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谋

2020年08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谋 文/四巷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生之险,无谋不在。 一一题记 一 龙头山至县城的公路是一条发财路,白天,总是车流滚滚,黄尘蔽日;晚上,亦是喇叭震天,车灯耀眼。这些车,无一例外,全是石料车,大型的,几十吨的那种载重卡车。 大改革带来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文/四巷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生之险,无谋不在。

一一题记

龙头山至县城的公路是一条发财路,白天,总是车流滚滚,黄尘蔽日;晚上,亦是喇叭震天,车灯耀眼。这些车,无一例外,全是石料车,大型的,几十吨的那种载重卡车。

大改革带来大开发,大开发带来大圈地,大圈地带来大房产,大房产带来大财政。机遇难得,只要是个儿,谁都想去这种潮头里弄弄,改革的潮头里不仅有大量泥沙,关键是其中有黄灿灿的金子。

黑巴就是这样一个儿,凭着长了两只铁拳头的硬手,二十岁上下,就降服了老家方圆十里八村的大小叫鸡公,网罗了几十个敢于两肋插刀的小弟兄,成了一方霸主。由收保护费起步,通过十多年运作,逐步将业务拓展到县城的经济领域,垄断了啤酒、黄沙水泥石料等行业。

此刻,黑巴正在素有花街之称的龙寺镇的一座酒店里,左拥右抱,与自已的两名兄弟喝着花酒。突然,放在酒桌上的那部时麾的摩托罗拉滑板手机铃声响了。黑巴咽下小姐喂的那口酒,然后瞟了一眼手机,见是自已楚中集团老二王冲的电话,便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大拇指滑开盖板,嘴巴里蹦出一个字:讲!

听简里传来一种急促的声音:老大,我们的车队被交警截了。

黑巴听了一怔,略停后说:不可能,你在现场吗?

我就在现场。

你跟李大联系没有?

刚刚联系了。李大说,他已调任副局长,巡警大队长张洋去接了他的手。

交警截车的理由是什么?

老大,你晓得滴,我们这些车都是没有牌照的,就是有,也是套牌,人家说我们是黑车,就截了。

那你有没有和李大联系,要他跟新队长通融通融?

老大,我办事你是晓得的,我当时就跟李大联系了,李大他也没法。

为什么?黑巴有点不信:一个副局长管不了一个交警队长?

老大,是这样的。李大说了,这次竞争副局长,他和张洋是对手,弄得有点不愉快,截车这事,恐怕主要是针对他的。

哦,我晓得了,那就搞掂这个张洋。你先准备一下,一部最新款的摩托莫拉手机、梦特娇专卖店五千元现金卡、茅台一件、大中华四条,两万元左右开支,尽快给他送去。

好的。不过老大,现在干部一次收五千就算违纪,不知他收不收。

想法嘛,带四个弟兄去,就说是车主,一人拿一点,都不超五千,他不就收了?今晚就去,一定把他办妥!办好了给我回话。

晚十点,王冲回话了,说没办好,人家门都没让我们进。

黑巴悻悻地:抱起娘日地,还遇到结豌豆了,明天你再去,趁他不在家时找他老婆,女的好搞掂些!记得再加点化妆品。在我们的美容店里还给她搞一张贵宾金卡。

两天后,二十来辆车都放出来了。虽然只是象征性地罚了点款,但加上打点和误工损失,金额也达到了十来万元。负责运输这块业务的王冲,忿忿然地:你的姆妈,一下子搞了老子这么多!

黑巴不以为然:说不定这是个好开始,坏事可以变好事嘛。他老婆怎样?

王冲:谁的老婆怎样?话刚说完,王冲醒了惶:你是说张洋的老婆?

不说她说哪个?

人很漂亮,在户籍科上班,公安局里的人都叫她局花。老大你是不是想泡一泡?

