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猫捉老鼠

2020年07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刘万成,笔名止若,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 猫捉老鼠 失势时奴性十足,有权了无所不为,这是不少国人脾性的集中表现。其情形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某些国人被压制时,信奉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格言的人物,一旦得势,足以凌人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刘万成,笔名止若,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

猫捉老鼠

失势时奴性十足,有权了无所不为,这是不少国人脾性的集中表现。其情形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某些国人被压制时,信奉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格言人物,一旦得势,足以凌人的时候,他们的行为就截然不同,变为各人不扫门前雪,却管他人瓦上霜了。

如今有无像1933年5月广西民政厅那种凡女子服装,袖不过肘,裙不过膝者,均在取缔之列的明文规定,有无听了衣服遮体足矣,何必前拖后曳,消耗布匹,顾念时艰,后患何堪设想般的一声吆喝,便立刻下令公安局派人一一剪掉行人长衣的下截一类的事呢?没有亲见,我不敢胡说。倒是几十年来多次领教过一些颇似各人不扫门前雪,却管他人瓦上霜之类的高招,委实与一一剪掉行人长衣的下截相仿。

凡事不为公共利益着想,一门心思只替自己打算,处繁治剧往往自乱阵脚。纪律要求松了,张得没领,主观臆断,肆意妄为,无论是雪还是霜,也都想扫爱管,还恨时间太短,手不够长。纪律要求严了,没有油水可捞,分内分外的道道划得非常清白,嘴上说得凉水都能点着灯,可是一到扫雪管霜的当口,人虽忙得鬼吹火,雪和霜却依旧照在。且不说文革中扫雪管霜,互夸乱咬,混淆黑白,是非颠倒,人却饿得皮包骨头。也不说大和泥那阵儿,诸如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喊声震耳欲聋,好多居民点都是贫民窟。单说眼下凡事都要攀扯别人,过度强调痕迹管理、白+黑、制度上墙等形式,千方百计把基层干部折腾得死去活来而收效甚微,这看似要我下河,也得让你打湿脚,其结果也正如鲁迅所说:头儿胡行于上,蚁民乱碰于下,各人的门前都不成样子,各人的瓦上也一团糟。而令人费解的是中央三令五申,不少指挥扫雪管霜者却依然我行我素。若要究其扫、管之法的产生,不是屁股坐错了地方,便是阻隔地气的围墙很高。

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这是古训。自古至今,社会合理分工的根本目的,是要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大到一国、一个民族、一个团体,小到一个家庭,自扫门前雪也好,管管他人瓦上霜也罢,但要管好瓦上霜,先得扫尽门前雪。否则,势必导致职责和权利错位、越位、失位,造成管理混乱,甚至出现不应有的胡拉被子乱扽毡,以致自家门前雪积如山,他人房上的霜还在,而瓦却被踩得稀烂。

什么都想管,什么都管不好,这种扫雪管霜不是黔驴技穷,就是推诿扯皮、消极懈怠、不负责任。倘若一切为公、思路正确、方法得当,各负其责而又通力协作,也就大可不必像一一剪掉行人长衣的下截那样狗逮老鼠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