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李军民/阴 影

2020年08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李军民/阴 影 阳台上的几盆花翠绿葱茏,虽然都是枝叶,没有花朵,但是仍然叫人感觉到生命力的旺盛。 小姑子随着大嫂的目光一直向前方延伸,透过阳台上的窗户玻璃,越过停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李军民/阴 影

阳台上的几盆花翠绿葱茏,虽然都是枝叶,没有花朵,但是仍然叫人感觉到生命力的旺盛。

小姑子随着大嫂的目光一直向前方延伸,透过阳台上的窗户玻璃,越过停车场、花圃、大门,直达家属宿舍区对面的电业公司办公大院,那里的四层办公大楼曾经是大嫂和大哥一起工作的地方,前几年,大嫂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离开了那座她和大哥厮守了三十多年的大楼。本来大哥去年该到退休年龄,但是在前年的某一个冬日,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使大哥定格在了五十九岁,永远失去了退休资格。

小姑子和大嫂在阳台上一人坐着一把藤椅,一边品着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嗑。本来藤椅是面朝客厅,靠在阳台栏杆上的,自从大哥走了以后,藤椅就改变了方向,大嫂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独自坐在那里,耳朵听着客厅里电视的声音,眼睛不断向外张望。

大哥的儿子已经成家另过,几乎不回来。小姑子下班路过大哥家,经常上到五层楼来,看看大嫂,陪她坐坐,或者帮她做做家务。大部分时间,一块儿坐在阳台上,一句话也不说,陪大嫂向外瞭望。有时候天气很冷,小姑子就劝大嫂回屋里吧,可是大嫂每回都是摇摇头,直到下班的人走的没有了,电业公司办公大院空荡荡的,她才怅然地起身回屋,闷声闷气地切菜做饭。

小姑子的儿子去哈尔滨上了大学,丈夫在外地工作,独自一个人,有时候顺便去菜市场买了菜过来,会给大嫂放下一些,自己带回去一些。有时候不想回去做饭,就留下来陪大嫂一起吃。

大嫂话少,吃饭时也静悄悄的。小姑子就故意弄出一些动静来,把外面的一些小道消息添油加醋说给大嫂听,大嫂几乎不出门,对小姑子说的很玄乎的事情反应也很淡然,偶尔会附和一半句话,但大多时候仅是莞尔一笑,或者点点头,算作回应。

今天周六不上班,小姑子上午没事,过来陪大嫂聊天。聊着聊着难免提起大哥。看大嫂心情不错。小姑子就试探道:

咱爸妈走得早,我们兄妹三个,大哥大我们十几岁,就和我跟二哥的爹妈似的,大哥和大嫂辛苦拉扯我们长大,想不到竟会我哥走了也两年多了,大嫂你还是再成个家吧?

大嫂没想到小姑子这时会提起这事儿,僵硬的脸颊抽搐了一下,眉头一皱,鼻子一酸,脸上竟滚下两行泪来。

小姑子慌忙起身,去卫生间拿过搽脸毛巾递给大嫂。

大嫂接过毛巾,搽去泪水,强装笑颜:

妹妹,我知道你心疼大嫂,可是你哥把我的心里装着满满的,我从来就没有感到他已经离开,总觉得他随时会拿钥匙打开门,又走进家来

大嫂把毛巾捂在脸上,肩膀一耸一耸,轻轻啜泣着。

小姑子双手捂着脸,也呜地一声,声泪俱下。

给大哥操办丧事的那几天,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去殡仪馆吊唁完大哥,又到家里来慰问大嫂。

大嫂招呼人们坐下,递烟倒茶,不时还调侃一下熟惯的人,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悲伤来,大家也就放下心来。

傍晚,客人们都走了,剩下小姑子、大哥的孩子、从深圳赶回来的二哥以及家里的几个亲戚,大家一起手忙脚乱动手帮助收拾屋子。

大嫂这时才略微显出疲惫样儿来,但还是不停歇地手脚并用一起拾掇,一边还不无担心地随口说道:看家里乱成什么样儿了,咱们抓紧收拾把,你大哥爱干净,一会儿下班回来看见,人家又不高兴了!

