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北果║铁匠

2020年07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北果,吉林省桦甸市人,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工商企业管理专业。 铁 匠 铁匠姓张,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大家都叫他张铁匠。 张铁匠并不是本地人,听说他的老家在辽宁,因为闹饥荒,他带着全家人迁居到本地的一个村落。 张铁匠身材高大魁梧,面颊绯红,逢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北果,吉林省桦甸市人,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工商企业管理专业。

铁 匠

铁匠姓张,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大家都叫他张铁匠。

张铁匠并不是本地人,听说他的老家在辽宁,因为闹饥荒,他带着全家人迁居到本地的一个村落。

张铁匠身材高大魁梧,面颊绯红,逢人爱笑,一口浓重的辽宁口音,是他身份与来处的唯一凭证。

张铁匠迁居于此,人生地不熟,更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幸亏他有一手巧活儿,瓷的、陶的在他的巧手下,经过一颗锔子,一把铁锤,便能修复的完美无缺,全家人的起居生活便落在了他肩上的那副挑子上。

张铁匠每天起早贪黑,走街串巷。洪亮的辽宁口音不断地吆喝着:锔缸,锔锅嘞不到半年,十里八乡的人都认识了他。居家过日子,锅碗瓢盆有个残缺是常事,那个年代,物资匮缺,能修补的大家都找张铁匠。因此,张铁匠在当地安了家,并置了两间草房和几亩地。

铁匠有六个女儿,一个儿子。张家祖辈单传,张铁匠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尤为溺爱,并且称小名为久儿。

铁匠常年在外,为了生计奔波,家里大小事宜全凭老伴儿一人照料,六个女儿年纪相仿,前后都到了婚假的年龄。老伴儿为人谦逊和善,向来少言寡语,整日足不出户,家里人口多,光是九张嘴,就足以让她在石磨前转上一天。最令人心寒的是,七个儿女各个不省心,竟无一人帮衬她做活,尤其是儿子久儿,八岁了还在吃奶,后脑勺留着一根辫子,终日在外闯祸,回到家里和六个姐姐依然横行霸道。

一日,张铁匠外出数十里做活,半夜才回到家中,一进院子就发现老伴儿趴在磨杆上,双手下垂,一条腿半跪在地上,另一条腿还在用力的向前迈着步子,只是,人已经僵硬。铁匠扔下肩上的挑子,使出全身力气也没能把老伴儿从磨杆儿上扶下。他拼了命的喊着老伴儿的名字,眼泪泉涌而下。

七个孩子无一人在场,铁匠气急败坏地踹开房门。吓得孩子们从被窝爬起来,久儿却急头白脸的冲铁匠嚷着:半夜三更不让人睡觉,作死吗?铁匠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这是他第一次打久儿。久儿被打的满眼冒金星,半天才缓过一口气。铁匠的举动,吓坏了六个女儿,各个扯着被角不敢出声。

铁匠唉了一声,蹲在地上,一手拍着脑门,一手指向屋外,有气无力地说:去磨坊看看你们的娘,她被活活累死了,你们这帮畜生随后呜咽起来。

七个儿女惊慌失措奔向磨坊,看着母亲瘦弱僵硬的模样,哭声一片。

第二天,铁匠没有出工,在家办理老伴儿的后事。处理完,他也倒下了。一连几日,茶水不思。他后悔自己没管教好孩子,悔恨自己没本事,老伴儿没和他过上一天好日子,他闭上眼睛就是老伴儿趴在磨杆儿上的模样

此后,铁匠再没外出做活,而是在家开了一间铁匠铺。这样不仅可以照顾儿女,还能对儿们女有个管束。俗话说,好货不愁客。十里八乡的人都上门来找铁匠帮忙修理各种器具。

转眼十年过去了,六个女儿都已成家并有了孩子。做了外公的张铁匠,对外孙外孙女尤为怜爱。三女儿家过得并不富裕,他还时常帮衬财物,女婿们也还算孝顺,逢年过节都来看望。

村邻见铁匠一人生活忙碌,私下给铁匠说媒,让他再娶。铁匠先前犹豫过,但并没有真正表态。这事被儿子久儿知道了,和他大闹一场。并大骂村邻,扬言以后谁再给铁匠说媒,就掘他祖坟。铁匠又一次打了久儿,他并不是嫌久儿破坏自己再娶的事儿,而是觉得这样的儿子实在是自己管教无方,难以面对街坊四邻。

傍晚,张铁匠拎了一壶酒和一筐纸钱去了老伴儿的坟前。他背靠一棵老松树坐在地上,一边烧纸,一边喝酒,老泪纵横的对着老伴儿的坟头说哭诉:老伴儿啊!从你走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再娶,我愧对你,可久儿这个样子,谁家的姑娘能嫁给他啊!外面的人都说我累死了老伴儿,说久儿有爹没娘教,村里人都叫他张驴子,是我无能啊

