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云静水闲║娘心似线

2020年07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申云贵,笔名云静水闲,湖南邵东人,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 娘心似线 从娘家回来,梅子又着急又疑惑。急的是娘病得不轻,说话都困难了。疑惑的是她为啥要送自己两团线,还有她挤牙膏似地挤出的那句这个你要、要藏好,值5000块又是什么意思? 梅子看着手里的线,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申云贵,笔名云静水闲,湖南邵东人,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

娘心似线

从娘家回来,梅子又着急又疑惑。急的是娘病得不轻,说话都困难了。疑惑的是她为啥要送自己两团线,还有她挤牙膏似地挤出的那句这个你要、要藏好,值5000块又是什么意思?

梅子看着手里的线,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乡下人用来做布鞋的那种麻线,染成了红色,绕在两个硬纸筒上。

看来娘是病糊涂了,这两团线最多值10块钱。唉,不管值多少钱,也是娘的一片心意。梅子把线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赶紧进里屋收拾衣服。她还要去医院服侍娘。

   梅子的爹死得早,她娘41岁就开始守寡。那时,梅子娘要种责任田,还要照顾梅子和她两个哥哥,日子过得很艰苦。后来梅子两个哥哥都成了城里人,梅子也嫁到邻村并有了孩子,她娘才算熬出了头。不过,人也熬成了老太婆。

   梅子娘老了,一个人住在乡下,说啥也不愿跟儿子去城里生活

   有一次梅子回娘家,正是吃饭的时候。梅子揭开娘的饭锅一看,里面的饭是米和红萝卜丁混在一起煮成的。

   梅子问娘:妈,你怎么吃这种东西?

   她娘咧嘴一笑:我偷懒,饭和菜一块煮,又省事,又好呷。说完往嘴里塞了一口饭,津津有味地嚼起来。可没嚼几下就噎住了,噎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梅子的鼻子一酸:妈,是钱不够用吧?

   她娘急了,脸都成了猪肝色:不是,不是,你哥给我的钱用不完!

   梅子不信,偷偷去问隔壁的老幺叔。

   老幺叔说:现在乡下和城里一样,什么都要买,还要人情开支。你娘这么大年纪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还舍不得歇,夏天栽辣椒,冬天种萝卜。你两个哥哥都是大老板,也不缺钱,她这样苦自己,不知省下俩钱做么子?

   梅子听了,回家对娘说:妈,以后你别省着花钱了。说完,拿出200元递给娘。

   她娘拼命摇着双手:不要,不要,我这么大年纪了能吃多少?你们兄妹三个就你在农村,条件差一点,我不要你的钱。

   梅子装着生气:妈,你这是看不起我,嫌我这个乡下女儿没出息!

   她娘听了,脸变成了茄子色,默默接过梅子的钱。

   从此后,梅子每次回家都给娘一些钱。

   今天早晨,老幺叔打电话给梅子,说她娘又犯病了,梅子赶紧往娘家跑。

梅子到娘家时,她娘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头发蓬乱,双眼陷成两个小洞,双颊陷成两个大洞,见了梅子,也不说话,那模样,就像一具快风干的尸体。梅子吓坏了,连喊了两声娘,她娘就是不说话,只拿眼晴盯着她。

娘以前中过两次风,这次只怕梅子不敢往下想。

老幺叔在旁边劝她:你不要急,等会你哥哥回来,马上把你娘送医院。

梅子心里稍安,偶一回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只碗,碗里是半碗米饭,还有两根酸豆角。梅子的心颤了一下。

不久,梅子的两个哥哥到家了,兄妹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由两个哥哥把娘送到医院,梅子回家带上换洗的衣服,然后赶到医院服侍娘。可梅子要走时,她娘忽然开口说话了,还送给她两团线。

梅子很快收拾好了换洗的衣服,正准备出门,10岁的儿子像一阵风似地跑进屋里:妈妈,钱,钱!

   儿子一手拿着一沓百元钞票,一手拿着纸筒,身后拖着一根长长的红色麻线。

   梅子一惊:你手里的钱是哪里来的?

儿子说:钱是线里面的。我放风筝,放着放着就看到了里面的钱。

原来,儿子看到堂屋的八仙桌上有两团麻线,就拿了一团去放风筝,没想到放出了钱。

   梅子呆了呆,发疯似的拿起另一团线,飞快地扯线,线扯完了,果然看到了钱。那些钱一张张整齐地绕在纸筒上。

   梅子把所有的钱数了数,刚好5000块。

梅子拿着钱,泪如泉涌。

这时,手机响了,梅子的哥哥在电话里说:娘刚刚走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