嘿嘿,老子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我是问她这个人为人处世怎样,摸清楚了,老子对症下药。

跟你现在玩的马子都一样,花钱大手大脚,我看她家里好东西多,穿戴都是名牌,我们送去东西,客套话都没说就收了,肯定是个爱财之人,胃口蛮大。还喜欢表态,我们话刚说完,就说小事一桩,没问题,包她身上,看来还喜欢带意思。

这种人好摆平,交你了。

北湖苑酒楼是县城档次最高的酒楼。一是环境好,酒楼座落于北湖畔的一片树林之中,春桃夏荷秋桂冬梅,四季花开不断,空气清新,景色宜人,身处其中,如临仙境。二是菜肴美,全国各地的特色食材,这里几乎都有储备,天上飞禽、林间走兽、水中虾蟹亦应有尽有。当然,这里的消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酒楼的客户主要是富豪及公款消费。

张洋的老婆月华是这酒楼常客,但几乎都是被请吃,极少自已买单。这天,为了给在乡镇机关当普通办事员的老头(父亲)办54岁散生,约了自家亲戚三十来人,在北湖苑包了三间雅室喝酒庆生。

定在晚六点开席。时间一到,服务生询问月华可以上菜后,便用餐车推来一个大号汤盆,一边往桌上端,一边介绍菜名:这是龙凤汤。

月华一听,诧异了,说:龙凤汤?错了吧,我点的是桂鱼火锅,没有龙凤汤呀。毕竟今天要自掏腰包,月华今天是按最低消费价格点的菜。

服务生微笑着回答:没错的,是一位先生加的这个汤,并且,今天的单他已经埋了。

哪个先生?

我认识,是楚中集团的王总。他今天也在我们这里聚会,嘱咐我们上四道菜后喊他过来敬酒,等会他来了,您再问他。

第四道菜刚上,雅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月华偏头一看,认识,是上次到家送礼的小伙。小伙今天西装革履,油头粉面,左手拿着一瓶开了盖的五粮液,右手端着一个高脚玻璃酒杯,笑吟吟地走了进来。进门就冲月华打起了哈哈:姐,听说我叔今天生日,我来敬酒了。

没待月华回话,坐在月华身边的张洋说话了:你就是王总?为啥替我们埋单呀?太带意思了吧?

王冲看着月华:姐,这位是。其实,王冲认识张洋,明知故问而已。

月华抬手拍了拍张洋肩膀:我老公,孩子他爸。

王冲夸张地:哎呀,原来是张大,失敬失敬。把酒瓶酒杯放在桌上,双手抱拳作揖:贵宾光临,我不胜荣幸,结识张大,三生有幸。姐,以后我就叫张大是姐夫,行不行?

月华一笑:你这张乖巧嘴,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随你便。

王冲看着张洋:我姐已经答应了。姐夫,我今天不是埋单,是免单,弟弟我不才,没本事端个铁饭碗,只好在社会上当个撮撮,做点生意,算是混口饭吃,就开了这个酒楼,以后还靠姐姐姐夫关照。哦,讲了半天,正事都没办,今天我叔生日,我酒还没敬呢。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了两千元的红包,走到月华爸身边,双手呈上:叔,生日快乐,晚辈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月华爸毕竟也是场面上人,客套了两句也就笑纳了。

席散,王冲又来找月华,说我来帮忙送客吧,月华说,不用,乡下路不好走,我给他们叫的士送回去,就不麻烦你了。王冲说,这没面子,我派几辆车吧,给我姐姐争点光,带带意思。月华允了。

此后,月华与王冲便经常交往,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王冲也讲义气,月华家的大事小事,一个电话,王冲都能帮着摆平。有事无事,王冲也都大包小包过来坐坐。而王冲的石料车队,也再没遇到过任何麻烦,一路通畅。即使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屡写提案,呼吁对该公路屡遭超载车压坏的现象加以整治,但整治战役打下来,毫无收效。

快到年底,月华和王冲在一次闲聊中,谈到了张洋进步的问题。月华说:上次竞争副局长时,我家张洋一个叔伯哥哥在财政部农业司分管对地方的拨款,给县里去争取拨款的县长打了招呼,县长表态说,这事不办好,将来就不到财政部要钱,包票打得铁板钉钉。可是最后,还是让姓李的当上了副局长,一打听,原来人家一个亲戚在省组织部当副部长,给县委书记打了招呼,县官不如现管,管钱的搞不赢管官的,真是气死人了。

王冲听着,表示同情:这泥玛是气人。怎么办?

