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周明金/神弹弓传奇(外一篇)

2020年08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周明金/神弹弓传奇(外一篇) 张弓,外号神弹弓。金桂园方圆三五里,没有不知道的。 张弓打弹弓有多神,若非亲眼所见,说出来也许谁都不相信:他要打麻雀的眼睛,绝对碰不到嘴;他要打螳螂的脑袋,绝对碰不到脖子;就连一只小鸟从他头上飞过,也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周明金/神弹弓传奇(外一篇)

张弓,外号神弹弓。金桂园方圆三五里,没有不知道的。

张弓打弹弓有多神,若非亲眼所见,说出来也许谁都不相信:他要打麻雀的眼睛,绝对碰不到嘴;他要打螳螂的脑袋,绝对碰不到脖子;就连一只小鸟从他头上飞过,也能指哪打哪;打苍蝇,打蚊子,打老鼠,打蟑螂只要他想打,都准确无误,百发百中。

张弓打弹弓的技艺为何如此神奇?

因为张弓有纪昌学射的毅力和恒心,有卖油翁熟能生巧、实践出真知的韧劲,有穆桂英箭穿金钱眼的技法,更有养由基百步穿杨的决心。张弓常挂在嘴上的话: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三天不读口生,一会不练手生。无他,唯手熟尔。

五岁时,张弓受其舅舅影响,迷上了弹弓。白天弹弓不离手,夜里弹弓不离身,开始时他只把弹弓当作玩具,偶尔拉开架势作瞄准状,并非实弹射击。爹妈由着他,玩呗。

玩着玩着,张弓上瘾了。打弹弓成了他每时每刻的必修功课,一会儿不打心急火燎,魂不守舍。走着打,坐着打,就连端着饭碗吃饭,弹弓也套在手腕上。

因为打弹弓,张弓没少挨骂,也没少挨打。有时是技痒贪玩毁了别人的物件,有时纯属替别人背黑锅。张婶屋后尿窑罐破了,李叔的夜壶开了,王嫂酱豆盆漏了,刘哥的屋瓦烂了,都归罪张弓,吵上门来,骂上门来,打上门来。爹妈一边忙着赔不是,赔经济损失,一边对张弓先骂后打。张弓知道有口难辩,索性一气不吭。骂归骂,打归打,张弓依然对打弹弓情有独钟,乐此不疲。

当然,张弓也没少恶作剧,打灭了张家的煤油灯,打破了李家的窗户纸,打瘸了赵家的大花狗,打死了刘家老公鸡,打瘫了王家老母鸭,打掉了邻家树上桃梨杏柿子枣,打落了生产队瓜田里没成熟的瓜

爹妈好说歹说,打、骂、不给饭吃,软硬兼施,都没用。只得一次又一次没收张弓的弹弓,张弓诚心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次又一次再造,还不断的更新:弓把子由木的,换成铁的,再换成钢的,铜的;弹弓皮子由最初的机芯皮换成单车内胎、医生用的胶管;弹兜子由布的换成羊皮的。子弹也由泥团、石子、自行车架子车轴承里的钢珠子换成橡皮子弹。当然张弓打弹弓高超的技艺也练出来了。

一次,有人和张弓打赌:说张弓若能把赵阿光马虎帽上的帽缨子打掉,还不让赵阿光发觉,就给张弓买把最好的弹弓。这赵阿光是个秃子,天热戴草帽,天冷戴马虎帽,一年四季帽子不离头。俗话说,秃子头上有犟筋,赵阿光脾气怪,是个没人敢惹的主,赵阿光最忌讳别人动他的帽子。让张弓把赵阿光帽缨子打掉,无异于让张弓老虎头上拔毛。张弓邪劲上来了,他让和他打赌的人赌咒发誓事后不告诉赵阿光,达成协议后,张弓瞅准机会,弹弓一扬,子弹出手,赵阿光的帽缨子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等到赵阿光发现帽缨子没了,他怎么也不会怀疑是张弓的杰作。

纸里包不住火,赵阿光还是间接知道了帽缨子是怎么飞的,骂了张弓七天六夜一早晨,最终以张弓请客赔礼道歉、赔赵阿光一个新马虎帽收场。

弹弓为张弓惹了不少麻烦,也让张弓一家人饱了口福: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张弓想吃,弹弓一拉,手到擒来,左邻右舍羡慕嫉妒恨。

后来张弓娶了老婆,婚后的卿卿我我,对打弹弓失去了兴趣。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后,妻子难产丧命,虽然靠吃奶粉,儿子存活下来,但抚养之苦只有张弓知道。好在张弓有弹弓,可以打来野味改善生活

前不久,张弓毁了弹弓,橡皮子弹也都丢进厕所里。发誓再打弹弓,遭天打五雷轰,出门被车轧死,走路栽跟头摔死,吃饭噎死,喝酒醉死。态度决绝,使知道他的人一头雾水。

最终张弓自己揭开了谜底:数天前张弓收割黄豆,一只兔子从豆地里跑了出来,不是箭一般地蹿,而是速度缓慢,还不时地回头。条件反射的张弓,迅速摸出一颗子弹,装进弹兜,一用力,子弹不偏不倚射中回头观看的兔子脑门上,兔子蹦了几蹦,一命呜呼。

捡起兔子,兔子两排饱胀的乳房刺痛了张弓的眼睛。张弓叫了一声:不好,附近肯定有窝小兔子!

