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滕敦太/报恩

2020年08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滕敦太/报恩 祝义见到张小俊买来的西南媳妇,已经是他洞房花烛的第二天了。张小俊苍老的脸上一片红光,满口黄牙都透出喜气。他骄傲地把祝义拉到新娘面前,我兄弟,在乡政府上班! 西南媳妇也就20出头,水灵灵的,鲜花一般。勉强挤出笑容,叫了声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滕敦太/报恩

祝义见到张小俊买来的西南媳妇,已经是他洞房花烛的第二天了。张小俊苍老的脸上一片红光,满口黄牙都透出喜气。他骄傲地把祝义拉到新娘面前,我兄弟,在乡政府上班!

西南媳妇也就20出头,水灵灵的,鲜花一般。勉强挤出笑容,叫了声兄弟,眼中泛泪。祝义就想到了上大学的女儿,也这么大了。

祝义每天下班后,必到张小俊家,这是张小俊的硬任务。新买来的媳妇会逃跑,张小俊起高了院墙,安了铁门,每天大门上锁,在家守着女人。他那个穷家,手机电话都没有。让祝义每天来他家,是为了赔他们打牌,不能把女人闷坏了,还指望她生儿子呢。

西南女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茶香。与祝义熟了,叫他恩公,说张小俊背地就这么称呼他的。还打趣说买她花了十万,祝义家借了六万,她多半个人算是祝义的。张小俊也不生气,三人打完牌,就炒个花生米,喝点。茶香酒量大,张小俊不敢多喝,就让祝义赔她喝。

直觉告诉祝义,茶香眼中有话。祝义身上带着手机,喝酒时放在桌子上,茶香就随手拿起玩,但打不开。祝义手机有密码,张小俊早就叮嘱过,这女人是在歌舞厅喝醉后被人卖了的,会玩手机,不能让她对外打电话。

半瓶酒喝完,张小俊到里屋找酒的工夫,茶香忽然清晰地对祝义说了一个地名,西南的一个地方,很有名。你查一下那地方的邮政编码,女人急促地说,邮政编码,你能查到。

祝义莫名其妙,茶香说话不着边际,不过会掐时间,刚刚说完,张小俊就出来了。说咱再喝,祝义喝的一踏糊涂。

那天,祝义赔张小俊两口子喝了半斤,张小俊上厕所,茶香顺手取过祝义的手机,迅速划开点了几下,一脸失望。她直勾勾地看着祝义:邮政编码,邮政编码。

祝义无语,一仰头又是一杯。刚巧张小俊进屋,兄弟,自己喝上了?茶香接过话茬,刚刚我问他女儿的事,想女儿了。天下老人哪有不想儿女的?兄弟在政府工作,没时间去看女儿,打电话也行啊!张小俊就说也是。祝义心中就更不得劲。

祝义媳妇看出他有了心事,女人多心,又不便明说,就劝:天天在人家吃喝,他那个家底,撑吗?祝义就明白了。此后,张小俊让老娘喊祝义打牌,祝义就找借口不去。他要避嫌。

又是一个雨天。张小俊的老娘拄着拐棍来喊祝义,茶香有了身子,特烦燥,乱发脾气,两口子闹了三天了,只有你能劝和。听说茶香有孕,祝义眉头更紧了,他取过手机,划拉了一会儿,又寻思了一会儿,还是去了。

那天,三人都喝多了。张小俊拉着祝义的手,好兄弟,你帮了我家多少次了!这恩,哥记心里了!茶香接过话,对,祝义兄弟在政府工作,懂法的,办事有谱。你帮咱,我忘不了你的恩。祝义听了也不多说,只是喝酒。两个男人都喝大了,流着泪,说不完的话。

快天明了,祝义被媳妇喊回家。媳妇说,你们走的太近了,以后出了事怎么办?祝义早就有了主意:县里有个培训班,半个月,我申请参加,避一下。

祝义外出学习的第七天,村里来了两辆车,茶香的娘家人,不知怎么得到确切消息,直接找到了张小俊的门上,把茶香解救走了。张小俊猝不及防,追出去好几里,躺在路上放声大哭。

等祝义结束培训回来,张小俊已经瘦了一圈,兄弟,女人没了,你的钱也还不上了。祝义说不急不急,你需要钱了,我还借给你。我不会忘记父辈恩情的。

十多年前,张小俊父辈对祝义家有救命之恩,村里人有仇过去就过去了,有恩必报。要不,就会被人戳断脊梁骨!

不久,派出所来人,把村里另两户买来的媳妇解救走了,还抓走了几个人,说买卖人口,要判刑。张小俊因祸得福,算是躲过一劫。想起水灵灵的西南女人,就又懊恼得直碰墙。

祝义也会想起茶香,多么聪明的女人啊!多次提到老家的邮政编码。那天,祝义有意把手机密码改成了她老家的邮政编码。他和张小俊喝的大醉时,肯定是茶香乘机解开手机密码,给亲朋发出了求救短信,并删除了记录。

茶香得救了,张小俊也幸免了牢狱之灾。祝义觉得,他只能这么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