月华:现在仍有机会。年底了,干部通常会进行考核,然后进行调整。公安局有一个副局长52岁了,应该退下了,这空出了一个位置。如果还能搞个空位出来,把握就更大了。你主意多,有没有什么办法?

王冲想了想:办法应该有,不过都是下三滥上不得台面的。姐姐你不要骂我卑鄙下流呀。

月华:不说见外话。

王冲:对象定谁?

就定姓李的。月华狠狠地说道。

平常车稀路旷的县城,一进腊月,就热闹了起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寒风,上下翻飞久久不愿落地的碎碎雪花,湿漉漉的地面,都没能降低人们置办年货的热情。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行人手提肩扛行色匆匆。每个十字路口的交警们亦忙得不亦乐乎。救护车、救援车、警车也不时唱着鸣哇之类的歌曲在街上飞驰而过,更增添了年关的忙碌气氛。

王冲带着两部车在街上急驰,自已驾着5个7连号牌照的奔驰,后面的一辆帕萨特坐着自己的两个马仔和从花街请来的两名小姐,正飞速地赶向宏景花苑,那是公安局李副局长住所,昨天已约好,今天一起去外地置办年货,顺便放松放松。

遇到了交警查年审,这是年终应收尽收的例行公事。谁都想过一个繁荣昌盛的新年,尤以体制内更堪,所以,接近新年,制服们就格外勤快。当警察一眼瞟到王冲小车上空空如也的挡风玻璃,正要敲窗玻璃,这窗玻璃滑下了。王冲把手机递给那个小警察:你们张大要和你讲话。

警察接过电话,是、是、好、好了几声,把手机还给王冲,抬手敬了个礼:您好走!王冲从窗口递出一包希尔顿给警察:兄弟辛苦了。随即挂档开走。

快到宏景花苑,王冲给后面的马仔打电话,吩咐让两个小姐到自己车上来,然后把车开到南下的高速公路入口处等候,我的车到了再跟行。接着,又给李局打了个电话,说快到了,下楼来吧,我的车在小区门口等你。

接到李局,小车便很快到了高速入口,坐在后排的李局问王冲准备去哪里。王冲说,长沙吧,那里有个灰汤温泉,听说很不错,我们去泡泡,也去尝尝湘菜。

中午一点来钟,车到了长沙,先找到一个看上去不错的湘菜馆,四个人点了几个菜吃了起来,另两个马仔亦在一个偏角里也叫了几个菜闷头吃着,李局也没发现他们。王冲透过厨窗,见那辆帕萨特换了车牌,冲着俩马仔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吃完饭,王冲将车开到中山路百货大楼,让李局和两个小姐各自挑选了一件皮衣。便匆匆赶去了灰汤温泉。泡温泉、蒸桑拿、踩背松骨,玩了个遍。晚餐,吃着雄鱼火锅喝着酒鬼酒,王冲看着李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故意问:晚上去卡拉OK一下?

自打一上车就和小姐挨挨擦擦,泡温泉时又和小姐摸摸捏捏的李局,这几个时辰调情下来,早已是心旌乱舞,邪火飞窜,双手微抖,两眼通红,一心只望天黑。听王冲问话,忙说:不啦,今天长途坐车,太累,早点休息吧,明天再玩。

王冲微微一笑,说:那好,随李局的意。扭头望着小姐说:你们俩今晚都去陪李局吧。

李局连忙摆手:别这样,别这样,莫搞错拐了。

王冲凑近李局,小声地:远嫖近赌,这里鬼都不认得一个,哪个晓得我你是什么人。现在有头有脸的人,哪个没玩乔子?没乔子的反而被人瞧不起,李局,时光难得呀,机会一过,后悔都来不及的。

李局端起酒杯:喝酒、喝酒,喝完酒再说。

凌晨两点左右,当冰冷的手拷拷住双手时,李局才从酣睡中醒过来。一天辛劳,与小姐三次的缠绵,加上酒精的作用,让李局的睡眠特别深沉。房门是怎么开的、警察是怎么进来的、被子是怎么掀掉的,李局全然不知。但手拷拷着双手、身边站着两名拿着手枪的公安、自已一丝不挂地躺着、小姐用被子裹着身体蹲在床边,李局清醒后的第一感觉是脑袋中嗡了一声后一片空白。不过,毕竟有长期在特殊战线斗争的历练,很快,李局就镇静了下来,质问起那两名警察:你们干什么?不要乱抓人!

