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2020年08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柳成荫是旮旯村梨树拐小学的最后一届毕业生。而且也是梨树拐小学本届的唯一的一名毕业生。 自此,梨树拐小学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校舍,以及那个被历届毕业生背地里唤做老保姆的校长。 校长是本地人,那年,他师范毕业时,本来是要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柳成荫是旮旯村梨树拐小学的最后一届毕业生。而且也是梨树拐小学本届的唯一的一名毕业生。

自此,梨树拐小学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校舍,以及那个被历届毕业生背地里唤做老保姆的校长。

校长是本地人,那年,他师范毕业时,本来是要分配他到乡镇初中去教书的,可是,他因为舍不得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友,还有老屋后面的那片山场,硬是央求他的表姑姨去乡政府,找到分管教育的李书记,才回到家乡,也是他的牙牙学语的启蒙学堂梨树拐小学教书的。

这不,这一教就是三十多年。三十多年间,他也萌生过去县城或者镇上教书的念头,可是,每一次,当他一有这样念头的时候,他就睡不着觉,一合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孩子们的眼睛,还有厢里厢邻的热情的笑脸。

旮旯村实在是太偏僻了。以前,旮旯村的村民上城,先得步行十几里羊肠小道,穿过三四条溪流,转过五六座山口,转弯抹角才能到达乡汽车站,然后再坐汽车到县城。一来一往,早晨鸡打鸣就起床,晚上太阳落山才能到家。

旮旯村现在也修了乡村公路,白花花水泥路,像瓜藤一样爬行在旮旯村的沟沟坎坎。可是,几乎家家户户的青壮年劳力都去了城里打工,剩下的全是老弱病残。一年四季,除了春节前后,车来车往的闹腾一番,平时路上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梨树拐小学也曾兴旺过一段。这之前,旮旯村的老百姓还没有走出大山,计划生育也刚刚开始。一对夫妻一生就是一窝窝,少则三四个孩子,多则七八个。

有了生源,学校自然就红火起来了。当时,梨树拐小学除了一到五年级,五个班级(那时的小学就五年制)。为了方便村里毕业的小学生能就近读初中,学校还特设了一个带帽初中。不过,这个带帽初中也只办了两年,也就停办了。

但是,这种状况随着新世纪的到来,和打工潮的涌起,梨树拐小学没热闹个几年,就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原因只有一个:生源的减少。一方面,计划生育越来越严厉,一对夫妻少则一个,多则两个。当时有个非常响亮的口号:要想发家致富,少生孩子多栽树。此外,随着外出打工人员的腰包鼓起来了,原先憋屈在山沟里的旮旯村居民,纷纷在城里买了新房。有了房产证,农民的孩子就有了入城就学的条件,甚至还能到好学校就学。于是乎,旮旯村的大批儿童都成了城里学校的学生了。

正是在这样大背景下,昔日书声琅琅笑语沸腾的梨树拐小学,就像落日余晖一样,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直到柳成荫毕业,终于人去楼空关门歇业。

梨树拐小学的校长姓林,叫林亦峰。他目睹了学校的变化,这期间,一批批教师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学生呢,也像校门前的溪水一样,一阵一阵地流过,而他也由一个普通的教师成长为了学校的校长。不过除了学校的变化,林校长的变化也不少。当初那个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如今已是两鬓染霜额爬皱纹。

三十多年来,当年,和林亦峰一起毕业的同学,现在有的改行当了官,有的弃教发了财,有的成了专家学者,有的虽然还站在讲台上,但是大多数都到了乡镇,或者城市的中小学当了教师和领导,人人都混得风生水起,只有他至今还留在这个偏僻的山村小学里。

这期间,有不少的人曾鼓动他调出旮旯村,甚至有几个当年要好的同学,还替他出谋划策,不要他花一分钱,出一份力。可是,林亦峰还是不愿意离开梨树拐小学。

林亦峰心里清楚,这里有他熟悉的沟沟坎坎一草一木,自从他拿起教本的那天起,他已经在这里教了两三代人了,这里的老老小小有几个没接受过他教育的呢!。

每天,当他走在山间小道上,迎面走来的山里人,亲切地叫他一声:林老师好时候,他的心里充满了自豪。还有那些稚气的孩子,每到下课的时候,就三三两两地追着他,询问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他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心里别提有多快乐了。

不过,这一切,在柳成荫毕业的这一天,都将烟消云散。

柳成荫之所以成了柳树拐小学,最后一届的,唯一的一名毕业生,是因为他的父亲去世后,他的母亲改嫁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只留下他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相依为命的生活

