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陆芬华/他是个人

2020年08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陆芬华/他是个人 上世70年代,小玉是一家工厂的合同工。这个工厂800多人。她在翻砂车间。翻砂就是将熔化的金属浇灌入铸型空腔中,冷却凝固后而获得产品的生产方法。翻砂是这个厂最重最累最脏的活,都是合同工或有毛病的人干的。 有一天,厂领导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陆芬华/他是个人

上世70年代,小玉是一家工厂的合同工。这个工厂800多人。她在翻砂车间。翻砂就是将熔化的金属浇灌入铸型空腔中,冷却凝固后而获得产品的生产方法。翻砂是这个厂最重最累最脏的活,都是合同工或有毛病的人干的。

有一天,厂领导带来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介绍说:这是个右派,放你们车间里改造。说完像放下一件东西一样把右派扔下走了。大家也不知道他姓啥名谁,也没人跟他打招呼。

右派低拉着头,也没说话,也没表情。领导走后,他看大家都在干什么,自己也去干了。他与谁的身体距离近点儿,人家都干紧挪挪,好像他是温疫,都躲着他。

下班时,大家都去吃饭,车间主任对右派说,你把那堆零件搬到那边。

右派嗯了一声就去搬。那是一大堆铁制件,一个人一小时也搬不完。待他搬完。食堂也关门了。

下午上班,那堆零件,在指定位置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右派还在扫地。也没人搭理他,没人问他吃饭没有。

右派是不能住职工宿舍的,也没人愿与他同舍,他被安排在厂后面一个放杂物的仓库里住宿。

周三下午,固定的政治学习时间。老程式,会议一开始,就让那几个右派站到前面,先批斗一翻,这次又增添了一个。批斗时,领导介绍说,这是我们厂新来的右派刘X林,是省委机关的大右派。然后起身,提着刘x林耳朵说:在这儿,你要好好改造,接受群众再教育噢!

从那儿后,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右派叫刘X林。在厂里,年长的大家都会叫师傅,但右派人们是直呼姓名的,哪怕年龄比他小一倍的小毛孩儿也叫他刘X林。

车间领导经常把大家不想干或下班没干完的活,留给刘X林干。年轻人有什么不想干的活,也会喊:刘x林,把什么什么干干。

不管谁喊,刘X林都低拉着头,嗯一声,立马去干。没人跟他多说一句话,他也从不跟人说什么话。好像机器一般,只会低头干活。

每次批斗会后,都不让右派们吃饭。

冬天的一个周三,冰天雪地,政治学习会上,刘X林又照例被批了,几个政治积极分子还上去打了他,把他打倒在地,令他站起来再打,嘴还流了血。会后仍没吃的,连一口热水也没有。小玉看在眼里,心里隐隐作痛。

她看着,中午让老刘加班,没吃饭;下午又挨了那么重的打,再不吃晚饭,他能挺得过寒冷的冬夜吗?

越想她越睡不下,就从家里做了一大碗面条,从后门悄悄端到老刘住的车库。

黑暗中,她推了推破烂的门,说:喝碗热汤吧!听到里面老刘过来,她把碗隔门缝递了过去,赶紧闪离。估摸他吃完了,再来把碗端走。

从那儿后,每当老刘挨批,不让吃晚饭,小玉就会偷偷的送碗饭来。中午,如果老刘加班没吃饭,小玉也会想法把自己那个馍存下,提前上班,送给他吃。

后来,十年动乱结束了,老刘平翻了,回省委做了主要领导。他专程返回工厂,找到小玉,把她安排到省委工作。大伙都羡慕唏嘘,问小玉怎么有这样的先见之明,知道老刘有一天会当大官?

小玉说:我没有什么先见之明,当时我只是想,不管他犯多大的错,他都还是个人,不能让他饿死、冻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