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迟占勇闪小说选

2020年07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迟占勇,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 迟占勇闪小说选 题字 南苑市市报创刊,要找人题写报头,报社班子经过慎密商讨,决定找本市书法家段录,觉得他的字大气又不张扬,朴拙又不失典雅,符合报纸定位和风格。 消息一出来,本市其他书法家不干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迟占勇,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

迟占勇闪小说选

题字

南苑市市报创刊,要找人题写报头,报社班子经过慎密商讨,决定找本市书法家段录,觉得他的字大气又不张扬,朴拙又不失典雅,符合报纸定位和风格。

消息一出来,本市其他书法家不干了,段录,他是谁?有啥资格题写报头?他的字哪能够资格?书法家协会主席、副主席,协会理事,等等,更是心里一百个不服!他们联名把电话打到市委宣传部去了!

宣传部副部长把报社社长叫了去,他说,我说啥来?这帮家伙!就会窝里哄!文人就这个德行!这样影响不好,我看,咱们还是想个办法,叫他们住嘴!

社长一脸茫然:啥办法?我没办法了!

你看这样好不好?副部长说,新来的市长很喜欢书法,干脆,就叫他题!

社长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他?那个字?

副部长拍拍社长肩膀:你就按我说的来吧,保证皆大欢喜。

果然,市长大字一出,各方屏息敛声甚至还有几个书法家对其大加赞赏,认为这字写得漂亮极了!给报纸添彩!

有病了

快送我去大医院吧,啊?老候躺在床上冲儿子喊。

从年初开始,老候就总说自己有毛病了,问他哪里不舒服,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问急了,就说浑身不舒服。

到镇医院查,没查出来。

到乡医院,没查出毛病。

到市医院,各种仪器都上了,花了好几千元,还是没查出啥大毛病。

儿子儿媳说了,爸爸,你别疑神疑鬼,真的没毛病,别再查了吧

胡说!这些大夫都是骗子!废物!你们要是孝敬我,就带我到省城医院去!还得去大城市大医院,哼,小医院就是不行!

没办法,来到省医院,省医院有一个儿子的大学同学,找大夫会诊,检查,完了后,朋友把老同学叫出来,说,你老爸这是典型的偏执病,就得解除他的疑虑才行。朋友想出一个法子,老候儿子点头称是。

儿子回来,脸色凝重地对老侯说,你的病还很厉害,我的朋友找了医院几个专家会了诊,给你开了药,保证能治好,爸爸你别担心。

我说嘛,果然有病吧?老候笑了,好像一件心愿完成了一般。

吃了两副汤药,输了几瓶液体。老候说,他的病好了,出院!

那副汤药,就是几种营养液。那点滴,就是生理盐水。

最佳创意

鉴于现如今子女以工作忙为借口不回家看老人、回了家也不理老人的现象,我们报社决定搞一个活动,召集老人开一个座谈会,看看老人们有啥建议,咋样让孩子们常回家看看,常回家干干,常回家唠唠。决定选出一个最佳创意奖,奖品是一台大彩电!

老人们反应热烈,纷纷发言。

一个老人说,子女忙,能给我们打个电话就满足了。

一个老人说,国家设定多些节假日,让子女有充足时间回家看看。

有一个老太太颤巍巍站起来,有些激动:孩子们回来了,本想说说话,可是,一个抱着个手机,那个专注啊,还不如不回来!建议把手机这个破东西取消!

大家笑了,这倒是个问题,可是,因噎废食还是不行的。

受到启发,一个老头说,我那个儿子,就是在给手机充电时能和我们说说话干干活,能不能发明一种东西,让手机用一会儿就没电?

大家又哄堂大笑,但都鼓起掌来!

静一下,静一下,总编室主任喊道,还有哪个要发言?

就见坐在最后面的一位老者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我说个法子,国际上不是有节约电关灯一日活动吗?我建议,每个月关手机一天!

大家愣了一下,继而热烈鼓掌!

这个创意最后成为最佳创意!