又割几米,一丛天蓬果下果然有窝刚出生不久、眼睛还没睁开的小兔子,肉乎乎的六只,挤在一起,不停地蠕动。

唉!张弓扔了镰刀,双手抓着自己的头毛蹲了下去,眼圈红了。

骂 鸡

谁偷吃我家的老母鸡了一声长长的、高八度的拖音唱腔拉开了一天的序幕。清晨,刘婶扯着嗓子骂街了。

刘婶搬个板凳,肩膀上搭条毛巾,左手拿把扇子,右手端杯清茶,坐在门前骂开了:啊哼,今儿个我要吷人了呦!清水一边,浑水一边,泾渭分明噢,是哪个有人生没人管的噢,偷吃我家的老母鸡了?昨天早上,放鸡的时候我数几遍十三对半,昨天晚上鸡上宿还剩二十六个鸡噢!可怜,单少了我那只心爱的菜花老母鸡噢!肯定是哪个贪吃的贱人偷去吃了噢!你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奶奶不疼,姥姥不爱噢!你左脸欠抽,右脸欠踹噢;驴见驴踢,狗见狗拽噢!你是属黄瓜的,欠拍;属核桃的,欠捶;属摩托的,欠踹噢!

金桂园的刘婶最擅长的是骂街,她能骂一百句不重样,能骂三天两宿,气定神闲,嘴角白沫翻飞,嗓子不哑。骂声抑扬顿挫,像是唱山歌,又像念小神。只要她开始骂街,左邻右舍,谁也别想安生,别说那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就是那高八度的声音,也让人心烦。虽然都知道自己是清白的,但听她的语言似乎就是针对自己的。为了洗清自己,不被刘婶怀疑,大家纷纷走出来帮刘婶分析老母鸡丢失的种种可能:

刘婶,你家花老母鸡不见了是有点蹊跷噢!昨天也没见天上有鹰,野猫子(狐狸)大白天也不敢逮鸡吃啊!会不会被黄鼠狼子拉走了?张嫂说。

是啊,现在到处都是齐腰深的荒草,黄鼠狼子乱蹿,说不准就是被黄鼠狼子咬死吃了!李大妈附和着说。

被黄鼠狼子吃了,咋没听见鸡叫唤呢?刘婶否定了张嫂和李大妈的猜测。

会不会是你家老母鸡打野迷了路?要不,我们帮你找找!李婶征求刘婶的意见。刘婶也觉得李婶说的有道理。于是,几个邻居顾不上做早饭,兵分几路帮刘婶寻找她心爱的菜花老母鸡。

鸡咕咕刘婶手里拿根竹竿,一边呼唤,一边扒拉着路边的荒草,看看有没有她的菜花老母鸡毛,好依此断定是被黄鼠狼子吃了。

鸡咕咕鸡咕咕鸡咕咕张嫂、李大妈、李婶也一人手里拿根木棍,一边呼唤,一边敲打路边荒草,希望能把迷路躲藏于草丛的老母鸡赶出来。

露水打湿了衣裤,呼唤得唇干舌燥,早过了吃早饭的时辰,该送孙子孙女上学了,她们无功而返。刘婶觉得大家都是真诚的,都不像偷吃心爱的菜花老母鸡的人,歉意的说:辛苦大家了!也许真是打野迷路了,晚上我再到附近庄上去找找!

等了一天,没见鸡回来;找了附近几个村庄,都说没有见到什么菜花老母鸡。夜里,刘婶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觉得鸡是被谁偷吃了,不然,怎么活不见鸡,死不见毛呢?

第二天早晨,刘婶又骂开了:清水一边,浑水一边,泾渭分明噢!偷吃我家菜花老母鸡的你心虚噢!没有偷吃的你不脸红噢!我吷的是偷吃我家菜花老母鸡的人噢!看你花见花开,人见人爱,想必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哦

张嫂、李大妈、李婶都觉得问心无愧,刘婶的骂与己无关,便各做各的早饭,各忙各的家务,早早的吃罢饭送孙子孙女上学去了,把整个庄子留给了刘婶。

谁偷吃我家的老母鸡了第三天,又是一声长长的、高八度拖音打破了清晨的寂静。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你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不死不活,你让人生气!

张嫂、李大妈、李婶已经习惯了刘婶的骂街,权当是噪音污染吧。各忙各的,谁也不再去帮刘婶分析老母鸡丢失的种种可能。

刘婶每天先骂后找,总希望能找到她的菜花老母鸡,哪怕找到一地鸡毛,也能证明鸡不是被人偷吃的。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半月过去了,刘婶每天找到一身疲惫,无功而返。也许是骂够了,找累了,觉得无聊了,刘婶渐渐地忘了骂,也渐渐地忘了她那只心爱的菜花老母鸡。

二十天后的一天清晨,刘婶的菜花老母鸡咕、咕、咕领着一窝小鸡回来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