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 赵超群║矿长和他的妻子

2020年07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赵超群,笔名:赵群。 矿长和他的妻子 夜班九点,矿长金大光在井下信号室惊异地接到一个电话:窑估佬,你不要家了,孩子总要吧?! 乱弹琴!既不说清楚,也不听我解释就摔话筒了,难道孩子会有什么意外? 他不敢往下多想,脑子里只蹦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今天是全矿向国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赵超群,笔名:赵群。

矿长和他的妻子

夜班九点,矿长金大光在井下信号室惊异地接到一个电话:窑估佬,你不要家了,孩子总要吧?!

乱弹琴!既不说清楚,也不听我解释就摔话筒了,难道孩子会有什么意外? 他不敢往下多想,脑子里只蹦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今天是全矿向国庆节献礼定下的高产日,必须产煤300车.他猛地放下话筒,快步冲向采煤工作面,操起电钻就向煤壁捅去!

  这时,巷道里发出了采煤队长猛子的叫声:矿长哥,我们黑兄黑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姑娘不愿嫁,你倒艳福好,是嫂子来电想你了吗? 转眼,猛子来到了他的背后,来抢夺他手中的电钻.许多小伙子也附和着:金矿长,快升井吧!

金大光感动了:弟兄们,莫瞎猜,没屁事,快动手干吧, 献礼任务光荣而又艰巨啊! 顿时,电钻声,铁镐声、刨煤声汇成一片;溜子哗哗,煤浪翻滚......

  恍惚中的她,被蹬蹬的脚步声惊醒了.开灯一看,果然是他!她颓唐地倒在沙发上,嘟嘟着嘴巴,瞧他脚上是一双长靴,沾满了煤屑,工装上也是一样,脸上黑一块、白一块,显然是用草纸擦了擦留下的痕迹. 是的,他一下班就喊司机开车送他回到县城的家。

   丹妮 ,是孩子病了吗?电话催得那么急?同时扑向床边,抱起孩子端祥.

这个......你自己最清楚,他患的是缺爸症! 她拼命地压抑着怒火,装出悠闲的样子,上排牙咬了咬下嘴唇,又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要你带孩子搬到矿上去住,你又不去,尽生糊涂气.......金大光把孩子轻轻地放回床上,拉了拉被角盖好.他见她不搭理,木然地往地上一坐,往事象电影镜头一样在他眼幕上闪过一一

那是在两年多前,在那个下着小雪粒的约会日, 白色的网罩住了她那俏丽的身影,她顶着小红伞纹丝不动,恰似一朵孤单的荷莲.丹妮,有劳你苦等了,因为......他一溜小跑冲上前,跺跺脚,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

要你解释个鬼!她怆然地摇了摇头,合拢着双手捧着嘴说:讲心里话,你值得敬佩,但不值得爱,趁早分手,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沉默,难堪而又痛苦的沉默! 金光感到自己巳掉进了一张网中,黑色的小伞从他的手中滑落到地上! 足足有一袋烟的工夫,他才艰难地竖起头.因为,他想到了日夜在深深的地层下劳作的工友,还有那钢水奔泻的高炉、穿山过江的火车、气笛高吭的轮船.......分就分吧!......

是鬼神差使她嘛,他刚转身走几步,她就哭着向他扑上来,把头垂到他的肩上.......

  想到此,金光从地上站起来,一边嘴里吹出她最喜欢的《十五的月亮》,一边换衣洗澡....... 然后,他俏俏地钻进了被窝:睡吧! 眼里流出她熟悉的温柔.她仍没动弹,象个木呆子.他惊凝地说:你原本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变成犟牛了?她还是一声不吭.他望着她,眼里闪着灼人的光焰.这光焰叫她的防线开始崩溃了.她哭泣起来:我要的是丈夫!丈夫!而不是年头年尾难见几面的屁矿长......金大光先是 一愣,继而呵呵一笑,无可奈何地叹了几声气,疲倦地合上了眼皮.不一会儿,便打呼噜了!

  丹妮失神地望着墙上那张结婚照:他的长脸瘦削,眉毛又长又黑,双眼的瞳孔里流出忧郁,而那高高的鼻、嘴角的笑,却变成了一股永不弯曲的力,显出那锲而不舍、永不言败的霸气!难道他做错了么?不呀! 我为什么要这样愚蠢地作弄他呢?!他多么需要理解和支持呀,一股难以名状的愧悔推着她,又向他的怀中倒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