一名制服警察冷冷地回答:我们干什么?我们扫黄,正在执行公务。

李局:我们是恋人,没涉黄,你们搞错了。

警察:没涉黄?先把身份证拿来。

李局和小姐都说身份证在包里,警察翻出身份证后问李局:你说,你们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李局:恋人关系,啊不,情人关系。

警察:她叫什么名字?

李刚问过小姐的名字,胸有成竹地回答:她叫夏荷香。

警察:妈个P,还秋菊黄呢!你名字都说不对,还他妈的情人关系呢,卖淫嫖娼,带走!

小姐急了:别带我们走,他和你们一样,也是干公安的,还是局长,能不能在这里私了?

两名警察一听,怔了一下:他是公安?不行,私了了他会反咬一口的,必须公了。

两人被带出房门,见到王冲那对鸳鸯手拷手面朝墙蹲在走廊,李局心情更是沮丧。四人被一车拉到派出所,做完笔录,王冲主动提出现在就交足罚款出去。警察同意,说你们是外地人,现金都作为嫖资没收了,哪来钱交罚款?

王冲说:我这里有个亲戚,要他借点钱来取我们。

警察:那好,四个人,每人五千,共二万。

王冲:这样吧,你们共有六个兄弟,我让他带二万六来,交你们,那六千算你们的辛劳费。

警察:随你便,你交的钱我们都会入账的。

很快,一个电话过去,马仔开车过来交了罚款。

几个人走出派出所后,所长对手下说:那个公安的讯问笔录,传真给他的省厅和他们县的纪委,以免他反咬一口、倒打一耙。

县里的人事调整,年前临近放假时进行了。圈内的人都明白,年前调整与年后调整是有天壤之别的,事关一批人年节所收红包的多寡。那些年龄到期不愿送红包的老局长、老主任们,通过年前干部调整,损失相当惨重。

张洋如愿以尝入了局班子,副局长兼任交警大队长,还分管治安和110指挥中心。年前收到的拜年心意,较往年也翻了几倍。

李局幸好及时与自己副部长亲戚作了坦白,本次干部调整中虽然被整出了政法队伍,被调到了公路局当副局长,但公路局属省局拨款单位,除了野路子外,正规福利待遇比公安还好。李局经过一劫,心中倒也知足。

李局老婆却想不明白,跑到公安局找局长闹了几回,不得已,局长合盘说出了实情,还说,上头要求此事不扩散,你再闹,恐怕就难得做人了。老婆气鼓鼓回来,与李局大干了一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天几夜没吃饭。

李局每天小心翼翼地去做解释,先是跪地板自扇耳光,后来是痛哭流涕说自己冤枉,中了别人奸计。老婆问,中了谁的奸计?李局思前想后又答不出来,只得说,我一定会查出来给你一个交待。最后,李局从孩子成长的角度需要和谐稳定的家庭环境讲起,在发重誓绝不再犯、交出自己工资卡和储蓄卡后,终于让老婆初步原谅了自己。老婆无奈地叹到:老娘要姿色有姿色,要钱有钱,要本事有本事,你这狗入的怎么还不满足呢?

李局自此特别持家,单位和家两点一线。买菜洗衣做饭全部包揽。老婆喜欢吃泡蒸鳝鱼,他便专门跑去一家熟悉的酒店找师傅学会了做法。每天晚餐,一碗泡蒸鳝鱼就端到老婆面前,让她先吃吃好。十天半月吃下来,硬是把老婆吃得见到泡蒸鳝鱼就要吐,坚决要李局换口味。

李局一语双关:泡蒸鳝鱼好吧,招牌菜,人见人爱,吃一口,就像是做了神仙。可再好的东西,时间久了也没新鲜感、没味道了,这是哲理,也是人之常情。人非圣贤,有时被人陷害尝个鲜犯了错,还是应该原谅的。如果你不原谅我,我们离了婚,在外面你也无法做人,别人总会说你是被老公抛弃的,你的下辈子,难得过好。老婆瞠目结舌,嘴上不说,心中便把这事过了。

张洋当上副局长后,月华最想感谢的人是王冲。正月初几的一天,便一个电话过去,约王冲到猫王咖啡店小聊。在咖啡店两人品着咖啡,王冲问:姐,你今天礼性怎么这么大?

