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2020年08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在咱老家那个山窝窝里,父亲也算是半个文化人,父亲在村小学当了十多年的民办老师。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早上,父亲穿上笔挺的洗得有些泛白的中山装,细心地梳理好茂密的头发,提着空空如也的黑色旧皮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在咱老家那个山窝窝里,父亲也算是半个文化人,父亲在村小学当了十多年的民办老师。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早上,父亲穿上笔挺的洗得有些泛白的中山装,细心地梳理好茂密的头发,提着空空如也的黑色旧皮包,大踏步地昂首挺胸地赶往学校,专心致志地辅导他心爱的学生。放学以后,父亲脱下中山装,一丝不苟地叠整齐,小心地放进箱子里,然后迅速换上那身破旧的劳动布上衣,扛起锄头,火急火燎地下地干活,专心致志地侍弄他心爱的土地。

其实,父亲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爱土地,父亲更爱那一颗颗饱满的稻谷,那是粮食,那是人命。犁田,育苗,插秧,施肥,除草除虫,浇灌,父亲用汗水精心地对待每一个劳作环节,从不敢马虎。每到双抢(收割早稻,种植晚稻)季节,父亲不分日夜,抢收抢插。一个双抢忙下来,父亲便黑如雷神,父亲便瘦如钢筋。小时候,我幼稚地问父亲,爹,咱种个田地咋还这么费力气呢?爹说,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耽误不得。

关于粮食的事情,我曾经记恨过父亲。

记得我八岁的时候,有一天吃午饭,屋外突然想起锣鼓声,我端起竹筒做的饭碗,撒腿就往外跑。个头矮,门槛高,心里急,我摔了一个大跟头,一碗红薯饭,洒的满地都是。

当时,爹大发雷霆,脖子上青筋直蹦,狠狠地给了我两个大耳光:耍猴把戏的,有啥稀奇可看?急,急些么哒。站好喽,你跟老子把《悯农》背十遍。

我一边哭哭啼啼,一边嗝嗝噎噎地背诵那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伤心地哭了好久,也许是痛疼,也许是害怕。小脸上,那几个耳光印子,也留了好几天才醒过来。

关于粮食的事情,我曾经敬佩过父亲。

那年交公粮,母亲瞒着父亲,以次充好,母亲托关系弄了个一等粮,赚上了好价钱。交完公粮的第二天早上,父亲发现丢失了三袋子发霉的瘪谷,家里竟然多出了三袋子饱满的稻谷。父亲和母亲突然激烈开战。母亲坦然地承认她在公粮上车的时候调了包。父亲质问母亲,那验收公粮的后生是咋糊弄过关的?母亲居然没有遮掩,那后生就是李媒婆替咱丫头张罗的对象,这个后生和咱娘俩见过一回面,咱丫头满意着呢。

父亲是个犟种,他装上三袋子饱满的稻谷,推着鸡公车就要赶往粮管站。母亲急得下了跪,你这样冒失的话,粮管站的领导还不得开除这个后生?咱可不能连累别人。

父亲的心软了,一屁股瘫坐在鸡公车的把手上。

父亲的心又硬了,棒打鸳鸯,他死活不同意丫头(咱姐)和这个后生的婚事。

关于粮食的事情,我曾经埋怨过父亲。

今年春节前夕,年迈多病的爹,从乡下挑着两袋大米,转换了好几趟中巴车,汗流浃背地送进城里,从一楼扛到六楼,气喘吁吁地塞进我在城里的家。

爹说,这是绝对的好粮食,没有使过一滴农药,放心地吃,没了,爹再给你们送。

我好奇地问,没有使过一滴农药,咋回事?

爹饶有兴致地说起来,去年,咱家留了一亩田地,专门种植传统稻,不用农药,全部人工驱虫,不用无机肥,全部施撒农家肥,这可是无毒无害的好粮食。

我追问父亲,那咱家另外的几亩田地,咋种的?

爹说话的语气有些兴奋,剩下的几亩地,全部栽上了杂交稻,使农药,撒化肥,产量高,价钱好。

我似乎听明白了,杂交稻卖给别人吃,传统稻留着自己吃。

爹,越说越来劲。传统稻产量低,耗时,费力,无毒无害,自然要留给自己吃;杂交稻产量高,使过农药,用过化肥,有毒有害,当然要卖给别人。

爹,你咋能这样呢?那不是坑害人吗?我第一次冲着爹发脾气。

爹气愤地甩了一句话,好心当成驴肝肺。爹佝偻着背,掉头就走。

父亲走了,我的心里却又不落忍。我这样批评父亲,是不是有些过分?

过了好些日子,我忐忑地回了趟老家,就是想当面给父亲道个歉。这回,我估摸父亲还在置气。

出乎意料。当父亲见到我的时候,似乎是啥也没发生过。父亲像个孩子般地拉着我的手,指着家门口一堆堆的火土肥,指着田里沉甸甸的早稻穗,父亲兴高采烈地对我说,如今咱种的粮食,没使过一滴农药,也没用过一粒化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