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2020年08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白娃,长的并不白,但不算黑,黑红皮肤,黑红脸堂,粗眉大眼,个子粗壮,加之身高仅有一米半,外号叫作半截缸。黑妞呢,却长得细皮嫩白,凤眼瓜子脸,眉清目秀,身材壮实,身高一米八,外号高铁塔。 天下事无奇不有,芝麻掉进针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郜泉州/白娃黑妞轶事

白娃,长的并不白,但不算黑,黑红皮肤,黑红脸堂,粗眉大眼,个子粗壮,加之身高仅有一米半,外号叫作半截缸。黑妞呢,却长得细皮嫩白,凤眼瓜子脸,眉清目秀,身材壮实,身高一米八,外号高铁塔。

天下事无奇不有,芝麻掉进针眼里的事,虽说是难以想象,但还是有现实的。看似悬殊大的两个人,60多年前,月下老人却把他俩牵到了一块,还恩爱无比呢。他二人的趣事,真像芝麻壳里的芝麻籽,倒出来一大片,颗粒虽小还怪显眼哩。

那是白娃12岁的那年春天,是个灾荒年。星期天,在六年级上学的白娃,奉父母之命,到三里远的山洼的田地里去挖野菜,以度饥荒。当白娃刚走到山洼林子边的一棵大榆树下时,突然从树上掉下一团花白东西,把白娃吓了一大跳。他双手攒紧长把镰刀,壮着胆,鼓着劲,走上前一看,是一个穿花衣服、长得眉清目秀、俊俏的女娃,摔昏在地上,瘦弱的像葱一样细长的个子,手里紧抓着一条面布袋,袋里半袋榆叶。不用说也是捋着当饭吃的。

白娃家是医生世家,多少懂点医术,他忙蹲下来,把女娃蜷起来揽在怀里,然后掐女娃的人中。

女娃醒过来后,看到躺在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娃怀里,生气地说,你这个小孩子,你是谁?抱我干啥?

当白娃把救她的情况一讲,女娃才想起来,不好意思地说,我叫黑妞,16岁,冤枉你了,谢谢。说完刚要起身,却哎呀一声蹲在地上,痛苦地流着泪说,我的脚扭伤了。

当白娃问清黑妞是黑庄隔壁的白庄时,衡量了一下自己矮壮有力的个子,又打量了一下身材似葱杆廋弱的黑妞,自信地说,黑妞姐,来,我背你回家。

黑妞疑惑地说,白娃,你行吗?我比你高一头哇。你去白家庄叫俺家里人来带我回去,俺父亲也是医生。

白娃自信地说,你别隔门缝看人把我看扁了,我一顿能吃四个大蒸包子,喝一大海碗玉米糁红薯汤,体重90斤。我在家经常担水,一担水80斤重,你充其量也不过80斤重。

白娃弯下腰,黑妞不好意思的趴在白娃肩膀上。白娃反手紧紧搂住黑妞的腿,笑着说,你个子不低,怎么这么轻呀,轻的像只白天鹅。黑妞苦笑着用小拳头捶打着白娃肉墩墩的肩说,人家脚疼得钻心,你还开玩笑,真坏。

白娃背着黑妞,一股劲走出了二里地。真是路远知轻重,此时才感觉到背上的黑妞越来越重,只压的骨头酸疼,浑身汗水直流,但又不好意思放下黑妞。他咬着牙,硬把黑妞背到白庄,跌跌撞撞走进黑妞家的院里,把黑妞往院子的竹床上一放,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谁知眼一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慌得白家人顾不得照顾黑妞,赶忙进行抢救白娃,黑妞也吓得哭起来。

白医生把白娃救醒,知道是又累又饿造成的,赶忙让家里人做了一碗鸡蛋面汤,喂白娃喝下去,白娃这才恢复了元气,白家得知白娃家情况后,让人把白娃送回黑庄,上门又谢了黑家,从此黑白两家来往不断。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四年可过去了。黑妞的个子变魔术似的,一下子窜到一米八,浑实粗壮,饭量比父母俩吃的还多。力气呢,大得吓人,双手能抱起一个150斤重的小石磙,两个哥哥在外行医,家里的农活便包给了黑妞和两个嫂嫂。

两个老人仰脸看着黑妞笑着说,咱家咋养了你这个怪物,身高马大的,谁家敢娶你去当媳妇呀?谁知说媒的光想把白家的门槛踢断,男方家要黑妞的原因是娶个棒劳动力。

面对许多条件好的男方,父母都比较满意,可是,黑妞就是抱着葫芦不开瓢。母亲急了,指着黑妞的下巴苦笑着说,闺女呀,都是快20岁的老姑娘了,和你年龄一样大的姑娘,都抱一个娃娃扯一个娃娃了,你打算在家住一辈子,扎老女坟哩?快给妈说说,你心中有哪个男孩了?