月华:你这次又费心又破财,帮张洋把进班子的事搞定了,我必须要感谢你呀。说,想要点什么?

王冲:姐,你错了,你真正要感谢的人不是我,应该是我们的夏总,这一切,都是他谋划的,用的钱也是他的。

你不是老总吗?怎么还有个夏总?月华吃惊。

我虽然带个总,但是是夏总给的,我实际上不过是给他打工。不过,夏总很讲义气,很多事都让我做主,每年公司分红也没亏待我。这一次帮姐夫当副局长,所有安排和费用都是夏总亲自定的。

你这么一说,我倒要感谢夏总了。但是应该怎样表示呢?我不熟悉夏总,你建议建议。

夏总帮人从来不要别人感谢。夏总说过,帮人家忙,反过来人家感谢你,这就成了交易,不叫帮忙,没意思。真正的帮忙是不要别人感谢的。

那怎么办呢?在一起聚聚,吃餐饭,不说感谢,认识认识总该行吧。

这样最好。夏总别人请他吃饭,他总是喜欢找鸭棚这样的大排档,说这样主客都无拘无束,也很实惠。我看,定个时间,就找个鸭棚聚聚。

好!月华高兴应允了,接着,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在长沙,你们一去就被抓,怎么这么巧呢?

王冲诡秘一笑:这还不简单,要马仔报警嘛。为了不让李局怀疑,我让马仔把我也报了。

两位小姐没说破?

没说破,事后一人给了五千元,现在已经转岗到外地了。

真是滴水不漏。月华感叹。

正月十五过完,餐馆都陆续开了张。黑巴以夏总身份参加了张洋月华夫妇组织的聚会。不过,这次聚会并没选在鸭棚,而是定在郊区的一家农家餐馆,全都是土灶铁锅烧的农家菜,虽说是月华买了单,但夏总黑巴带来的讲礼性烟酒,价值已超过了酒席价值的许多倍。

主客都尽了欢。月华的热情奔放、那双桃花眼的风情顾盼、那种象征健康与活力的粉嫩小脸,给阅女无数的黑巴留下了深刻印象,相见恨晚的遗憾油然而生,在女人堆里白混了十几年的感叹沛然而发。

黑巴这些日子办什么事都心不在焉,这神态被王冲看在眼里,心中自有几分明白。这天,王冲与黑巴及他的保镖闲着无事,玩起了斗地主,两个时辰打下来,以往牌技精湛、只赢不输的黑巴,竟然盘盘都出错牌,输得一踏糊涂。最后竟把牌一扔,不玩了。王冲把保镖支去买烟后,便对黑巴说:老大,你好像有心事了,是不是被哪个女人吸住了?

黑巴毫不隐讳:抱起娘日地,张洋这狗日的真有艳福。

王冲微微一笑:上次张洋两个请你喝酒后,我就感觉你像丢了魂一样,猜你被月华吸到了。看样子,这次还动了真情,怎么样,想点办法把她搞到手?

行啊,有什么办法呢?你说说看。黑巴一脸认真。

我只能说理论,具体办法靠你想。

说。

要想女人嫌弃自已的男人,绝作只一条,让这个男人变坏、变乱、变成一个负心人、变成一个让女人绝望的人。

鬼嚼了半天,实质的东西一点都没讲,这道理谁不懂。黑巴横了王冲一眼。

懂就好,自己慢慢想法去。

你就不能多说点?

王冲嘿嘿:又不是我要泡马子,费那些脑筋干什么。王冲略有所思地:老大,你就不怕这条关系线断了?

