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单泽法/活着就好

2020年08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单泽法/活着就好 九点多钟,慈善医院人流攒动,走廊上隐藏了笑容的白大褂面无表情地匆匆来往着。空气里刺鼻的消毒药味,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来到这里的人们。 杜鹃坐在查体室外的长椅上,眼睛紧盯门口,忐忑地等待检查结果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单泽法/活着就好

九点多钟,慈善医院人流攒动,走廊上隐藏了笑容的白大褂面无表情地匆匆来往着。空气里刺鼻的消毒药味,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来到这里的人们。

杜鹃坐在查体室外的长椅上,眼睛紧盯门口,忐忑地等待检查结果。女儿非常孝顺,今天特意陪她来到这里。她对妈妈的身体是一万个放心,成天风风火火在办公室、工地等飞奔,有啥事啊,所以没有任何担忧,例行检查。她像小孩子偎依在妈妈身边,不断讲述自己办公室的趣事,还有女孩子的悄悄话。

终于,十点钟,一个白净戴眼镜的医生出来了,手里握着一张片子,看胸前的牌子是刘医生。杜鹃,结果出来了,请进来一下,他开门大声喊了一声。杜鹃神经立刻紧张起来,从来没有的恐惧。她望了医生一眼,不知道是否心理使然,发现医生的神情是凝固的,面部像被什么遮盖住了,莫非?她开始往坏处胡猜乱想,站起来有些踉跄。女儿简单的认为妈妈是因为很少来这个地方,胆怯而已,赶紧扶起妈妈,跟着一起进了检查室。

来,找把椅子你坐下,别紧张,和你说说检查意见。刘医生挤出一点笑意,从东侧抽出一把椅子,让杜鹃坐下。女儿心中感动,现在医生真人性化,对病人这么体贴入微啊。而杜鹃,下意识里感知有不祥的事情要发生。一般情况,一张片子和检查报告给患者就完事,可今天请自己进了检查室,并且是让其坐下。

你先看看报告。刘医生说。杜鹃颤抖着接过报告,急切找到诊疗结果,右下肺门增大,见软组织密度影,长径线约32mm,余双肺内见多发结节影较大者位于左肺S10,径线约7.5mm.。她迅速浏览完,但并不知道肺结节是什么,结节在什么情况下存在风险,还有结节的特殊性,这是很深的医理知识。

杜鹃,你这是肺癌症状,我们判定是中晚期,你的有心理准备,不过,肺癌我们治疗不了,不一定大医院不行,你也别丧失信心。刘医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尽管心里早有预感,但这样的结果,还是太出乎她的预料,留给自己的时间竟然不多了。女儿听到这样的噩耗,瞬间崩溃,嚎啕大哭起来,对于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真的过于残酷。她本能无助地掏出手机,哭着给爸爸打了电话,似乎天要塌了。

这等于宣布自己的死刑,杜鹃懵了。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必须坚强,得给孩子希望啊,即使是用谎言安慰,否则,孩子怎么过啊,她出问题咋办。玲,医生也许误诊了,不要怕,以我的体格会得这病吗?再说即使是,医生说可以治疗啊,片子今天送济南专家去诊断。杜鹃安慰着女儿。

她走出医院大门,确实没有缓过神来。令她窒息的检验报告在自己手里,似乎再也不敢打开。癌症中晚期,也就到春节了回想起医生交给自己检验报告片刻那惋惜的眼神,第一次觉得世界是那么的黑暗,回家的路是如此的漫长。她不敢想,但又禁不住乱想。该怎么办呢,心里真是乱成一团麻。

死是什么概念,难道死就如此简单?惊悚之后她逐渐平静,只是觉得老天留给自己的时间太短,还有许多必须的事要办啊。此时此刻,意识里已经忽略了自己,而是想到自己有那么多的不舍和牵挂。家里的父母年近九十,拿自己如宝贝,一周不回家就挂挂的不行,就打电话问怎么了。如果,到那一天,她不敢想象,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能受得了吗?还有女儿,自己这可心的小棉袄,一个听话、孝顺的孩子。她决然放弃留在大城市的机会,毅然回到自己身边,到她结婚那天,如果亲生母亲不在,她会多么失望啊。还有.,不觉,泪水顺着脸颊簌簌而下。

为了家人,她多么希望这是误诊,哪怕在送走老人,等到孩子有了家庭以后。心里不由祈祷,七天后省城的消息会给自己意外和惊喜。

以往周末都是风雨无阻回去看望父母,已经成为习惯。今天来医院体检耽误回去,父母已经急了。明天必须回去,否则,他们会来的,来了发现情况咋办。但是,回去面对自己最亲最念想的他们,能控制住悲伤的情绪吗?她不知道。即使自己可以,可是女儿会忍住吗?不由怨恨起医生来,怎么让孩子知道啊。

