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2020年08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黑叔就站在父亲身边,买树的贩子在橘树下转了一圈,在父亲面前伸出五个指头:给你这个数,咋样?父亲摇摇头:不是钱的问题,这棵橘树,不能卖。 树贩子说:越是上赶着,你越是不卖,别以为我非得买你家这棵橘树。 黑叔帮树贩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黑叔就站在父亲身边,买树的贩子在橘树下转了一圈,在父亲面前伸出五个指头:给你这个数,咋样?父亲摇摇头:不是钱的问题,这棵橘树,不能卖。

树贩子说:越是上赶着,你越是不卖,别以为我非得买你家这棵橘树。

黑叔帮树贩子打圆场:这棵橘树遮了你家半个院子的阳光,不如卖了。

父亲再没有搭话。

望着黑叔和树贩子走远了,我疑惑的问:爹,听黑叔说,他和那树贩子是战友,可你和黑叔也是战友,这么说,你和树贩子也是战友了?

可能吧,可战友归战友,橘树归橘树,不能扯在一起。

爹,这棵橘树,你怎么总说是娘的陪嫁?

父亲笑着说:有些事说不明白。究竟是因为咱这村子穷,风水好,把你娘从南方引来了,还是因为你外婆家橘树迷人,让爹把娘从南方领到山东的呢?爹也说不清。

父亲说这话时,娘刚好提着铁桶往猪槽里倒猪食。她听了父亲这些话,媚眼醉了一般,白了父亲一眼,说:你呀,得了便宜卖乖!当年,人家是瞎了眼,你一个兵蛋子骗俺到这土窝窝来的。

母亲这话,父亲听着心醉,眯起眼嘿嘿地笑。

黑叔是村长,也是父亲的战友。天擦黑的时候,他臂弯里夹一瓶白酒,来找父亲唠嗑。

娘把黑叔拿来的香肠切成片,拌上葱丝,滴上香油,屋子弥漫着香味。嫂子!坐这,听我给你和哥啦点正事儿。

嫂子!坐这,听我给你和哥啦点正事儿。

娘说:他黑叔,你们男人间的事,俺女人不掺和。说完,她回到厨房中去了。

父亲端起酒杯,在黑叔面前晃了晃,一口喝干。

我没猜错的话,你还是想说那橘树!父亲说。

哥,树贩子人挺厚道,为这棵树,他非要我再给你说情,可我把话都替你说透了。既然树贩子,靠卖树挣钱,又有人相中了这棵橘树。这叫啥?叫夺人所爱。好端端一棵结果的橘树,人家凭啥卖给你,想买,只能多出些钱!

黑叔点上一根烟,炫耀说:经我这么一点化,他给你出到了这个数。

父亲知道黑叔竖起一根食指是指一千块,就从鼻孔里哼一声:得,去给你战友说,不卖!黑叔还想说啥,父亲提高嗓门:儿子,送客!

那时,我正在煤油灯下写作业,听出父亲的语气里滚着石头。

橘树开花在五月,其时我大概七八岁。村里的人们嗅到了橘花的香味,纷纷来我家赏它开白花的盛况。夏日里,橘树的绿荫引来一帮孩子。我和玩伴宝福,成为橘树下最有话语权的主人。谁不听话,我们就会霸气十足的说:胆敢放肆,我就不让你在橘树下玩 儿。这话,比他们得到任何惩罚都灵。

那个正午,父亲和母亲站在高凳上,摘了好几筐橘子,让我送给邻居阿信,阿强,阿海,宝福,送给黑叔,奎叔,挨家挨门送。送完,又装满两个纸箱,说这些拿给你南方的外公,外婆。一听说要出门远行,我高兴地又蹦又跳。

原来,外婆家在遥远的南方山区,山上有一片橘树林,外公领着我们去橘树林看满树金灿灿的橘子。

外婆吃着母亲带给她的橘子,说,嗯!甜,比咱家山上的橘子还甜。真没想到。你们山东也能长出这么甜的柑橘。

外婆的话,外公不爱听。橘树是南方的树种,谁说能生长在北方?净瞎说!

外公的话,外婆听厌了,一边咀嚼着爹娘带过去的柑橘,一边夸赞说:甜,就是好吃,比咱山上的好吃!

外婆的话,使父亲脸上光彩照人。

1979年9月,父亲的部队临时驻扎在南方一个山脚下待命。当地的百姓到山脚下给战士们送水,送鸡蛋。一个士兵军装上一枚扣子掉了,一个姑娘翻过大山跑回家,拿来针线给他缝扣子。

后来,那士兵成了我爹,那姑娘成了我娘。

外婆说:妮,娘也没啥嫁妆送你。母亲把头埋在外婆怀里。父亲就从院子里挖了一棵橘树苗,捧在手掌心对外婆说:娘,这,就当是您送给女儿的嫁妆吧。父亲说,那会儿,你外婆眼里泪汪汪的。

后来父亲说,那会儿,你外婆眼里泪汪汪的。

那天,黑叔和树贩子是喝完酒进院的,他醉眼朦胧的说:哥,嫂,实话告诉你吧,买你这棵树的人,是县上一个体面人。就这么和你说吧,这人跺一脚,整个县城也得晃三晃。他老婆得了不治之症,风水先生对他说:你尽快为将死的前妻,做一口橘树板材的棺木,方能逢凶化吉。他派人四处打听,橘树在鲁北,唯有你家这一棵成了材,还真是稀罕物。

黑叔这话没说完。

父亲高举拖把,说:滚!黑叔怯怯的倒退着。父亲嘱咐我:你黑叔再领树贩子来提那棵树,别让他进门。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