当黑妞吞吞吐吐说出心里挂着白娃时,母亲半天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说,闺女,他才16岁呀?还是个孩子哩。不过,他家底不错,我赶集见过他几次,身体敦实强壮,就是个子不见长。你个子那么高,他那么矮,他又比你小四岁。你和他站在一块,标准的大缸配小瓮,恐怕不般配。况且白娃那孩子,放着医生世家不学医,偏爱放羊,跟着他姑父宰杀羊开羊肉馆,到人前总能闻到他身上的一股羊膻气,我闻见羊膻气就恶心。

妈,人高不算富,多穿几尺布。看我每年穿的衣服鞋,比您二老加起来的衣服鞋还多。再说,白娃救过我的命,又背过我。因为背我,人家还累死过去,好多人都知道。这样既忠诚心眼又好的男人,我看行。个子吗,矮点算啥,况且还长着哩。年龄小几岁无妨。

家里人都拗不过黑妞,只好给黑家捎信来商量。谁知白娃父亲一听,高兴坏了,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正愁黑娃个子低娶不上媳妇呢。回家后赶忙托白娃的姑姑上门提亲。姑姑当然高兴的屁颠屁颠前往。

半月后,白娃在姑姑的带领下,用一条红毛巾包了一只银手环作聘礼,便和黑妞换了手巾订了婚,白娃全家高兴得合不拢嘴。邻居也夸黑娃家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好媳妇才送上门。

半年后,由父亲作伴,包了一对银耳坠,一双金饺子子,白娃牵了一只白绵羊母羔子,姐姐相随协助背了十丈布,两捆新棉花。到黑妞家送去了彩礼,结婚日子定于八月十五。

当时黑妞19周岁,白娃16周岁。

八月十五那天,白娃结婚的场面真够热闹的,白娃的父亲是三里五乡有名的老中医,德阳街临近几个乡的乡长、许多乡绅都来上礼祝贺,全村人更不用说了,酒席就摆设了百多桌。照乡长的话说,热闹场面在嵩水乡数头一份。

把新娘接到家里之后,最主要的事就是拜堂了。高媳妇黑妞矮男人白娃拜堂时,新媳妇弯下腰,大红盖头把低个子男人盖的严严的,不知谁恶作剧,推了一下白娃的屁股,白娃哎呀一声,一下子趴在新媳妇的裤裆下,白娃在趴下的一霎那间,双手情不自禁地抓住了新媳妇的新裙子,竟把裙子拉掉了,露出了新媳妇大红的裤子,慌得黑妞赶忙弯下腰去提裤子,又和慌忙爬起的白娃碰了个头碰头,霎时白娃和黑妞的脑门上各肿了个核桃大的疙瘩,那滑稽场面,让在场的人们笑得前仰后合。一位教书先生即兴作诗道:

五尺新娘四尺郎,铁塔相配面瓮缸。

大小高低虽别扭,取长补短相宜彰。

男敬女爱甜如蜜,福如东海流水长。

黑娃家在村里辈分低,晚上闹房的人寥寥无几。当月亮偏西时,累了一天的白娃没有进洞房,却在院子的石板上睡着了。当白娃父亲出门去喊白娃进洞房睡觉时,母亲拉住父亲的衣袖说,别去,白娃今天都成大人了,有媳妇管教,看媳妇黑妞咋办。二人吹灭灯,趴在屋里窗边看着院里。

这时,只见黑妞咣当一声打开新房门,走到院子里的石板边,推了几推熟睡的白娃。谁知白娃像冬瓜似的,翻了一个身,又呼呼地睡去。黑妞无奈,瞅瞅院内周围无人,弯下像抱小孩子似的抱起白娃,飞也似地跑进新房。边走边说,你几年前背我,说我轻得象只白天鹅,如今你轻得像只蛤蟆,算你有福,你这蛤蟆真吃住我天鹅的肉了。

坐在正房里偷看的父母、左偏房间的哥嫂,被逗笑得趴到床上捂住嘴不敢笑出声。

山村的蹊跷事就是多,如张三仰脸张嘴打喷嚏,刚张开大口,天空飞过的喜鹊恰好把屎拉下,不偏不正地掉进张三口里。算卦先生渴的张着口,仰着脸,瞪眼看着树上的软红柿子,微风一吹,扑沓一声掉下来,恰好掉进口里,弄得满脸稀糊涂。有的人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真是世事难预料,白娃家岂能躲过。

