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李军民/咱俩都姓王

2020年08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李军民/咱俩都姓王 上世纪五十年代,地处山西中部的汾东煤矿出过两个能人,而且都姓王。 一个叫王儒新,是从一千多里地外的湖北招来的高中毕业生。当时,大多数井下工人是扔下镢头捡起镐头的文盲,许多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在矿区人眼里,王儒新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李军民/咱俩都姓王

上世纪五十年代,地处山西中部的汾东煤矿出过两个能人,而且都姓王。

一个叫王儒新,是从一千多里地外的湖北招来的高中毕业生。当时,大多数井下工人是扔下镢头捡起镐头的文盲,许多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在矿区人眼里,王儒新就是个满肚子墨水的大知识分子。

一个叫王铁柱,是附近村里招来的农民轮换工,大字不识两个,脑袋瓜却机灵,什么事情只要他看一眼就能学会,而且快人快语嘴上不饶人,常常弄得人下不来台。

王儒新最怕王铁柱。

王儒新和矿上的那些年轻人完全不一样,虽然不戴眼镜,但是眉眉眼眼里无时无刻不渗透出一种文化人才有的气息,矿上让他在职工学校当教员,教那些从农村招来的工人学识字,学文化,学技术。

工人们在职校上课,和学校里上课有着天壤之别,吊儿郎当,自由散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如果不是有出勤工分卡着,怕教室里最后就只剩下教员自己了。

王铁柱倒是从不迟到早退,而且每回听课的时候都是坐在中间最前排,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儒新,好像生怕漏掉一个字似的。这还不算,关键王铁柱嘴里一直咕咕叨叨,重复着王儒新说的每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偶尔还会大声点评一下王儒新的话:这句说得对、这段听不懂、这个再说一遍。

王儒新不由得按着王铁柱的引导,或复述一遍,或解释一下。

王儒新有时候讲得深奥了,王铁柱还会打断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分析解构一番。比如坐字,王儒新教半天,仍然有人记不住,王铁柱就大嗓门一亮,替他形象化:一个土坷垃,上面坐着两个人,这就是坐字。工人们一下就记住了。

两个人像极了说相声的和说双簧的,工人们在这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倒也学得一些一知半解的文化。

王儒新最恨王铁柱。

倒不是后来矿花没有嫁给矿上最有文化的王儒新,嫁给了能说会道的王铁柱。而是王铁柱这个初中没毕业的农民轮换工,不仅把王儒新在职校所教的文化知识全装进了他的脑子,而且把矿上需要的技术知识都吃进了他的肚子。几年下来,王铁柱三喜临门,轮换工转了正,娶了矿花当老婆,当上了职校的校长,名正言顺做了王儒新的领导。

王儒新这下不自在了,埋怨矿领导有排外思想,任人唯亲。矿领导说,你是高中生,我们当宝贝还来不及呢!王铁柱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子弟,他爹是谁我们都不知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们讲的是赛马机制。

王儒新又把怨气发在王铁柱身上,说自己上课他就捣乱,纯粹和自己过不去,心眼子不好,早就想把自己踢出职校了。有人说,如果你是块合金钢,他想踢就能踢了你吗?

王儒新无奈之下,恳求矿领导把他调到了偏远的变电所,眼不见心静,从此远离是非之地。偶尔在路上碰到王铁柱,总也是王铁柱主动和他打招呼。

王铁柱知道王儒新不服气,见了面便调侃他:咱们俩都姓王,五百年前是一家,何必和我较劲呢?要不,我辞了这个校长,你来当这个职校校长算了!

王儒新不买账:还是你有本事,死人也能让你说活了。咱们俩都姓王?我可不敢高攀你,你和我不是一个王,你的王带着狗字旁呢!

王铁柱一听乐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挺尊敬你的,你是高中生,你在职校是我的老师。我多次听人说,你担心自己死后回不了老家,这个请你放心,等你老死了,我会把你送回湖北,我说话算话!

许多年后,王儒新去世。发丧的那几天,正赶上汾河发大水,他家住在河边,人已经装棺了,眼看着水淹到马路牙子,快要把棺材淹住了。

王儒新家门口有棵大槐树,帮忙的人别无他法,打算把棺材吊到树上去。奇怪的是,横过来竖过去,七手八脚鼓捣半天,怎么也吊不上去。

这时有人就想到了王铁柱,让人把王铁柱叫来。

王铁柱对着棺材喊道:老王,我一定会把你送回湖北的,你就放心吧!

再往起吊,结果一下就吊到树上去了。大家把王儒新寄埋到了汾河对岸。

三年后,王铁柱雇车亲自把王儒新送回了湖北老家。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