闻此言,大家面面相觑,一个个含着泪,默默地干着手中的活儿,心里边却像堵了什么东西。

姑子还记得大哥和大嫂结婚那阵。她和二哥,一个八岁,一个十一岁。那时候父母还健在,家里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母亲先开始并不愿意接受大嫂,嫌弃她家在很远的农村,家里人口多,接济不上她,人又黑又瘦,长得也不漂亮,母亲不知道大哥图大嫂哪一点。

但是,大哥却是铁了心,全公司楼里那么多美女谁也不要,非大嫂不娶,不管你们谁说啥也好,我就一条道走到黑。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慢慢转变了看法,因为她挑不出大嫂的一丁点儿毛病,除了人丑一些,样子笨一些外,孝敬公婆,相夫教子,锅碗瓢盆,针头线脑,样样拿得起放得下,甚至在单位都年年被评为先进。

父亲有时候私下里跟母亲开玩笑,漂亮媳妇是给别人找下了,不是今天去跳交际舞,就是明天闹得全家鸡犬不宁,有这样本分的媳妇,你半夜里捂着被子偷笑吧!

后来,嫂子生了孩子,原来黝黑的皮肤竟变得白皙了,人也显得有了魅力。母亲待见孙子,爱屋及乌,对大嫂也就和待自家的亲闺女一样了。

大哥走了以后,这两年的春节,小姑子和丈夫以及自己的孩子,就在大嫂家里,与大嫂和侄子以及侄媳妇一起过。

几次三番,小姑子都暗示大嫂找个合适的人做伴,可大嫂像榆木疙瘩似的,怎么也说不动,她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大嫂既不出去和老婆子们去跳广场舞,也没有贴心的闺蜜作伴,整天孤守在家里。小姑子周末想叫她出去上街溜溜,她推说不待动,一整天坐在阳台上,闷葫芦一样,只有那几盆不开花的花陪伴着她,让人看着既心疼又害怕。小姑子有时睡梦中恍惚看见一个人影从大嫂家阳台上飘然而下,半夜常常被噩梦惊醒。小姑子打心底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让大嫂尽快走出阴影。

大嫂去厨房里洗了几个苹果,用水果盘盛着端到阳台放到小圆桌上,让小姑子吃。

小姑子问:嫂,我哥以前的相片你还全留着吗?

大嫂点点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想了一下,起身回书房,抱出一大摞子有些褪了色的相册,放在阳台小圆桌上。

小姑子顺手拿起一本,一页一页翻着,时不时问大嫂一句:这张是在哪里照的?这张是什么时候照的?

大嫂回忆着不同时期的情景,不时流露出羞涩的、幸福的、快乐的笑容,思绪在过去的时光里游弋。

翻着翻着,翻到了大哥大学时代的合影。小姑子看到一张三男三女的相片时,不往下翻了。她指着其中一个梳着剪发头的女孩,犹犹豫豫地对大嫂说:嫂,你看,这就是我大哥的初恋女友。长得好看不?

大嫂皱了一下眉头,侧过脸,斜睨了一眼照片,没有吭声。

小姑子小心翼翼地问:我大哥就从来没有向你说起过?

大嫂摇了摇头,似乎在头脑里打捞记忆,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小姑子又说:我大哥那时候爱得人家死去活来,结果人家为了留在大城市,嫁给了当地的一个有钱人,把我哥痛苦得要死要活,好长时间缓不过劲儿来,谁给介绍对象他也不见,要不是后来遇见大嫂你

小姑子猛地把话头打住了,她偷偷看了大嫂一眼,大嫂的脸色很难看,微眯着双眼,两只手交叉着放在胸前,这种情形下,如果大哥现在在眼前的话,很有可能一向温柔的大嫂会爆发出来,扯破他的脸,拽掉他的耳朵。

小姑子放下相册,双手搂住大嫂的肩膀:嫂,今天我不知怎么了,一不小心啥也告诉你了,你可不要生我的气啊!其实我哥是爱你的。你对她那么好,对咱家人那么好,而且侄儿又那么懂事,你是咱家的大功臣!他没告诉你,说明他心里还有你,怕伤害你。

大嫂的脸色慢慢平和下来,双手也从胸前放下,连连说:没事没事,谁还能没有自己的过去?

大嫂起身收拾起相册,放回书房。

墙上的时钟当当当敲了十二下。

小姑子问:嫂,今天中午咱们吃啥?

大嫂已经站在玄关那里,把身上的衣服往展里拽了拽:今天中午不做了,咱们去外头吃!

这一切都在小姑子意料之中,为了达到理想效果,她一个人在家里已经偷偷

演练过不下数十遍,心里边早就巴不得大嫂这么做,她觉得今天这个头开得不错。

小姑子随口开了句玩笑:我可没带钱呀!

大嫂笑着说:我有!你想吃啥都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