那时八月初的一天,白娃和黑妞一道,上田地锄草翻红薯秧。俩人正干活时,突然从田地里窜出一只硕大的松鼠,白娃窜起追赶,眼看快追上松鼠了,松鼠刷的一下子,钻进了墙上的石缝里。顽皮的白娃不顾黑妞的阻止呼叫,用小镢头掀掉墙上的几块碎石头,暴露出松鼠,吓的松鼠蜷在墙角里。高兴得白娃迅速伸手抓住松鼠。

不料石墙上的碎石突然塌下来,一堆小石块压在了白娃腿上,白娃吓的声嘶力竭的哭叫起来。黑妞听到白娃尖利的哭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忙跑过去看。来到现场一看,也吓得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飞快的搬扔白娃身上的石头块,一边数落白娃,都结了婚的小大人了,还像小孩子似的那么顽皮。

黑妞把白娃腿上的石块扔完后,把他抱起来,挽起白娃的裤腿看了看,又内行地按摩了一下双腿说,肉皮砸的有点红,活动一下,看骨头伤着了没有?白娃呲牙咧嘴走了几步,哭丧着脸说,脚脖子疼。黑妞坐在地上,让白娃也坐在地上,把双脚伸在黑妞怀里,黑妞上下左右的按摩起来。按摩了一会儿,又让白娃起来走动一下。

白娃一瘸一拐的边走边说,脚脖子还有点疼。黑妞说,没伤筋动骨,脚脖砸伤了,不碍大事。

这时,太阳已到正午时间了,黑妞赶忙摘了六个大南瓜分别放在两个箩筐里,又掐了一大团红薯秧叶,放在另一只箩筐里,试了试担子平衡后,担起担子说,该吃中午饭了,别让爹娘等急了,快走。说完话,担起担子大步流星而去。白娃在后边拄着一根用树枝做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走着。

当黑妞走出百米远时,一回头,看到白娃走得太慢,放下担子,又拐回头快步走到白娃身边,扛起白娃来到放担子的地方,然后把一筐南瓜及红薯秧子全抱出箩筐,放到另一只箩筐,让白娃坐到空箩筐里,头上顶些红薯秧。白娃疑惑的说,我体重近百斤,南瓜红薯秧也有近百斤,你担得动吗?黑妞笑着说,我把一大布袋200多斤重的麦子从麦场扛到家里,这总共不足200斤我担不动?那你让我头顶红薯秧干啥?白娃问。从村里走过怕人看见说闲话,黑妞说。

看白娃还在犹豫,黑妞双手抱住白袜的腰,放进箩筐里。又把一团红薯秧放到白娃头上,担起白娃和南瓜,扁担忽闪忽闪着一溜风而去 。

当黑妞挑着担子走到村子中间时,男女乡亲们三五成群地在门边的树荫下吃饭。她把脚步迈的更快了。一位叫兰嫂的年轻妇女,看到黑妞挑着满满两筐瓜菜一路小跑走过来,端着粉条臊子面条碗打招呼说,大力士妹妹,挑的啥东西那么重,扁担都压弯了,小心压掉孩儿呀?黑妞不敢停下说话,边走边说,红薯秧子,没多重。咦,黑妞妹子,那个箩筐是啥家伙,咋一动一动的?黑妞闭住气说,娘家送来只猪娃!白娃用手紧捂住嘴不让笑出来。谁知人们离黑妞近,看到了白娃,都嘎嘎嘎地笑起来,说,恁大一头白猪娃,真该发财了。黑妞一听,扑哧一笑,没劲了,担子扑沓掉到地上,黑妞顺势坐在地上喘着气,嘎嘎嘎地笑起来。白娃坐的箩筐恰好掉在一块碗大的石头上,箩筐咕噜倒下,一下子把白娃倒了出来。白娃狼狈地趴在地上,满嘴满脸粘的都是土。

围观的人有的拍着手笑,有的笑弯了腰,有的笑的坐在地上,兰嫂扑哧一笑,把刚吃到嘴里的粉条都喷了出来,一根细粉条从鼻孔里喷出,外半截在晃游,里半截还在鼻孔里没出来。周围的人指着兰嫂又是一阵大笑,兰嫂羞得扭头拔掉鼻孔里的粉条,一下子扔到旁边的黑狗头上。

