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李艳霞/绑架

2020年08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李艳霞/绑架 耿莱迷上写小说,经常点灯熬油,通宵达旦,熬心血、燃脑洞、费细胞、省老婆。 老婆不怨他,说,有追求的男人,才是极品男人。家务活儿统统被她包了,让耿莱专心致志的创作。 为快速提高创作水平,耿莱参加一个高研班学习,效果挺显著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说】李艳霞/绑架

耿莱迷上写小说,经常点灯熬油,通宵达旦,熬心血、燃脑洞、费细胞、省老婆。

老婆不怨他,说,有追求的男人,才是极品男人。家务活儿统统被她包了,让耿莱专心致志的创作。

为快速提高创作水平,耿莱参加一个高研班学习,效果挺显著。一年多,他创作的小小说散见于报端。每当获喜,耿菜老婆就手捏稿费单,在小区里招摇过市,对熟人大声说,去给耿莱取稿费

耿莱从不错过各类征文大赛,这次,好机会终于留给有准备的人。组委会负责人通知他,他的法制小说《绑架》获得本次征文大赛一等奖,颁奖大会在四川省阿坝州举行,会后将到著名旅游景区九寨沟旅游采风。小说《绑架》描写一位局长被人绑架后,却不敢报警,甘心被绑匪勒索300万元,可绑匪欲壑难填,紧紧威逼,即将把他逼到绝地路,这时,他恍然只有法治才是获救的唯一出路。

不过,大赛的获奖名单并没有公布,评委名单也没有公开。耿莱不在意这些,亮剑才是硬道理。

负责人通过微信又跟耿莱提出,获得本次大赛一、二、三等奖的作者,每人出资3000元,共同分担评委们到九寨沟旅游采风的费用。耿莱心里挺不是滋味,这叫什么事儿?这大奖拿得不够理直气壮,不实至名归!耿莱跟老婆商量,何去何从。老婆说,一等奖奖金5000,去掉抽红3000,还剩2000,再说还有荣誉跟着呢,何乐而不为。这一番话给了耿莱动力。

耿莱报到后,长了知识。获奖作者大部是高研班的学员,个个经过高师的点拨,作品那叫透彻、绝伦。而高师是此次大赛首席评委,也应邀来参加颁奖大会。

耿莱平生第一次拿头奖,喜悦之情无以言喻,却故作低调,深沉。颁奖前夜,组委会把获奖作品拿给高师过目。高师逐篇审阅,对耿莱的小说提出了疑问,认为其作距离一头奖还有一定的距离,决定调换成二等奖。消息没长翅膀,却不胫而走,瞬间传到耿莱的耳朵。突然,似下了一场清霜,耿莱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使性傍气,踢开石子,嘟嚷道:高师真是高师,一个人就决定了作品的命运?

耿莱想撤退,干脆领到奖金后就撤,二等奖奖金2000元,不掏3000抽红钱,就不亏本。可是他已经答应过组委会,愿意出资3000元,分担评委们的旅游费用。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怎么办呢?

耿莱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事情的原委,老婆也拿不定主意,只是说,他得一等奖的消息已经在单位传播出去,大家都在拭目以待,等着他捧回大奖吃喜呢。停顿片刻,又说,如果不掏钱,打退堂鼓,以后怎么做人,怎么再在小说界混了?大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婆这么一说,动摇了撤退的决心。

耿莱没勇气撤,便有种被人绑架的感觉,很不安、很紧张、很焦虑。什么大奖赛、什么高研班,什么高师,都是姜太公钓鱼。不写小说了吗,他不甘心;不再参与这样的角逐了吗,他也不甘心。所有的不甘,使他被人绑架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那天夜里,耿莱做了个蹊跷的梦,梦见儿子被人绑架了,绑匪向他索要120万元。他极其恐惧,被吓得一身冷汗,渐渐地冷静下来,与绑匪电话商量,在不伤害儿子的情况下,愿意出120万元。绑匪的条件是,不可以报警,否则就撕了人质。耿莱答应了绑匪,可转念一想,自己势单力薄了,120万元真能换回儿子的平安吗?他决定,必须拿起法治利剑,去营救儿子。于是,耿莱冒着生命的危险,配合警察设下埋伏,最后成功解救了人质。

恶梦中的耿莱,大声断喝,声嘶力竭,惊醒了同室的文友,文友问他怎么了?耿莱莫名所以地说了句:法治能解救被绑架的精神吗?被特权绑架的荣誉谁来法制?听得文友一头雾水。

两天后,微信朋友圈晒出耿莱和高师及获奖作者在九寨沟旅游照片和视频。看得出,耿莱一脸的困惑和无奈。其他作者像一堆没有个性,随波逐流的复制品,没有阅读价值。只有有良知的人,在努力求索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