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2020年08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这是一桩旧事。 那年冬天,母亲最终还是没熬过,走了。临走她也没见到二儿媳的面。尽管在这四个多月里,她不下十次和二儿子要求:让你媳妇来,让她来见我。母亲每拧他一次,他的心,就会叹息一回。他能看得出来,老妈对自己媳妇的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这是一桩旧事。

那年冬天,母亲最终还是没熬过,走了。临走她也没见到二儿媳的面。尽管在这四个多月里,她不下十次和二儿子要求:让你媳妇来,让她来见我。母亲每拧他一次,他的心,就会叹息一回。他能看得出来,老妈对自己媳妇的怨恨还是那么深,就没敢把这话说给媳妇,怕她俩当着他的面吵。

直到她出殡的前一天,二媳妇才在院子里露面。

姐姐和老大都亲切地和弟媳妇打着招呼,尽管她们都清楚老二家的以前和母亲不睦,母亲对她有成见,她对母亲也有看法。

中午,二媳妇热情地招呼着众人吃好,喝好,一桌一桌的问还需要点啥?要啥,她就给拿啥。二儿子在席上喝高了,踉踉跄跄来到娘的棺材前边哭边拍打棺材,人们见他哭个没完,劝他劝不住,拉也拉不走。人们去找二媳妇想让她管管自家男人,她说:等他把劲放了,他自然就不哭了。果然,一会灵堂就没了哭声。有人进去一看,原来是他已经趴在棺材上睡着。

第二天一早,二媳妇没有给婆婆送殡。

昨天吃完夜饭,二媳妇就回城了,说是学校忙。

穿着孝衣的老大老二走在送殡队伍的最前面,他们用绳子拉着汽车走,车里放着母亲的棺材。其实,汽车是开着的,他们只是象征性地拉。到了十字街口,人和汽车都停住。唢呐班开始起关。起一关吹奏十分钟,收一百块钱。谁起关谁跪在棺材大头前烧纸钱。起关是轮着的,从长子到次子一家一家的轮,然后是女儿,最后是孙子、外甥、末了是本家和好友。

轮到老二家了,媳妇不再,老二一个人烧纸。虽然没有人刻意追问老二媳妇为啥不在,但老二总觉得脸上发烧,好像有众多目光在烤着自己。

老二也有点后悔,要是早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他说啥也不会在当初做那样的决定。如果没有那个决定,母亲与媳妇也不会将关系搞僵,而且一僵就是二十多年。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

按照村里的规矩,埋完人要给村里所有去坟地的人都安排席面。老王家也不例外,中午吃了十五桌。老二又喝醉了,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

一想起母亲与自己媳妇的矛盾,老二就想喝酒。

当年爹走的时候,妈才五十岁,为了躲避孤单,妈就常去在煤矿的姐姐家住。矿上有人给母亲介绍了个煤矿工人,据说两人都有那个意思,连钱也谈好了,就短征求子女意见。这事,姐姐没有直接和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在村里住的哥哥打电话跟他说了这事,他听得出来,电话那头的哥哥明显对此事不满:你姐这不是卖妈吗?妈走了,爹咋办?他跟哥哥的看法一样,绝不能让爹永远在阴间一个人孤零零呆着。后来,他给姐姐打去电话,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

妈和那个人的婚事黄了。

母亲认为是老二媳妇使得坏。原因是己当年自不同意老二娶她。她是城里小学的副校长,儿子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她爹是局长,而王家祖辈也没出过一个小干部。她担心他们过不住。

老二曾经不止一次和母亲解释过,说不让她找那个煤矿工人这事,确实是他和老大两个人拿的主意,但母亲说啥也不信。

老二也想过让姐姐跟妈说合下,不要老冤枉自己媳妇。但姐姐说:老王家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掺和。很明显,那回他说她卖妈,把姐姐也得罪下了。

后来,即便老二和媳妇每次回来都要给妈留下不少的钱,但妈也从不领情。但不领情归不领情,还得回还得留钱。母亲有意找茬在村里说老二媳妇的坏话,没几年,二媳妇的名声就在村里坏了。村里也有和二媳妇关系好的,不相信她会那样待她婆婆,就将闲话告诉了她,她很生气,开始故意疏远,不再回村。老二知道,母亲明着是怨他媳妇,实际是对自己表示不满。

老二知道母亲怨恨自己媳妇的真正原因,就是嫌自己阻拦了她找老伴。但他不愿意对村里人说出真相,因为那样会坏了守寡母亲的名声。

母亲的事,过完二七,就算告了一个段落,老二长出了一口气。走出家门,他却不由自主地又叹息了一声。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