伤逝

捧着老父亲的骨灰盒,男人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他扬起脸,不敢把泪水滴在骨灰盒上。爸啊,不要怕,不要怕。男人对着父亲喃喃着。

一行人上了车,开离殡仪馆不远处,就赶紧停下车,把早就准备好的黄绸布拿出来铺好,男人打开骨灰盒,慢慢地把骨灰倒在黄绸布上,爸啊,不要怕啊,这就把你从小黑屋解放出来了,你可安心了。咱们回家了。

收拾停当,一行人继续赶路,那个价格不菲的骨灰盒,被男人扔出窗外,滚到路边的草丛里。这几乎成了村人丧葬共同的仪式。不知道这个路边被扔了多少骨灰盒子,也不知他们最后去了哪里,有人说,它们最终还是去了殡仪馆货架上。谁知道呢?按着父亲临终的意思,男人也想偷偷地把老父亲埋在老坟的,可是,村里这样干的,一个也没逃脱被上面处罚的命运,到头都是最后被扒出来拉倒火葬场的结局。

男人怀抱着黄绸布包裹,骨灰的热度还在,男人觉得那是父亲的体温。男人抱着黄绸布包裹,像抱着一个婴儿,想像着年轻的父亲抱着自己时的情景,禁不住又流下泪来,爸啊咱们回家,给您准备了咱家那棵老松树锯成的棺木,您可放心的住了,爸。

男人透过泪眼,向车窗外瞅着,外面灰蒙蒙的,看不清什么,像男人的心情

沙发

好大商场!富丽堂皇。看看那家具的价格,都让人咋舌。

在里面转转也很舒服啊。

我和妻子来到五楼,见到一套沙发,真是漂亮!

我和妻子一致认为,这是真皮的,至少也得上万吧!

我和妻子小心地摸了摸,很柔软。

一个高挑个子的女人款款走了过来:请问,你们想看这套沙发吗?

李梅!妻子惊讶地说,你在这里啊.

妻子和李梅是大学同学。

不瞒你们说,一般的顾客我们是不会搭理的,知道他们也就是看看,真怕弄脏了呢。这是意大利进口的真皮沙发啊。你们有眼光呢,李梅说。

吓,这么牛啊,摸摸都不行啊。到底多少钱?

34万!

我们惊住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么贵,真有人买?我试探着问。

还真有,咱们这儿,有钱的多了。这套,已经预定出去了,主人嘛,保密哟。那边那几套,17万的,都订出去了,对了,你们小区的那个财政局的局长,他就订了一套。还有那三套,一个是煤矿的老板,一个是信用社的李总,还有一个是组织部的张部长。这也要保密啊,咱们是熟人,否则不能说的。

我们平民百姓是望尘莫及的,坐坐可以吧?

行啊,谁让咱们认识呢,否则还真不舍得,怕弄脏了啊。坐坐吧。

我和妻子小心地坐了下去,真他妈舒服啊!

缠绕

一大早,趁着凉快,东邻女人来到房前菜园里忙活起来,几天不侍弄,园子里就杂草丛生了。

这几天忙着侄女的婚事,西邻女人的菜园也荒了,趁着凉快,拔草,浇园,好个忙活。

东邻女人发现,西墙角的几个大倭瓜,又长出一圈儿,没心没肺的样子,就知道愣长!那倭瓜秧,是从西邻家爬过来的,干脆摘下来吃掉算了,东邻女人想,但她立刻为自己的想法脸红了。干啥啊,哪能这样没出息,人家的瓜,本想送过去,可一想起年初那场矛盾,东邻女人就打消了念头。

西邻女人也去瞅了瞅东墙头挂下来的那一串串豆角,可真喜人啊,长溜溜的,像是结伴嬉闹的苗条少女。可那是人家的,西邻女人想冲东邻女人喊一声,再不吃,可就老了。但她没喊,不管了吧,因为孩子,竟半年不说话,至于吗?女人想,我这是问谁呢?本是很好的邻居,就因为孩子打架,这是何苦呢?我就主动些吧,不行吗?女人听见那边有动静,她知道,肯定是东邻女人在忙着,于是,女人就故意咳了一声。

东邻女人听了,也故意咳了一声。

西邻女人鼓了鼓勇气,喊道:谁家的豆角啊?可该摘了啊!

东邻女人听罢掩嘴笑了:谁家的大倭瓜啊?没人要我可吃了啊!

两个女人就如同以前一样,爬上墙头,面对面笑了起来。

她们发现,那豆角秧和倭瓜秧,早已互相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拆也拆不开了呢。

当天晚上,东邻家饭桌上多了一盆香甜的倭瓜,西邻家的饭桌上,添了一碗嫩绿的豆角。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