柳成荫读一年级的时候,班上还有二三十同学,可是到了三年级的时候,班里就只有十几个人了。走掉的同学要么到城里读书了,要么跟着打工的父母到外地上学了,最后全校只剩下柳成荫一个人了。

柳成荫也曾想到过去城里读书,可是,爷爷奶奶岁数大了,他除了要照顾柳成荫的学习生活,还要薪田种地料理山场,这样才能维持爷孙三个人的生活。

梨树拐小学虽然只有柳成荫一个学生,但是,课上得依然十分规范。上午第一节是早读。柳成荫为了赶这节早读课,每天,天麻麻亮就从家里出发,要走好几里的山路,还要翻越好几个山岭。

起初,是爷爷每天早晨送她上学,上五年级的时候,爷爷还要送,可是柳成荫坚决不要爷爷送了,他觉得自己大了。爷爷还是不放心,可柳成荫却说:这山路都走了千百遍了,连山上的兔子、狍子、狐狸都成了好朋友了,有什么怕的。其实,柳成荫是心疼爷爷年龄大了,家里还有那么多的农活,等着他去做呢。

每天早晨,柳成荫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林校长已站在那里等他了。林校长看着柳成荫摇摇晃晃地走进校园的时候,就微笑着俯下身子,随手就将他背在身后的书包,拎到了自己的手里,一老一少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进教室。而往往就在此时,学校的上课铃声响了。

早读之后是正课,正课有语文、数学、常识,此外还有音乐、体育等。而这些课都是林老师一个人教,因为全校只有林老师一个教师。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林校长先把课程表排好,工工整整地贴在教室的墙壁上。每次林校长来上课的时候,也都是按照课表排定的课程上的。林校长上课的时候很认真,虽然教室里只有柳成荫一个学生,但林校长依然很严肃地站在讲台上,看着柳成荫,一边讲解一边在黑板上演示,从不敷衍了事。

不过,正课之外的活动课,林校长可就没有那么严肃了,比如手工、习字等,林校长就像一个大小孩子一样,总是手把手地和柳成荫一起完成。

学校里有一个勤杂工,她不是别人,正是校长的爱人。柳成荫中午在校就餐的时候,都是这个阿姨做的。她做三个人的饭菜,做好后,三个人也都围在一起吃饭,好像一家人样。而且每次吃饭的时候,阿姨总是把最好的菜往柳成荫的碗里夹。

柳成荫没有离开柳树拐小学,除了家庭原因外,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柳成荫太舍不得阿姨了。他觉得阿姨就像自己亲母亲一样呵护着他,每到刮风下雨,阿姨总是问寒问暖的,天冷的时候,阿姨还为他送热水袋呢。

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阿姨也和校长一起,站在校门口目送着柳成荫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山角。

柳成荫毕业的那天,林校长特地请来了乡里的教育干部,还有旮旯村的村长。为柳成荫举行了一个毕业典礼。典礼上,林校长很郑重地将毕业证书,双手交到了柳成荫的手里,会后,校长、村镇的领导、以及阿姨和柳成荫还合了影。

那天下午,当柳成荫最后一次离开梨树拐小学的时候,他是多么的依依不舍。当他回过头来,看到校长还站在学校的大门边,向他挥手的时候,他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他狠住了,没让眼泪流出来,他怕自己流泪会让校长伤心。但是,当他转过山脚,走进那片他每天都要经过的竹林时,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大声地哭了出来,嘴里还不停地叨咕着林校长的名字。

他太舍不得这个学校了,以前,他听校长说,他毕业后,如果学校没有新生,学校就要关闭了。他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啊。因为校长曾今说过,只要旮旯村还有一个孩子没有入学,梨树拐小学的大门都不能关上。

柳成荫毕业后,林亦森并没有调离梨树拐小学。根据上级的要求,林亦森暂时还得留在学校里进行校园维护。不过林亦森心里也清楚,自己都是五十好几的人了,人生中最辉煌的光热,都洒在了柳树拐小学,现在还能到哪里去呢!

梨树拐小学虽然没有了学生,但是,林亦森并没有清闲着。每天清晨,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学校,不是打扫打扫教室里的卫生,就是侍弄侍弄校园里的花草,或者整理整理小图书室里的书籍。直到矮晚散学时分,才一个人禹禹独行着往家里赶。

因为教育局的领导跟他说过,如果哪一天,旮旯村还有一位适龄孩子需要在梨树拐小学读书,你这个校长还得当起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