众人看着黑狗的滑稽摸样,又笑得又是前仰后合。兰嫂趁机端着碗笑着跑回家去了。这时黑妞也趁机把白娃抱进箩筐,挑起担子,大步流星而去。

众人看着远去的黑妞,扁担在黑妞的肩上忽闪忽闪上下跳动,箩筐里的白娃胳膊分开,两手紧紧抓着箩筐两边的筐绳,随着晃荡,像个黑熊似的。

教书的高先生这时捋着胡子,嘻嘻笑道:

稀奇稀奇真稀奇,黑妞筐里担女婿。

众人一笑筐脱落,女婿摔个嘴啃泥

大家一听,又哈哈笑成一团。

俗话说,人小鬼大。就是嘛,矮人个子低,力气又小,如果不靠脑子机灵点在社会上混,恐怕连稀汤也喝不成。白娃就是靠脑子机灵,处处占上风,关了羊肉馆,又跟父亲学医术。还当过抗日英雄哩。

那是1942年的秋天,日本鬼子侵占河南后,到处真是民不聊生。由于白娃家是医生世家,日伪军和日本都用得着医生,况且白娃家移居住在深山,有白娃舅老爷开明绅士伪县长的庇护,白娃又在县城里日伪兵营房里帮医,白娃家才无有遭危害。不过,白娃亲眼看到日本鬼子的横行,恨得咬牙切齿,发誓非狠狠治一下这些野兽不可。

天随人愿,机会终于来了。

一天晚上,八路军皮定均司令手下的一个刘连长,来到白娃家,打听日本鬼子兵营的情况,对敌营了如指掌的白娃把情况陈述后,刘连长请白娃帮个忙:明天中午,八路军计划攻打县城鬼子的兵营,让白娃把巴豆散药放入到鬼子的饭锅里,让鬼子吃后全部拉肚子,无法战斗,八路军就可以打胜仗了。白娃听后。高兴极了。究竟如何向锅里下药,可得动一番脑筋。白娃直直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了好办法。

第二天上午,白娃本想把巴豆泻药掺进食盐里,听说鬼子兵司务长去买十三香,中午做烩菜,高兴地把巴豆散药装进新十三香包装袋里,趁厨房里的人不注意,偷偷溜进厨房,放进厨房的案板上。中午厨师做菜时,把药撒进了大菜锅里。开饭时故意溜出来,通过内线把消息送给山里的八路军。

八路军接到消息后,飞把县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日本兵虽然有防御准备,但一百多人在防御战壕里全都拉开肚子,丧失了作战能力。八路军刘连长率领部队,一举歼灭了日本兵200多人。取得了胜利。

在解放县城万人庆功会上,八路军的首长亲自把大红花戴到白娃胸口上,全县人都认识了半截缸英雄白娃。

转眼间白娃黑妞已是百岁老人了。夏末秋初的一天中午,我从白娃家门前路过,看到老两口在门前的树荫下吃饭,我叫道,老寿星们身体好吧?老两口站起来,拉我进家去吃饭。

我笑着说,已经吃过了,过来看看您两个老寿星。我看到黑妞还是身高马大,身体廋了许多,脸却像老榆树皮似的,腰板还算硬朗。白娃又矮又瘦,赤着脊梁,老柿树皮似的黑红脸膛,留了一缕山羊似的白胡子,活像一尊黑泥塑的土地爷,下身穿着一条又宽又大的绿裤子。

我笑着问,老奶奶做的裤子,究竟是裤头还是长裤?老爷爷穿上咋恁别扭?黑妞笑着说,这是俺当兵孙子的短裤头,嫌廋嫌短扔了,老头子捡起来穿上了。您孙子肯定一米七以上?我问。儿子媳妇都是一米八左右,孙子两米出一点头,在大西北边防线上当兵呢。重孙子比他爷、他爸个子还高,当兵在部队球队打球,老头子穿的裤子就是重孙子扔的。

我看着老态龙钟的老两口,不仅默吟起了老先生编二人的诗:

稀奇稀奇真稀奇,黑妞筐里担女婿。

众人一笑筐脱落,女婿摔个嘴啃泥。

五尺新娘四尺郎,铁塔相配面瓮缸。

大小高低虽别扭,取长补短相宜彰。

男敬女爱甜如蜜,福如东海流水长。

当时禁不住哑然失笑笑。同时,我对黑妞格外敬重,一个女人,能冲破当时封建社会的世俗,该有多大的勇气啊!

忘了告诉你,白娃黑妞是舅爷的父母亲,你知道我的身份是谁了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