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郝婷婷║ 面试

2020年08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郝婷婷,出生于1985年,陕北延安人 面试 小飞又穿上了高跟鞋咣当咣当走在了街上,怀孕四个月以来她这是第一次穿高跟鞋,没办法,谁叫她因为怀孕在单位请了一年的假,又在家呆着无聊,鬼使神差的便在网上投了份简历玩儿,没成想居然不可思议的接到对方的面试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郝婷婷,出生于1985年,陕北延安人

面试

小飞又穿上了高跟鞋咣当咣当走在了街上,怀孕四个月以来她这是第一次穿高跟鞋,没办法,谁叫她因为怀孕在单位请了一年的假,又在家呆着无聊,鬼使神差的便在网上投了份简历玩儿,没成想居然不可思议的接到对方的面试通知,这才破天荒地穿着宽松的呢大衣挺着圆实但还不太明显的肚子赶去面试。小飞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一次也没去过什么招聘会,更没被某个单位面试过,算是沾了她父母的光直接进了现在的单位,工作了六七年,虽然没为单位做出过什么大贡献,但至少她曾一度成了他们单位不可缺少、无可替代的人才。每每想到这些小飞心中便是一阵窃喜,她又摸了摸装在包里令自己信心满满的简历和自己的成果不由得发自内心地笑了.

面试的单位在一所家属院的旧楼上,她一口气爬了六层这才到了面试的地点,看看门上除了副对联连个单位名称也没有,不过小飞并不担心自己被骗,因为她来之前已托人打听过这家报社是省里的一家正规单位。她敲了门,开门的是个年轻姑娘,小飞刚要问点什么,只见,靠近门口的房间里侧身出来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瘦高个儿男人在快速打量过她之后示意她进去。

小飞跟着瘦高个儿男人走进门口的房间,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看来就是在这里面试了,小飞坐到了办公桌前的转椅上,对面坐着刚才的那个瘦高个儿男人,不久小飞注意到门里又进来一个约莫四十多岁身材矮小微胖,脑袋秃顶的男人坐到了办公桌的一侧。对面的瘦高个儿先开口让小飞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并告诉小飞也希望她能简单的对他们的报社以及报纸有个基本的了解。

小飞一听瘦高个儿这么说她便更不用紧张了,看来面试就是双方互相了解互相选择的过程,这不就跟相亲差不多嘛。于是,小飞听完瘦高个儿男人的话便开始不慌不忙地简单流畅地介绍起自己,她先说了说她大学的学习情况,又说到自己所学的新闻专业就业前景如何好,自己的同学都在哪些大媒体大公司发挥着多么巨大的作用,又说到自己在之前的单位工作如何努力,领导如何器重等等等等。小飞并没有仔细观察瘦高个儿以及矮胖秃顶男人脸上的表情,在这种时候她总是容易陷入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里,越是正式的场合比如单位的演讲比赛,开会时领导要她发表意见的时刻,她的表达欲越发强烈,连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她怎么这么爱表达,甚至是爱表现,表现什么呢?她当然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但她的工作能力还是得到了她自己充分地认可与肯定,再加上这些年断断续续的偶尔会有那么三三两两个人夸她说,哎呦,瞧这声音多好听,还有甚者会因为小飞甜美的嗓音而被她深深吸引,想和她做朋友。小飞有时候想那就仅仅当做自己是强烈的表达欲望在作祟,当她在自己甜美的音色以及通顺流畅的表达氛围里流连忘返时。一旁的矮胖秃顶的男人突然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你说你是零八年毕业的,那你应该比现在的90后优秀,那会儿的学生还算认真。

听他这么说小飞立马心虚了忙说:这不一定,我在大学也没好好学习,再说现在的90后也很优秀嘛。小飞这话并不是谦虚,因为她知道她四年的大学是怎么过来的,虽说学位证、毕业证都到手了,但她们那个所谓的专业到了小飞她们那届仅仅才是开办的第四年,什么新闻采编、新闻写作、摄影、摄像,后期制作,演讲口才,公关艺术等等等等,就差美容美发了,连她们老师也说,咱们的课程开设的很杂,不精。有什么办法,小飞偶尔会把自己大学没学到任何有关专业的一技之长的罪过归咎于学校,她觉得不是她小飞不努力学,实在是学校教她小飞的经验不足!这也是她专业没学好的重要原因。

可能你还不了解,现在除了党报,很多报纸都是自负盈亏,对记者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的报纸也一样,所以我们需要的记者是要综合能力强的经营性记者瘦高个儿男人又对小飞说。

小飞此时并没有领悟这个经营性记者真正的意思便向瘦高个儿男人说自己在之前的工作单位从事过相关内容的工作,比如给领导写过个人汇报材料,写过人物专访,还写过消息通讯。我觉得你说的这些不难写,我有文字功底。小飞最后又加上了一句。说完便从包里掏出她的得意之作递给了对面的瘦高个儿男人。小飞递给瘦高个儿的是一本自己简单装订好的新闻通讯稿录。瘦高个儿他接了过去拿在手里打开翻了翻说:这是你写的----书?

