月,可是几年前在干部档案四审定时,干审室发现她的档案有严重涂改现象,反复对照并调阅人社局招工原始记录,报经干审小组确认真实年龄为1963年1月生,出具了《干部档案审查结论登记表》存入个人档案。贾静也曾托过不少人找陶胜文说情,都被拒绝了,无奈也只好在结论栏里签了字,为此贾静对陶胜文很有意见,有时打了照面也不理他。谁曾想,市委组织部这次换届考核组来县里考核的时候,把所有科级女干部名单过滤一遍,全县符合条件的只有贾静一人。真应了那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

难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吗?陶胜文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陶胜文满腹狐疑敲开部长办公室的门时,一股刺鼻的烟草味扑面而来,只见屋子里青雾迷漫,昏暗的灯光下,部长那张黑黑的方脸显得若隐若现。

部长,有急事?陶胜文问。

你看看这个!部长也没让座,直接递给陶胜文一袋档案。

贾静!陶胜文一眼瞥见封皮上名字,心里暗自一惊。

你们是怎么把的关?部长眉头紧锁,语气很不满。女,中级及以上技术职称,副科级及以上职务,45岁以上,陶胜文对市委要求的条件倒背如流,这些,她都符合啊?

你还挺自信是不是?部长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我问你,45岁以上年龄,她够吗?!

原来是这个问题!陶胜文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部长来县里工作的时间较短,不一定了解情况。于是,他就把有关贾静档案审理的情况向部长做了详细汇报。

原来是这样,听完陶胜文的解释,部长表情也放松了许多。

既然如此,你安排干部室抓紧写个专题说明材料,今天上午去市委组织部汇报时连她的档案一起带上。这事儿,我再给书记汇报一下。部长头也不抬地说。

陶胜文下到一楼组织部办公区,看到干部室亮着灯直接推门进去。

卧槽,深更半夜里才躺下一会儿又被撅起来加班,不让人活了!直筒子脾气的干部室主任李强,这会儿正在对着两个干事嚷嚷。

别那么多寡话啦,干活吧!陶胜文说着,将贾静档案递给李强,把部长安排的事儿交代了一遍。

李强性子急,活儿干的却很利落,不一会儿就把说明材料写成了。交给陶胜文的时候,脸上还洋溢着工作状态下的兴奋,刚才的不满情绪早已无影无踪。这位陶胜文调教出来的高徒,除了脾气坏点,几乎继承了师傅的全部优点,做人诚实,爱岗敬业,原则性强,业务熟练,一手好写。一般的文稿,从来不用列提纲,基本上一遍成。像这种说明材料,在他手里就是小菜一碟。

嗯,可以!陶胜文瞟了一眼,见里面时间数字都详细准确,用语贴切,就没再改动。你再输一份,附上签给部长送上去。

大约十分钟后,李强气急败坏冲下楼来,一脸沮丧。

这活儿,没法干了!

又咋啦?陶胜文见这家伙一会儿一变脸,皱了皱眉头。

部长叫你上去,你亲自问他吧!李强一屁股崴在破藤椅上,闷闷不乐,身子下发出咯吱咯吱声响。

部长!进了部长办公室,陶胜文刚一张口说话,部长就示意打住了。

这样吧,让李强去准备其他材料。你亲自动手,起草一份关于我县因缺合格人选放弃换届副主席提名人选建议的报告,以县委名义。部长不紧不慢地说。

啊?!陶胜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愣在那儿。

和那个说明材料比起来,这个关于放弃建议权的报告再简单不过。但是,部长却安排陶胜文亲自捉刀,显然大有深意。从部长室下来后,陶胜文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久久没有下笔。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到组织部工作十五年的经历中,这样的怪事儿还是大闺女坐轿头一回。他从办事员科员干到干部室主任,再提任副部长,一步一个脚印,无论工作能力还是工作实绩,大家有目共睹,几任部长也都非常赏识。5+2,白+黑,更是家常便饭,连看门的老魏头,都知道楼上各部委办,组织部亮灯时间最长。任副部长的五年来,他明显感觉体力不支,血尿酸增高痛风病缠身,腰椎间盘突出厉害时候打个喷嚏就能把腰扭了。不知从什么时候,两鬓的白发也日渐多起来,起初一根半根还能照着镜子挑出来剪掉,后来越剪越多,眼看灰白一片,干脆由它旺长。四十岁年纪,看起来像快五十岁的人。

不知不觉,天微微放亮了,陶胜文还没有理出个头绪。不要有那么多疑问,不要让谁给你个解释。相信县委,服从决定。部长刚才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怎么能想明白呢?发现档案涂改,给予更正,这是干部档案主管部门固有的权力。如果材料充分,恢复其本来面目,也是实事求是的通常做法。既然这样,贾静的档案年龄就应该是1963年1月,而不是1968年7月。既然是1963年1月,今年就是47岁,一点也不错啊?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想不明白,也得执行。下级服从上级,这是基本的组织纪律。本来陶胜文对贾静的印象也不是太好。毕竟,她不是优中选优精挑细选脱颖而出的。但是,一码归一码,按市委条件她是够格的呀!

本以为,这件事很快过去了。谁知道,后面又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几天后,部长亲自主持召开了部全体会议,宣布了一个让所有同志目瞪口呆的决定:鉴于在贾静副处级人选推荐工作中的严重失误,干部室主任李强扣除年终全勤奖,当年年度考核不得确定为优秀等次;分管副部长陶胜文把关不严,有失察责任,责令向县委做出深刻检讨。会议刚结束,部长后脚刚出会议室,就听见里面膨的一声脆响,愤怒的李强把茶杯摔得粉碎。

第二天,当陶胜文把写好的书面检讨呈送给部长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做好了离开组织部下乡任职的打算。

若干年后,已任县委宣传部长的陶胜文,去市里开会,晚上请享受副巡视员待遇退休在家的老部长吃饭,老部长依然选在市委家属院旁边的那家兰州拉面馆。

席间,就老部长和夫人,还有司机四人。菜上五味,酒过三巡,大家吃的高兴,谈的话题也多起来了。借着酒意,陶胜文把那个埋藏在心底已久的疑问又试着提了出来。老部长听了沉思良久,直到拉面端上了,也没有吭声,气氛显得十分沉闷和尴尬。这时,不知从哪里吹过来一阵风,老部长面前的拉面碗里落下了一粒灰尘,看不清是枯叶还是厨灰,司机正要喊服务员换一碗,老部长伸手摆了摆,然后直视着陶胜文语重心长地说:

胜文啊,一碗拉面里面落了一粒灰尘,尚且知道不能再吃。那件事的当事人,你觉得,还能再用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