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永远的老柿树

2020年08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赵伟民/ 永远的老柿树 这颗柿子树真的还在啊?苏小小掠了一下额前的头发,侧过脸问。 没错,又粗壮些罢了。高畅的目光很近,又很远。苏小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尽是茫然。 前面曾是连片的麦田,纵横的水渠把麦田分割成一个个方块,这颗枝丫盘虬的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赵伟民/永远的老柿树

这颗柿子树真的还在啊?苏小小掠了一下额前的头发,侧过脸问。

没错,又粗壮些罢了。高畅的目光很近,又很远。苏小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尽是茫然。

前面曾是连片的麦田,纵横的水渠把麦田分割成一个个方块,这颗枝丫盘虬的老柿子树就矗立在水渠边上。如今,麦田处变成了林立的楼房,柿子树的周也被水泥硬化了。

我家原来就在那个地方。苏小小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说,当时在我家院子里可以清晰地听到你的吉他声。

二十年了,都变了。高畅看着被晚霞染成半边绯红的天空幽幽地叹了口气。

月亮落在树梢时,高畅正忘情地骑在柿子树上弹着吉他。

吉他声缓缓地敲着苏小小的窗子,她摁灭了灯,踮起脚尖走,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旋,再用臂膀扛着门扇,缓缓开了门,如风一般飘到到了树下。

你爸没发现吧?

没呢,咋?你怕她?

我怕他那柿树皮一样的巴掌。

他又不打你。

可他打你啊。

没事,他也就吓唬吓唬我。

苏小小边说边爬上枝杈,骑坐在高畅对面,把手臂搭在高畅脖子上。

水潭里的青蛙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叫声,一天到晚吵吵的知了也闭了嘴。月亮像刚洗澡似的,白的有些瘆人,一团云飘了过来,落在苏小小的的脸颊上。

阿畅,有些冷了,天冷了以后我们还坐树上吗?

早着哩,才刚种下麦子!

那下雨了呢?

高畅捧起苏小小的下巴,吻了她的额头,鼻尖蹭着她的鼻尖说,下雨了再说呗,紧紧把她搂进怀里。

苏小小推开他,斜过头,躲开他的眼神,长长的睫毛扑簌扑簌着。

我要回去了。

高畅使劲捏着苏小小的手臂,呼吸有些快了,眉心还拧成了一个疙瘩。

别这样好吗?苏小小使劲拽着手臂。

高畅松了松手,又使劲握住,只一下又松开。他抹着眼角说,有虫子迷进我的眼睛了。苏小小滑下树杈走远了。

高畅正要追过去,远处大铁门吱呀一声,他撒腿就要跑。

站住!

那是苏小小父亲的声音,后来的事他已经记不清楚了,记得当时耳朵嗡嗡响,他顺着脑门子冒汗,一个劲儿地点头说是。等他踉踉跄跄跑回家后,总算是记住了一句话:什么叫爱情?爱情就是你能在冬天为她披上厚厚的皮袄!你现在连个褂子都买不起,拿什么去爱她?

高畅紧握拳头,关节咯嘣响,在空气就要凝固的时候,他的拳头轻轻地落在柿子树上,就像捶着多年未见的兄弟。

你父亲当年的话没错。这算是接了苏小小的话吗?高畅苦笑了一声,鼻腔中喘着粗气,使满劲儿的拳头怎么也重不起来。

还弹吉他吗?

你走后第二年就不弹了。

为什么?因为那个老板娘的话?

这和那个老板娘无关,是因为城里没有这样的柿子树。

高畅心里揪了一下,为什么二十年了,苏小小依旧不曾懂他。那年,苏小小离开后去上了技校。他去找她,还在学校门口自弹自唱写给苏小小的歌。苏小小显丢人,就把高畅拉到学校边上的小饭馆,对着高畅就是一顿数落。高畅垂着头,搓着手不说话。饭馆的老板娘满脸堆笑地打破了僵局,还告诉高畅说,她的儿子也玩音乐,眼看功课就要荒废了,她就在这儿接了小饭馆,天天敦促着儿子上学。说道动情处,还抹了几把泪呢。高畅想起自己出走时,正在收麦子的母亲拽着他胳膊泪光闪烁的样子,再看看自己落魄的像个乞丐,竟扑到老板娘怀里嚎嚎大哭好一阵子。后来,哭的心满意足了,就狼吞虎咽了一碗混沌,撇下苏小小一个人矗在那儿,头也不回地走了。

呵呵,你当时可真幼稚。掩口刚说完,苏小小就后悔多说了个你字。

你过得还好吗?高畅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苏小小没有回答,一阵风吹来,她表情复杂地看着翻飞的树叶。高畅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也抬起头。树叶在黄昏的霞光里扑棱着,似乎要挣脱了去。

父亲年龄大了,我以后会时常回来。苏小小摘了片树叶抚摸着说,一切都变了,只有这颗树还是老样子,它的根早已与大地融为一体了吧。苏小小的话很轻柔,很认真。

高畅看着苏小小,又想起了他父亲的话。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