月升当空,铁匠才踉跄着回了家。

又是五年,铁匠依然重复着修补残缺,腰梁已显现弯曲的姿态,长满老茧的双手,裂纹叠加。这一年,久儿成家了。嫁给久儿的姑娘并不是外乡的,就是铁匠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儿。久儿从小骄纵无理,十里八村人尽皆知。可这姑娘偏偏就看上他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久儿媳妇也是一样蛮横,但却出落一手好活,家里家外,无一不能。

久儿能娶上媳妇,铁匠自是喜出望外。对方要啥条件,他都一口答应。全部家当毫无保留的交给女方。他本以为久儿娶了媳妇就能有所改变,并且娶了一个厉害媳妇,定是好事儿,最起码能够管束久儿的性子。

生活就是这样,总会冷不防地给人一个意外,不管你能不能接受,都得毫无条件的接着。

久儿婚后,并没像铁匠所想的那样。不过,他倒是很听媳妇的话。铁匠也完全不会想到儿媳妇比久儿更加变本加厉。从前自己亲手置办的房子不再属于他,儿媳妇将铁匠的铺盖丢了出去,并斥责铁匠无能,把儿子养成这样,要不是为了张家的家产,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铁匠听后,顿时全都明白了。可事到如今,后悔也无济于事。无奈,他和久儿说了儿媳妇的种种行为。久儿不但无动于衷,直接把铁匠推了出去,并告诉铁匠能住就去仓房,不能就立马走人,别破坏他们夫妻关系。

张铁匠一生忠厚坦诚,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儿子。秋霜寒露,他一个人蜷缩在七裂八缝的仓房里,潸然泪下。本打算去柴垛上拿捆柴禾生火取暖,谁知儿媳妇还没开口,儿子就破口大骂:老不死的,你想放火烧死我们吗?我媳妇可怀着你孙子呢!咋,你想让张家绝后?

铁匠一听,原本的怒火全消,他宁可挨冻挨饿,委屈求全。心想着自己要有孙子了,似乎有了盼头。从此以后,他更加卖力的干活,攒下钱给孙子,他像年富力强的小伙子一样,家里的粗活累活,一人独揽。久儿却终日游手好闲,赌博,打架斗殴。经常有债主上门讨赌债,张铁匠全部如数奉还。

几年间,久儿媳妇一连生了三个男孩,铁匠乐开了花,哄完大孙子又哄二孙子。再多的苦和累他都隐忍了。看着孙子一天天长大,一声声爷爷,让他觉得上天还是公平的。

东北有句俗话:老猫炕上睡,一辈留一辈。是啊,久儿虐待自己亲爹,他的儿子们看在眼里,并在心里埋下了深深的根。

转眼又是数载,张铁匠老眼昏花,终日住在潮湿阴凉的仓房里,笔直的双腿沦为了O型,花白的头发所剩无几,老年斑在他的脸上,手上堆叠着。就像他当年在那些残缺的锅碗瓢盆上锔上的锔子一样。他为千家万户修补的是完美,可岁月赠给他的却是残缺。残缺的亲情,残缺的一生

大孙子结婚那天,老铁匠乐的合不拢嘴。颤抖的双手从腰间拽出一个蓝格子手帕,一层一层打开,里面是厚厚一沓零钱,一毛的、五毛的、一块的,数了数有两百多。这是他捡破烂攒下的,也是他给孙媳妇的见面礼。孙媳妇穿着一身鲜红的新衣服,看着爷爷老态龙钟的样子,泪水夺眶而出。

老铁匠持着从未改变的口音说:孩子,收着吧!这是爷爷的一点心意,就是,就是少了点

孙媳妇急忙推让:爷,不少。您自己留着用,我们有钱。

站在一旁的久儿媳妇一把夺过零碎的两百元钱,塞到儿媳妇手中,边塞边说:让你收着就收着,他那么大岁数,留钱有啥用。

场面异常尴尬,老铁匠强忍泪水,默默地退回仓房。

晚上,孙媳妇给老铁匠端来一碗面条,并把那厚厚一沓的两百元钱也带来了。老铁匠看着孙媳妇,先是笑了,后来又哭了。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孙媳妇看着眼前的爷爷,一脸无奈。临走时对老铁匠说:爷,明儿,你搬来我们屋,和我们一起住吧!

老铁匠一怔,再也忍不住满腔热泪。他摆摆手只对孙媳妇说了一句话:好孩子,好孩子啊!

当天夜里,老铁匠拎着一瓶敌敌畏,步履蹒跚的走向老伴儿的坟地。那年。张铁匠八十三岁。

数年后,人们不再记得那个当年走街串巷的铁匠,可却记得那熟悉的叫卖声:锔缸,锔锅嘞

前不久,听说久儿得了癌症。据说三个儿子将他和老伴儿一同送去了养老院,孙男娣女无一人前去看望。后来,久儿终日觉得口中满是农药味儿,老伴儿被他重伤后,成了植物人,他,跳楼身亡。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