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张同║密码

2020年07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同,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密 码 前些年,枝江县城从五码头到飞鹰码头,江堤边缘清一色的烧鸡公快餐馆。外地客人来到枝江,吃烧鸡公品枝江酒成为枝江一大特色。特别是夏天,江风徐徐,在江边聚餐,看江上明月和来往船只,别有一番风情。餐饮业的热闹,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同,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密 码

前些年,枝江县城从五码头到飞鹰码头,江堤边缘清一色的烧鸡公快餐馆。外地客人来到枝江,吃烧鸡公品枝江酒成为枝江一大特色。特别是夏天,江风徐徐,在江边聚餐,看江上明月和来往船只,别有一番风情。餐饮业的热闹,也催生了诸如擦皮鞋、拉二胡、卖莲子等一些次生服务。每每到江边吃烧鸡公,会情不自禁地隔江望南,想想江南的百里洲,准确地说,是想起百里洲上的某一个地方,那个生养我的村庄和村庄里的人。小五,买点莲子吃吧,下午进的一篮子,卖了还剩下两袋,蛮新鲜,嫩甜嫩甜的!听见有人叫我的乳名,我猛地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春慧姐,是您呀!叫春慧的女子是我三姐的同学,听说来县城多年了,开始是在县服装厂一班,后来企业改制,她就自谋职业了,在车站擦鞋好些年,现在不擦鞋了,改卖一些小东小西。我说,剩下的这两袋,我都买了吧。春慧脸上笑开了花,甜甜地夸起我来,又说到我三姐,说她那时和我三姐同桌,和我三姐关系最好了。把莲子拿上了手,问她多少钱,春慧说,两袋30元,刚才是一袋20元,因为一个村里的人,打个折。我随即付钱给她。

和同事们在江边吃莲子,一边聊天。这时又过来一个卖莲子的大姐,看样子比春慧小一些。她篮子里的莲子一袋一袋的,和春慧卖给我们的一模一样,同事便问,多少钱一袋,对方说,8块一袋。同事望望我,又在对方的篮子里拿了一粒莲子尝了尝,对我说:你上当了!

此后我在江边烧鸡公餐馆见到春慧,无论她表现出怎样的热情,我再也不找她买东西。去年清明节,回到老家插青,听哥嫂讲起村里的一些趣事。说二组的两得虽是半路夫妻,却过得挺浪漫。我不知道农村人的浪漫是怎样的表现形式,便好奇地打破沙锅纹(问)到底。哪两得呢?女的叫秀得,男的叫清得。都是配偶不在了,双方的儿女成家之后都外出打工去了。经人摄合,两得组成了一个家庭。清得在田间干活,每到中午十二点左右,只听到秀得在屋门口,手搭凉棚朝田间的清得喊:刘小蛋!刘小蛋!那声音拖得老长。她为什么不叫清得的名字呢,完全可以直接喊清得,吃饭了!就像某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何支书,吃早饭啦!刘小蛋是我们组的,他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乳名叫苕。他这个乳名不仅组里人知道,村里好多人都知道。秀得的意思是都到点了,还不回来吃饭,你不是个苕又是什么?每每听到喊刘小蛋的名字,清得就收工返家,跟听到餐铃一样。这是回家吃饭的暗语。出门分别时也有暗语,不过,那不是刘小蛋的名字,而是杨小强。有一次清得要去女儿那里看孙子,清得已出门好远了,只听得秀得在门口大声喊:杨小强!清得听见了,转身,朝秀得挥挥手,算是回敬了秀得的再见。杨小强也是我们组里的,腿有残疾,从小走路就一瘸一拐的,一场大病差点儿要了杨小强的命,父母给杨小强起了个蛮名就叫跛跛,百里洲上的方言读跛为拜,跛跛在百里洲方言里就成了拜拜。听哥嫂讲这样的趣事,我禁不住笑出了眼泪,问我哥,这些细节是谁讲出来的呢,他们自己不会讲吧。嫂说,是春慧讲出来的,这两得就往在春慧他们屋台子下。春慧不是到枝江县城去了吗?她什么时候讲的?她在去枝江之前讲的,快20年了!

时光弄人,这两个有趣的人如今都已离开,到另一个世界去快乐他们的快乐去了。我突然想去采访一下春慧。看她还知道关于两得的哪些趣事,我感到这些关于乡村的另类表述,是一种诗意的存在。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就会有许多地方密码。人与人之间相处久了,就会有许多语言密码。可是掐指算来,枝江江堤边上的烧鸡公餐馆已拆迁五个年头了,偌大的枝江县城,在我出行的所到之处,我一直没有见到春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