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潘斗应║二哥

2020年07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潘斗应,偶用笔名潘也。 二 哥 春妮打来电话,说: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准备结婚啦! 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了,是该有个归宿了。 春妮,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顿了顿你爸的照片找到了! 啊?什么?爸爸的照片找到了?叔,你再说一遍! 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潘斗应,偶用笔名潘也。

二 哥

春妮打来电话,说: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准备结婚啦!

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了,是该有个归宿了。

春妮,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顿了顿你爸的照片找到了!

啊?什么?爸爸的照片找到了?叔,你再说一遍!

我又重复了一遍。电话那头,春妮哭了,悲喜交集。我也偷偷抹了一把泪,过了一会儿,春妮说,照片不用快递,以防丢失,她从西安赶回亲自来取,顺便去给她爸爸烧点纸钱,道个别。

春妮托我找她爸照片的那天,是她独自在单位宿舍里过二十二岁的生日,她说她想爸爸了,虽然她连爸爸长的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还是非常非常的想他!

照片,我也的确是用心找了。找了三年。新屋,老屋,翻箱倒柜,凡能存放东西的地方找遍了,结果以失败告终。倒是在一张掉了漆的写字台抽屉拐角处发现了一个散发着霉味的纸袋,拆开,里面是厚厚一沓斑斑驳驳粘在一起的照片,我小心翼翼地翻看着,其中有二哥在部队当兵时全班的一张合影照,这合影照我有印象,全班六个人,作为班长的二哥站在中间,他的个头比别的战友略高,大盖帽下是一张充满自信、阳光帅气的脸,可惜因时间久远,照片上生了一层白中带绿的霉斑,我用餐纸擦拭,没想到霉斑倒是擦掉了,可二哥和他战友的面部表情及一身戎装都转移到了餐巾纸片上,微风一吹,纷纷扬扬;拿在手里的底图被岁月抹的一塌糊涂!

此后,我通过各种渠道刻意去结识画家,希望能依据我的口述给二哥画一张像,但几位画家均以画山水为主,未能如愿。

照片本来是有的,且不止一张,嫂子改嫁的那天拿出了一个精致小木盒,打开,犹豫了半天,带走了盒子里里的国徽、领花,把二哥的照片捡出来留给父亲让代为保存。父亲并没有将这事儿告诉我,他也不懂得长期保存纸质照片须过塑才行。

二哥是为了救邻居老邱才出事的。那年修村境土公路,村里老少爷们热情高涨,铲高填低,凿山炸石,黄昏时分一排炮打断了山崖间的广播线。广播是当时村里的重要媒体工具,家家屋里都挂有一个多孔方形木盒,外连铁丝,内接一根插在泥土屋面的地线,地线根部保持干燥,音量就小,撒半把盐,再倒上一碗水,音量立马提高一倍。这两根铁丝担负着传达中、省、地(市)、县消息的通讯重任。身为民兵连长的二哥接到村领导通知,让他和老邱次日晨去抢修广播线路。两人在半山坡连接好断线,二哥正准备攀杆紧线时,干活一向积极的老邱抓起铁丝用力拽直,谁知力道过猛,铁丝向上弹起一条弧形,凌空搭在了高压照明线上,顿时空中火花四溅,老邱痛苦地惊呼一身,面若死灰。面对突如其来、始料未及的变故,二哥急了,环顾四周,身边没有任何有效的绝缘物体可以救老邱!本来为安全起见,头天晚上晚村里已和乡电管站约定好了次日晨6点停电的,谁料值班人员把这么大的事给忘了。情急之下,二哥脱掉一只脚上的胶鞋挥向老邱的手臂

老邱得救了,在医院里躺了一星期后慢慢恢复了体力。

二哥赤着右脚,不知怎的那根铁丝转移到了他的左手,电流烧焦了他的手套后又击穿了他的手掌虎口

事后,有人说二哥如果不是赤脚的话,有可能幸免于难。毕竟,他那天戴着胶手套,穿着胶鞋,毕竟高压照明线路的电压只有220伏。

二哥已去世了23年,坟上的野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二哥是家里唯一的劳力,如今没有了,嫂子带着春妮苦苦支撑了两年多,迫于生计遂改嫁给乡外的一个村医。我们那时条件都很差,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父亲和大哥虽然时不时帮嫂子家干一些地里的庄稼活儿,但无异于杯水车薪。

二哥去世时,春妮才2岁,当时家里来了好多人,进进出处,忙忙碌碌,她以为爸爸躺在门外檐坎上睡着了,直到第二天被送入黑漆棺材内,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扑过去大声喊着:爸爸!我要爸爸

见此凄然情景,从县城赶回的我,把春妮紧紧抱在怀里,对着二哥的遗体默默发誓:放心吧,二哥,我会将春妮养大成人!

理想丰满,现实却是非常残酷的,不久,我所在的国有企业破产,我由主管会计变成了无业游民,老婆也没工作,孩子嗷嗷待哺。

誓言成了食言。

春妮慢慢长大了,也许是遗传了父母的基因,高高挑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浮着水雾一样的薄愁,技工学校毕业后在省城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她的对象我见过两次,和她一样,打小就失去了父亲。春妮介绍说,小伙子大她三岁,在一家房产公司做部门经理。

前不久,我去邻村办点事,途经一家商店,我陡然想起这个店主也当过兵,和二哥同时参加体检同时入伍,到部队后虽天各一方,但时有书信来往,中途回家探亲时彼此拜访过对方的父母,或许或许他保存有二哥的照片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还真从皮箱里翻出了一张塑封的军人照片送给了我!不错,是二哥,真的是二哥!

我正要把这大好消息告诉春妮时,春妮却先把电话打了过来

过几天,春妮回来取照片时,我将郑重地告诉她:你爸我的二哥是一名军人!真正的军人!永远的军人!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战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