明天回去,以后,也许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去了,怎么和他们解释呢?她冥思苦想着说的过去的理由,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对父母说过谎言。但今天必须了,尽管是善意的谎言。

天刚亮,杜鹃驱车带着女儿一起回去。一天时间,女儿深陷于绝望里,眼泪没有停住过,面色憔悴。任由妈妈怎么解释、分析,就是走不出癌症的阴影。意识里妈妈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脑海出现她走了的幻觉。

快到老家,女儿突然说:妈,我不进去了,见到姥姥我怕控制不住,车停村头吧,我在车里等你就行。杜鹃又是一阵酸楚,为了蒙蔽老人,也只有如此。此时,她知道,一切语言都是多余。

杜鹃提溜着父母喜欢吃的水果,调整好情绪,朝熟悉的家门走去。

母亲,此时,在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她担心女儿有什么意外,只有见到才会放心。娘,外面有风,怪冷,快回屋杜鹃跑着靠近母亲,心疼的不行。你是咋了,这些日子怎么没有动静啊。母亲的眼里孩子就是孩子,还是像老母鸡一样守护。娘,我没事,近期公司业务忙,在淄博又开辟一新工地,去看了看,忙的也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这不是回来了吗?先前的酝酿起了作用,可以毫不犹豫地应付。一个女人家,少出去窜窜,也不是吃不上住不上,年纪也不小了。母亲似乎有点怨言,但话里是分明是惦记自己,儿行千里母担忧,她懂。

扶着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杜鹃没有勇气直视,刻意逃避她的目光,她怕,自己坚持不住,心海深处的巨大伤痛在翻涌、灼伤。

父亲在菜园里为女儿忙活着拾掇蔬菜,第一次,女儿回来不在家吃饭。看到女儿的身影,不善言语的父亲踏实好多,默默去到园里。

和母亲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也许心情的原因,杜鹃突然发现,母亲真的老了,背驼了,耳朵也需要大声,腿有点不利索。她强忍住眼里打转的泪水,给母亲安抚起肩膀。同时,她还在寻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对母亲解释,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也许回不来。

时间过的真快,不觉已是十一点,该回走了。

娘,对你说个事,我近期可能陪公司老总去国外考察个项目,不一定出去多久,不过是去欧洲,不是非洲,很安全,你放心就行。杜鹃泰然自若地说。万一确实是这倒霉的病,只有这样敷衍了。哎,就你能,家也不要了,说说不去不行?老太太疼爱闺女。放心吧,出去时间不会太长,再说还不一定去呢。杜鹃继续搪塞。你车呢,每次都到门口,今天咋不见呢?娘,在村东车胎充气,大概回来时扎了一下,现在该差不多了。母亲没有朝别的地方想,她心里的女儿不会撒谎。一切编的似乎天衣无缝,没有引起怀疑,她庆幸着。

走出家门,杜鹃没有敢回头望望二位慈爱的老人。她知道,如果回头,她会抑制不住,前功尽弃,所以毫不犹豫,尽快离开。泪水在转身的时刻已经倾泻,只是不敢哭出声音。

回来的路上,女儿一直红着眼看着她,她不知道说什么,悲怆的无助!玲,现在这样的病有的是,你没有看到小年纪的也很多吗?谁都不愿意碰到,可是碰到了有啥办法呢,要面对。再说我真的是还没有确诊,地球没有到末日。你别这样,开心点。女儿沉浸在悲伤情绪里走不出来,又抽泣。我吃那么多,喝那么多,尽孝行善,一定没有事的,闺女,再几天就有消息了,看看再说。杜鹃开导着。

这几天,杜鹃忙碌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给女儿买好首饰、陪嫁品,拿到女儿名字的房子钥匙。就这么个宝贝闺女,不能委屈了她,得让她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她的做好准备。

十月二十三日,杜鹃和家人一起来到人民医院,医生告诉他们检查结果:右肺下叶,肉芽肿性炎,符合结节病,淋巴结慢性炎,建议特殊染色除外结核及真菌感染。预示着,原查体的结论是错误的,最少不是肺癌了。

短短七天,如同几个世纪,如同梦境,大喜大悲。

女儿哭了,老公哭了,她也哭了。

查出肺癌晚期,同学朋友她谁都没有告诉,因为她不想让大家跟着唏嘘叹息,好事可以分享,痛苦自己承担。

欣喜之余,她第一件事是群发了一条信息: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生命是多么美好。

是啊,活着就好,什么都是浮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