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张永胜║怕

2020年08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永胜,肢残二级,黄石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农民日报》、《乡镇论坛》、《湖北日报》、《黄石日报》、《农村新报》、《楚天都市报》等报刊。 简介 怕 生了逆子,我不活了。武德在冲母亲陶大娘发火,陶大娘怄得直哆嗦,一头撞向大门。 二胎没放开,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永胜,肢残二级,黄石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农民日报》、《乡镇论坛》、《湖北日报》、《黄石日报》、《农村新报》、《楚天都市报》等报刊。

简介

生了逆子,我不活了。武德在冲母亲陶大娘发火,陶大娘怄得直哆嗦,一头撞向大门。

二胎没放开,武德就偷着生了二胎,他怕自己违反政策,会从副镇长的位子上撸下来。他将二胎儿子躲躲藏藏放在出租屋里,由母亲与岳母一起带着。不曾想,岳母看不惯母亲粗手粗脚,一会儿说陶大娘手脚慢,一会儿说陶大娘不该用她的洗脸盆洗脸......儿媳每到双休来出租屋,也是说陶大娘粗糙的手弄疼了细皮嫩肉的孩子,陶大娘受不了了,她带了一年的孙子,就不愿再当孙子了。

儿媳上门兴师问罪,说:我妈在给你武家带孙子,你凭什么甩手不管了。你今天不去给我带孩子,别说我不认你。不管儿媳怎样威胁,陶大娘就是不吱声。

二儿子武石一旁使劲拉母亲上车,陶大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旁的老伴心碎了,他吼了一句:你妈养大你们还不够吗?武石放开母亲,说:没见过这样不顾孙子的老人!

老伴患了肺癌,陶大娘请来仙姑为老伴驱邪,供在菩萨面前的三个苹果,武石先吃了一个,陶大娘将剩下的2个苹果全给了身有残疾的大儿子武力。

武大爷病重时,交出7万元存款给武力保管,说留给陶大娘养老。他交代武力,要孝敬老娘,因为孝老人有福。

私下,武石找武力,要从7万元存款中拿4万元贩鱼,武力做不了主,说要去问病床的父亲。武大爷听了,直摇头,他说武石拿钱会不还的,武石就欠过父亲2万多元没还。武大爷想吃猪肺,叫武石去买,武石就是不理。病床上的武大爷难过得直哼哼,想起武石成家以来,从没称一两肉给父母,武大爷泪水直流。

一天,武力不在场。陶大娘听到武石在向武德进谗言,说供菩萨的苹果吃了有福报,母亲却将剩下的两苹果全给了武力,这做娘的几不公心。陶大娘进屋听见,不服道:你哥是个瘸子,几可怜,你们该善待他。武德一直对母亲有气,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吼道:他可怜,活该!老二借点钱做生意,还不肯给,这是老爸的钱。你护着他,就是不知好歹傻得很。

我与你爸供你念书,你咋不懂理?不晓得谁不讲理!我丈母娘辛苦养个闺女给我做老婆,她闺女为我生儿子,还要陪我到老,老二都知道,老婆的重要性,他武力凭什么指责我老婆和丈母娘欺负你。

妈,你这样为老大,老大有啥能力顾你。你得罪我们多了,小心一点。武石一旁帮腔道。陶大娘见到武德气汹汹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呼小叫,她一头撞到大门上,意欲不想活了。武德无动于衷,随口说道:你就去死吧!

武大爷在病床上急得直哭,几天后就去世了。武大爷去世后,武德和武石极少登母亲的家门。

几年后,武德的伯父去世了,他请了几天假去为大伯守灵,由于对母亲一肚子怨气,武德就是不愿跨进母亲的家门。武石与武德穿一条裤子,为了博得武德的欢心,武石对母亲也是不理不睬的。

陶大娘的邻居大妈经常看到陶大娘在落泪,她安慰陶大娘,说:儿子说你傻,就当是傻娘生了聪明儿子。

武力碰见武石在贩鱼,他拄着拐杖上前叫道:老二,老娘想你了!

你一边去,我这车鱼急着要运到鱼行里卖掉。武石阴沉着脸吼道。

正好,老娘想吃鱼,你就丢条鱼下来吧。武力脸上放光,武石依然黑着脸,说:她想吃鱼,你就不会去买。武力站在车头不肯走,武石火了,他叫人拉开武力,车子启动一溜烟跑了。养鱼老板冷嘲热讽道:你武力真不会为人,你这老大是么样当的?两个弟弟见你就来气。武力杵在那直想哭。

县镇换届,新来的县组织部部长是邻居大妈的儿子,武德与部长是发小,部长在力挺武德扶正,武德也多年想去掉副字。

选举前,武德被调到自己老家任副镇长,他是镇长候选人。

选举大会正式召开后,武德竟然落选了,他失落地去组织部。部长接见了武德,他问武德:武德,你知道组织上为什么要调你去老家任职吗?

武德一脸无奈,他被调回老家竞选镇长,武德早就有一些不祥预感。部长见武德闷闷不做声,他语重心长地对武德说:武德啊!你凭一时之气,那样对你母亲。你以为自己在外镇任职,没人晓得,就不怕丢人。这次调你回老家接受考验,就过不了关吧!因为人民代表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对自己的母亲稍不如自己的意,就容不下她,你还怎么容得下老百姓对你工作中的意见?一个没有坦荡胸怀的干部,怎么能担当重任?组织上用心良发苦,武德已意识到自己太自私,他隐隐感觉到有些愧对母亲。

武德悻悻地出了县委机关,他一路上无精打采,忽然手机响起,武石邀来一群朋友,意在庆贺武德扶正。武德一脸深沉跨进武石定的包间,拉起武石,说:走,咱们去看看娘吧!

车上,武石听到武德转述了部长的话,他不禁一脸诧异,说:怪了,我的生意伙伴,怎么没有一个人说过我一句不是呀?武德若有所思,说:你们做生意的不同,有利益关系就是娘。共产党是以德服人,我不能再无德了啊!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