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王丕立/枫叶的秘密

2020年08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王丕立/枫叶的秘密 吴大爷拿起锯子,朝门前的那棵枫树走去。 吴大妈见了,急眼了,丢下正淘洗的米,气冲冲地说,老家伙,你今天锯了它以后都别想再吃我做的饭。 吴大爷扬起的锯子垂了下来,他不明白老伴为什么不让他锯掉这棵枫树。这棵枫树有些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王丕立/枫叶的秘密

  吴大爷拿起锯子,朝门前的那棵枫树走去。

  吴大妈见了,急眼了,丢下正淘洗的米,气冲冲地说,老家伙,你今天锯了它以后都别想再吃我做的饭。

  吴大爷扬起的锯子垂了下来,他不明白老伴为什么不让他锯掉这棵枫树。这棵枫树有些年头了,可能由于土壤贫瘠,长得跟一个不健康的人一样高挑而单薄,一点也不喜庆,更让人烦心的是它一到秋天就落叶乱飞,飞到厨房灶台顶的亮瓦片上,糊住了通光孔,吃饭也不敞亮,吴大爷早就立意要锯将它。

  很多年前,他们的独生女儿楠楠常常在树下画格子,喊村里的小伙伴来跳房子。每次她出去打猪草或是上山砍柴禾都要围着枫树转几个圈,有一次,她向小伙伴们宣告,树上的枫叶是五角枫,每片叶上长着五个角,好好看啊。引得一群群的小朋友来树下玩耍,叽叽喳喳说笑个不停,吴大爷总是虎着脸,一副厌弃的样子。楠楠老这么玩,不做功课?不帮衬家里做点事?私下里他对吴大娘发牢骚。

  秋天到来的时候,枫叶红得像一面面小的旗帜,楠楠总是半个早工都消磨在枫树下,她蹲在地上用手一片片捡拾枫叶,吴大妈一见,气不打一处来,家里家务忒多,这个死丫头总是贪玩,捡这些破叶片,一下就耽误半个早晨。

  吴大妈扬言要砍掉枫树。

  见母亲举着斧头,气势汹汹地奔向枫树,楠楠连忙双手抱住枫树,向母亲求饶,发誓再也不在树下耽搁功夫了。母亲这才收住手,放下斧头。

  楠楠出外求学,寒假回来的时候,枫树露出了光秃秃的枝条,暑假回来的时候,枫树一身碧绿,楠楠总是向树上张望,眼里满是惆怅。

  楠楠在外地工作后,吴大妈老两口种的责任田一少再少,现在基本只种一点坡土了,吴大妈常常望着枫树发呆,每次望着枫树,她的大脑像一部放映机,飞快地旋出那些热闹的场景,场景的主角永远是楠楠。她将手机拿出来,按住楠楠的号码,刚要拨出去,突然想到楠楠或许在开会,在开车,在跟客户谈生意,她的手又缩了回来,心里隐隐有一丝痛,楠楠太不容易了,一个女孩儿家跑推销,得吃多少苦啊,除了牵挂她又能帮女儿干什么呢?

  一阵风来,枫叶像一尾尾红色的箭羽,旋动着,飘忽着,吴大妈看得呆了,她望一眼阒无人迹的周围,老头子下地干活去了。她来到枫树下,学着楠楠的样子,蹲下身去,在厚厚的落叶里翻找,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遴选枫叶。难怪楠楠费时不少,有品相又没有一点破败的枫叶还真不多。

  不知过了多久,吴大妈的腿酸软得站不起来了,她用手撑地,慢慢挪到檐前的台阶上坐下,喜滋滋地摆弄着手中的一叠枫叶。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把手中的枫叶寄给女儿。

  不识字的吴大妈把枫叶用装鞋样的纸盒盛起,买了信封,请村部正与人侃大山的丁老头给楠楠写一封信,丁老头是村上的会计。

  丁老头好奇地看着吴大妈把一摞枫叶夹在硬纸板间塞进大信封,不解地说,你们老两口就有味呐,前日老吴要我写信给闺女顺带寄了一把枫叶,今日你又这么着。说得吴大妈愣住了。

  吴大妈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正欲向老头兴师问罪,却见老头笑吟吟地向她走来,肩上扛了个蛇皮袋。没待吴大妈开口,吴大爷便说开了,蛇皮袋中是他访到的枫树新品种,一年长两次叶,也落两次叶,分别在寒、暑假时。那样,楠楠就可像小时候那样,翻找枫叶了。吴大爷边说边取出小枫树,还别说,那叶片长得那叫一个齐整、好看。吴大妈脸上迅速柔和下来。

  我想让那棵大枫树腾出地儿栽这棵小的,你没意见吧?吴大爷试探着问老伴。就你话多,吴大妈不满地瞪一眼老头,高兴地返身回屋拿来了锯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