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郭莉花/白皮壶

2020年08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郭莉花/白皮壶 老白嗜酒。 喝酒和吃饭一样平常,只要有机会就逮两口儿。一天三顿饭必有酒,哪怕喝稀饭也得有酒。就因为好喝几口,啥酒都往肚里装,有人就送他一外号白皮壶。 老白喝酒经常不蘸菜,古人没菜佐酒最起码还嘬点青盐,老白干喝,滋一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郭莉花/白皮壶

老白嗜酒。

喝酒和吃饭一样平常,只要有机会就逮两口儿。一天三顿饭必有酒,哪怕喝稀饭也得有酒。就因为好喝几口,啥酒都往肚里装,有人就送他一外号白皮壶。

老白喝酒经常不蘸菜,古人没菜佐酒最起码还嘬点青盐,老白干喝,滋一口,眼睛鼻子嘴巴就亲到了一起,半晌儿,随着咂的一声,眼睛鼻子嘴巴才艰难分开,好像喝难受至极的毒药,接着再滋一口,继续受罪。

老白喝酒不讲究,好的能喝,孬的也能喝,酒不论价位,也不论品牌。别人都是好酒多喝,孬酒少喝,老白不,反着来,有人就问,为啥?老白笑而不语,时间长了倒也没人问了。

老白喝酒有自己的原则。

有人请老白喝酒,你得提前想好请他喝酒的一二三,老白歪着头在心里琢磨一下你的一二三,行,跟你走,不行,八抬大轿也抬不去。熟悉老白的人都知道他,一不喝无名堂的酒,二更不蹭酒。老白说,自己好喝不等于滥喝,喜欢喝不等于啥都喝,别看喝的是酒,品的却是人世的味儿,说这话时老白就有点高深莫测。

老白一个人喝酒容易笑,也容易哭。笑,停不下,哭,止不住,有时候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像个神经病。家就老白一个人,笑没人管,哭更没人管,老白就自我修复,反正也没人看见,频率就有点高。

老白佝偻着身子,腿还有点瘸,工装衣服前襟时而粘着吃饭时滴答下来的饭渣,脸色白里透青,比实际年龄至少大十岁,样子就有点猥琐。

新来的同事看到老白不免就多了几丝藐视,言语间就带着刺儿和毛茬儿。老白歪着头看一眼一吭不吭的听完,扭头走了。有年长的同事就拍着新同事说,小伙子,嘴要带着脑子说话,别逞能。弄的新同事脸比老白的脸都青。时间长了才知道,原来自己错了,再见到老白就自觉的直起腰身,让出几步,让老白先走。老白还是歪着头看一眼一吭不吭,扭头就走。

其实老白不老,年龄在单位属于中间层,年轻时白净脸,高挑个,衣服永远板板正正,一笑露出一嘴白牙,走路直得像条棍。

老白是退伍军人,分配到单位成为运钞车押运员,做活办事干净利索,手勤腿勤,人缘好。老婆是医院的护士,郎才女貌,吃饭后经常擓着老婆的胳膊去散步,六七岁的儿子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面,有同事就调侃他,就你有个媳妇,真能馋人。他哈哈一笑,回一句,老婆不疼该疼谁。

说这话时的老白像一团光。

一年冬天,几场雪下来,地上就积了多深,一脚下去能淹到波棱盖儿。有个网点在乡镇最偏僻的山村,下再大的雪网点也得营业,可运钞车上不去,只能弃车步行,茫茫的白雪把路和村庄都淹了,风袅着雪粒只往脸上扑,满眼望不到边的白色世界,老白和同事们就抬着款箱高一脚低一脚的凭着感觉往山上走,人年轻,雪地难行,又抬着那么重的箱子,就走得热了,老白头上升腾起了淡淡热气,同事觉得好笑,指着老白的头,说,老白的水开了锅了,光顾着笑,脚下一不留神,就打了个趔趄往山崖下倒,老白赶紧去拉同事和款箱,同事和款箱倒拉上来了,结果用力过猛被款箱磕了一下腿,老白呲牙咧嘴的原地单脚蹦了几下,没当回事。

等同事拍着屁股上的雪爬起来时,看着脚下的山崖直后怕,要不是老白,自己和款箱就都滚下山崖开了花,安全事故大于天,差点成了年度最大新闻,一想到这,冬天偏吓得出了一声冷汗。老白瘸着腿把款箱送到网点时,已是上午九点半,正在喘着气休息时,接到一个电话,让他速到人民医院,老婆和孩子因为雪天路滑骑着电动车和大货车相撞昏迷不醒。

不顾疼痛的小腿,老白一瘸一拐地下了山,路上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老婆说去赶个早集,给他买新鲜食材做好吃的庆祝一下。

等老白赶到医院时,老婆和儿子已经盖上了被单。被单,惨白,一如早晨刺眼的雪。老白晕了过去,腿肿了老高,医生一查,骨折,骨头茬都扎到肉里老深。

老婆和儿子走后,滴酒不沾的老白开始喝酒,昏黄的灯光下,老白低着头坐在沙发上,陪着他的只有一壶酒、几根剩菜,对了,还有墙上一家的合影照,老婆和儿子正笑的可人,他看一眼喝一口,鼻子眼睛嘴巴挤到一起哭几声,哭够了再喝一口,就这样,老白喝成了白皮壶。

老白病了,没来上班,同事就去看他,老白蜷曲着像尾虾,烧的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说胡话,你不是说不让我喝酒吗?你说,你爹就是喝酒喝死的,还说,我要是喝酒你就是死了也要气得活过来打我,来呀,来呀,为什么不来打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