有的人为了美女,连皇帝都不做,我为了美女,丢掉一条关系线,这算什么。关系线丢了,还可以再拉起来的嘛。

受到王冲启发的黑巴,于是对张洋展开了攻势。只要他没有别的吃请,黑巴总是把张洋约在一起,只要在一起,酒总是喝得云里雾里,歌总是唱得声嘶哑闭,背总是踩得全身酥软,不混到下半夜,黑巴总是难得放张洋回去,黑巴的小九九是,要他少交作业。

玩了一段时间,黑巴觉得效果不大。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就引着张洋进了嗨馆,这也是黑巴的一个产业,是县城中最高档的休闲馆所,里面的服务从陪聊到陪睡一条龙俱全,饮品从白水到到路易十三应有尽有,致于这些饮品的真假,就难以确定了。服务生皆是如花似玉、且有奴隶般顺从的尤物,服务质量绝对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张洋在里面嗨到了凌晨五点,先是一杯饮料入肚,有种从没有过的亢奋、舒畅、飘飘欲仙的感觉,接下来是抵不往陪聊小姐的缠绵,做了只能和月华才能做的那事,不过,这小姐毕竟是专业人士,做得比月华有滋有味多了,让张洋刻了骨铭了心。直到黑巴来敲门喊他走,还有点恋恋不舍。黑巴说:再不走,天亮被人看见,影响会不好的。这样,张洋才从房间出来,又喝了一杯服务员端来的热饮品,神清气爽地与黑巴上街过了早,然后去上了班。张洋奇怪,尽管闹腾了一宿,但一天工作下来,竟毫无疲惫之感,浑身上下,仿佛有使不完的动。

连续几夜,张洋凭着黑巴给他的金卡,每到晚上十点左右,都自己一人溜去在嗨馆中度过,奴隶一天一个新,饮品越喝越上劲。虽然月华打过不少电话询问踪迹,但张洋均以有案件处理搪塞了过去。过了一周,张洋终于回了家,但已经没有了与月华做作业的兴趣。

张洋越来越勤地泡嗨馆,当然,每次都如地下工作般地晚十点后去,早五点时走。仅仅靠饮品,张洋越来越没有了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嗨馆的服务生便推荐了一种白粉给他吸,没几天,就吸上了瘾。黑巴给办的一年的金卡,仅仅两个来月就被张洋消费完了。拐弯抹角、旁敲侧击黑巴了几次,黑巴也给金卡充了值。不过,充值的额度在递减。黑巴对张洋说:这地方还是少来为好,钱是小事,不要把身体搞拆了。

黑巴说得诚诚恳恳,可张洋却欲罢不能了。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女人对丈夫是否顾家爱老婆仅需通过床上的功课即可感知。这段时间,月华从张洋的敷衍塞责行为中,感知到了异样。问又问不出,只能窝在心里郁郁寡欢。一天,和王冲的闲聊中,忍不住向王冲问起了张洋的事。月华说:你近来和你姐夫在一起时间多不多?

王冲听到月华问张洋的事,知道事情有了进展,内心虽喜,但嘴上仍然平常:这段时间我很忙,和姐夫在一起不多呀。姐夫怎么啦?姐。

月华:他近来精神和精力都特别差。

怎么差呢?

每次回到家中,饭也不想吃,澡也不洗,倒头就困,人一天比一天瘦,走路都打晃晃。

哪他打不打哈欠,流不流鼻涕?

都有、都有!

王冲大惊失色状:哎呀!错了拐!错了拐!姐夫多半沾上毒品了。你们正规人不清楚,我们这些鬼打架是懂这些事情的。

月华急了:那怎么办呢?

王冲作安慰状:别急,先确认是不是。我知道,县城里唯一搞这名堂的是嗨馆,我们确定一个时间,去嗨馆里碰碰看,看是不是,只要在嗨馆里碰到了姐夫,就说明他一定错了拐。

日月如梭,世事魔幻。一年后,张洋在嗨馆被抓了现行。早与张洋分居了的月华月华彻底离开了张洋,投入到黑巴怀抱。随后,便停薪留职成了北湖苑老板。数年后,打黑风暴将黑巴卷入牢狱,获十五年刑期。北湖苑由此易主,月华不知所踪。小道消息说,有人在南方某市见到过她,成了一个被富豪包养的N奶,还是过着优越的生活

张洋最终被免职,清出了队伍,没有了黑巴的资助,靠着变卖财产维系吸粉生涯,某日,猝死于吸食过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