是我写的,我自己曾经在报纸上发表过的文章简单的装订在一起,算是本小书吧。小飞自信地说,她自信是因为在她小飞的生活里,能写这么多字儿的人不多,你要说写几篇小简讯、小新闻那没什么,可要是可以给领导一上来就写个五六千字的大稿件,或是组装一篇什么五年来的工作总结这样的大材料,小飞这样的人在单位那也是屈指可数、独一无二的,她曾是单位公认的才女,虽然对于才女的高帽子她时常心有余悸,但她还是战战兢兢地接受了并享受着周围的人给她的种种溢美之词。虚荣心嘛谁都有,更何况在单位她是一个背井离乡,举目无亲的弱女子,又是一个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父母的疼爱惯大的小飞呢。

瘦高个儿问小飞这几个在报纸上被采访的人是谁是做什么的和小飞又是什么关系,他似乎并没有对稿件的内容和质量感兴趣,虽然没说令小飞期待的赞美她年轻有为或者她是才女之类的话,不过小飞的心里还是舒坦的,至少她认为她小飞写过的这几个人物不是科级就是处级干部,这在她小飞看来也都算是人物。因为从某种角度看,她小飞自己毕竟也只是个什么也不是的小工人。

坐在一旁的矮胖秃顶的男人似有些不耐烦,他开始似问非问地和小飞聊起来,并拿来他们的报纸让小飞看,只是,小飞怎么觉得这个人实在跟自己话不投机呢,他说得模糊不清,她听得似懂非懂。他让小飞谈谈他们的报纸,再谈谈媒体、记者。小飞说:你们的报纸是对文化艺术界的人物、活动、作品进行宣传报道..矮胖子男人又说了一些小飞听不太懂的词儿?什么模式什么体质还有什么小飞一点儿概念也没有的词儿,但小飞知道这些词儿是和商业利润、经营模式有关的,小飞不知道怎么跟这个人沟通这些自己压根儿没研究过的领域,于是干脆装作对对方的话表示认可微笑着点点头,或者对对方的话若有所思,又或是干脆把头瞥向她跟前的报纸上,实在不行就主动向对方问问题。

几圈有用无用的谈话下来,小飞终于被对面的那个瘦高个儿的几句语言流畅、表达简洁明了的话闹明白了,原来是她小飞想得太简单了,她才明白原来这个经营性记者最重要的事儿不是什么写稿子,而是卖报纸,找客户。她心里一下子就泄了气,这那是她想找的记者工作呀,这不跟满世界卖保险、搞推销的一样嘛。

小飞顿了顿又问了个俗气但很实际的问题工资待遇,瘦高个儿男人告诉她底薪三千另外还有提成。乍一听,小飞觉得这工资还不错,正当小飞想要继续问问其中的细节时,一旁的矮胖秃顶男人把一份几页打印的纸丢在了小飞面前让她看,小飞嗅到了这个矮胖子男人对她的不友好。

她没想太多拿起来就看,她看到打印纸上赫然标注着想要拿到三千块底薪的当月任务是:每月必须卖掉以年订阅量为单位不少于4份的报纸,必须有5000块的广告收入,还有几条硬指标她没细看。她发现那上面一点儿没写小飞想象中的对记者文笔的相关要求。这不应该直接招聘销售员吗小飞想。此时小飞的心沉了一多半儿,更凉了一多半儿!

对面的瘦高个儿在忙着给某个领导打电话,小飞此时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路,但有一点她十分清楚,这工作她可做不了。

瘦高个儿男人已经打完了电话问小飞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小飞想还问什么问啊,但她转念一想,哼,你们想要的不就是客户,她倒是还真有个问题想问问便说:

假如我联系到有意愿在你们平台做宣传的单位或者个人,我是不是就可以以你们平台记者的身份去采访拿提成?小飞话音刚落瘦高个儿男人便说:当然可以。可紧接着矮胖子男人也迅速开口说:我们还没有决定用不用你,你怎么去采访?并且在这话的末梢添加了一串嗤之以鼻的笑声。小飞清晰地听到他从鼻腔里呼出的刺耳的嘲笑。她还是忍了忍并没有理会那个矮胖子的话,心里却在想真是丑人多作怪,不去照照镜子,秃驴一个,像你这样的走到街上都影响市容市貌。就这点素质还装文化人,真是给文化人抹黑。呸!

瘦高个儿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说:如果你可以找到客户,当然可以,我们可以给你提成。矮胖子男人斜眼看了看瘦高个儿,小飞不用去看这两个一瘦一胖的男人,便立马嗅到了一丝火药味,看来你们内部不团结,窝里斗呀,她想到这儿莫名的有些兴奋。小飞对瘦高个儿微微一笑说:那我就明白了。

我们的报纸有微信、微博、博客好几个平台,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并没有在任何一个平台上有一定影响力怎么有资格做我们的记者。当然了,除非你有当大官的亲戚可以找到采访对象,我们可以给你提成。矮胖子男人满脸的轻浮与不屑。

矮胖子男人话音刚落,小飞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炸裂,但她还是忍住了,她定了定神,往椅背上轻轻一靠,缓缓地翘起二郎腿,用轻蔑的口吻对那个矮胖子男人说:哎呦,你可真逗,我要有当大官的亲戚我还有必要跑你们这种不三不四的小报来应聘啊?还是你觉得大官他们家亲戚能看得上给你们这种小记者站拉赞助,跑业务?你家有这种亲戚?

小飞说完觉得自己畅快了不少,她看了看那个矮胖子男人的反应,只见矮胖子男人似有些意外但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无所谓。他怎么可以如此漠视她对他的轻蔑与不屑呢?小飞有点傻了,小飞觉得自己彻底被这个矮胖子打败了,她什么也不想了,她只想快速离开。她看了看对面的瘦高个儿,站起身指了指桌上的简历,瘦高个儿男人从右手边的桌上拿起递给了她。小飞又指指他左手边的书,男人也默默地照做了。

临走瘦高个儿男人又让她带了份他们的报纸,小飞有些不明白还让她带报纸干嘛,是让她拿回家学习学习?她才不想把这破玩意儿拿回家再继续气自己!可行动上她还是照做了,她拿起桌上的报纸对瘦高个儿男人道了别像逃难一样快速走出门。一出门走到第一个楼梯拐角处她便把报纸扔到了楼道的角落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