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何大江║零钱

2020年08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微小说】何大江║零钱 何大江,编辑、作家。 零 钱 八点四十分,终于排到我了。从成都市到东山县唯一的一班火车,九点二十分就要开行。 天还没亮,就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是祖母去世了,葬礼明天举行。她还专门叮嘱,我作为长房长孙,今天无论如何得赶回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微小说】何大江║零钱

何大江,编辑、作家。

零 钱

八点四十分,终于排到我了。从成都市到东山县唯一的一班火车,九点二十分就要开行。

天还没亮,就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是祖母去世了,葬礼明天举行。她还专门叮嘱,我作为长房长孙,今天无论如何得赶回去。

身后是长长的买火车票的队伍,身前的窗口里,坐着一个穿制服的女人。

这是个肥胖的女人,一只硕大的脑袋搁在脖子上,两颊的肉向下沉甸甸地吊着,一大堆松弛的皮肤里藏着两只小眼睛。这种长法,如果配以满脸笑容,便是一副慈祥的弥勒相;而像她现在这样,两只嘴角也向下吊着,眼睛里透出严厉的光,则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东山县民常用一种调侃的方式来化解对这类威武之相的恐惧,他们叫它猪头。

此刻,我小心翼翼递给猪头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买张到东山的票,最好是卧铺。

卧铺没有。硬座五十九元。拿零钱来。猪头没抬眼,右手一动,钞票就飞了出来。

打开钱夹,在几张百元钞票、十几张皱巴巴的角票和几个叮当作响的硬币之间,我终于搜寻出了六张十元来。

给你说拿零钱来。猪头在胸前的抽屉里翻了几下,把那六张钱拿在手中,并不给我出票。

这就是我最零的钱了。

哪里有那么多一块钱给你们找零,猪头气冲冲地说,一天准备得再多都不够。

快点,我们还要赶时间。排在我背后的男子已经不耐烦了。

不用找了,快把票给我吧。

不找零钱,那怎么行?猪头一脸正气,一分一厘的账都错不得。

快把票给我吧,我有急事。

钱都没弄清楚,哪可能把票给你?猪头说,到这里来买票的,哪个没有急事?

你有了零钱再给,我过一会儿来拿。这就叫虚与委蛇吧。

这里进进出出这么多钱,哪里记得住你那一块钱。

那你打张欠条给我,好不好?

哪个有时间给你打欠条?

我真的不要那一块钱了,快把票给我。

我未必还要你的钱?猪头终于愤怒了,把六张十元钞票叭的一声扔在窗台上。

不是你要我的钱,是我家里有急,急,急事。我本想跟她讲讲大道理,说准备零钱是你们铁路机关的职责,不是我们顾客的职责,但后面的男子已经在推我的肩了。

你不买就让开,我还要赶路。他把我掀到一边,对猪头说,我这里是零钱,不用找。

我真的有急事,我家里死人了。

死人了。我听到四周传来讪笑。

我挤上去,但推不动他,我的头只在他肩膀处。

男子一只手把钱递进窗口,一只手抓住我的衣领,用力向前一送。

我跌倒在地,再一次听到了来自上方的笑声。

六张十元钞票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