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李代高║#8203;眼 光

2020年07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李代高:馆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客居中山市。金属质感分割线 眼 光 小马在货轮上工作,周妹在长途客车上卖票,好不容易谈上了爱。两年了,真正的实际接触是最近一段时间。小马有一个月的休假,而周妹却仍要天天跟着客车跑长途。上午去,下午回,去时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李代高:馆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客居中山市。金属质感分割线

眼 光

小马在货轮上工作,周妹在长途客车上卖票,好不容易谈上了爱。两年了,真正的实际接触是最近一段时间。小马有一个月的休假,而周妹却仍要天天跟着客车跑长途。上午去,下午回,去时不见太阳,回时却见月亮。

周妹的父母对小马也算感兴趣:小马个子高,一张圆脸,皮肤白,生得文静,给人一种书生样。他也真的是个大学毕业生,只是现在还是个普通船员,尚无一官半职。而周妹的父母并不计较他们未来的女婿官不官的。用他们的话说官能当饭吃么?!周妹呢,身材苗条,两个眸子乌黑发亮,清澈的眼波如秋水一般,说话也很温柔。

周妹的父母都是退休在家的人。这天,周妹的父母特意买回一只鸡,想试试小马的良心如何,看他对周妹是不是真爱!将来这个女儿是要嫁给他的,如果他不心疼她,那周妹岂不是要受折磨!其实,小马也常同周妹在镇上下馆子,他见周妹在车上长途颠簸,影响胃口,便常有意点菜给周妹补补身子。小马见周妹的父母买回了鸡,便自称有一手烹调技术,说是在轮船上自学成才的。这天,杀鸡、煮鸡,全系他一人所为。晚饭做好了,他说等周妹回来后一同吃。但二老却坚持现在就吃,说是给周妹留点菜就行了,并且要小马去留菜。小马只得说好、好,心想,可能二老饿了吧。

小马在厨房给周妹留好了菜,便到客厅里陪二老一同吃晚饭,席间,周妹的父母常朝小马瞅,小马也未在意。

吃罢晚饭,小马便骑着单车来到镇汽车站,专等周妹的客车回来,好将周妹接回家中。小马一走,二老便去看小马给周妹留的鸡肉。不看则已,一看,二老几乎同时皱起眉头。周父脸露怒容:老婆子,这小马人长得漂亮,怎么心却这样毒呢?

是啊,不晓得心疼未婚妻,将来我们的周妹嫁给他了有好日子过么!你看、你看,他给她留的哪里是鸡,全是鸡翅膀、鸡爪子,一块鸡肉都没有!他自己刚才却吃鸡肉!周母一边气愤地说,一边用筷子在菜碗里拨弄。

不要拨了,不要拨了。周父长长地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坐在一把红漆木椅上继续说:啧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他好象对周妹还挺好的呢!幸好今天我们用吃鸡的方法试他,果然一试就把他的黑心试出来了。二老接着便合计,准备对周妹作工作,趁早与小马分手算了,免得将来嫁给他了吃苦头。

二老刚刚商量好,门外便传来了小马与周妹的说笑声。两人一走进门,小马便忙着去端出饭菜,周妹便笑嘻嘻地吃起来,小马还不时与周妹说这说那。老俩口不忍看周妹吃那些下脚料,便一同走到房中去了。

周妹刚吃完晚饭,小马便忙着去厨房洗晚筷。周母便从房中出来悄悄将周妹拉到房内,并关上了房门。二老几乎同时问:丫头,你看小马这人怎样?怎么的?周妹睁大眼睛。他对你好不好?周母直截了当地追问。好啊!周妹诚恳地说。他的心好不好?周父又问。好啊!你们问这些干什么?周妹感到惶恐了。还好?我看他的心毒得很,他自己晓得要吃鸡肉,给你就留那些鸡翅膀、鸡爪子!

爸、妈,你们!格格格,周妹突然大笑起来。片刻,她小声地说:小马就最爱吃鸡翅膀、鸡爪子,因为我也爱吃这些东西,他才忍痛割爱,特意将鸡翅膀、鸡爪子留下来让我吃哩!啊!啊!你们年轻人,怎么这样看二老面面相觑。门外,小马在亲昵地呼唤:周妹,你来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