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精读】何进: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2020年07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文/何进 昨天在张家坪的村委会,我见到了我的三户帮扶对象。今天一早,我就跟在山垭口高速路边开汽修厂的朋友杨三毛打电话,把要送张冬到他那儿学汽修的事详尽的说了一遍:张冬的父亲去年得病死了,他的母亲腰腿风湿,行动不便;他初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文/何进

昨天在张家坪的村委会,我见到了我的三户帮扶对象。今天一早,我就跟在山垭口高速路边开汽修厂的朋友杨三毛打电话,把要送张冬到他那儿学汽修的事详尽的说了一遍:张冬的父亲去年得病死了,他的母亲腰腿风湿,行动不便;他初中毕业两年了,成绩不好,没上高中。到你那儿学门手艺,将来也好支撑这个家......

卵啰!杨三毛总是以这句脏话开头,叫你分不清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这点小事还叫你何哥扯半天,你喊他来就行啦,我会整伸抖的。

和张冬的母亲告过别,收拾一下,张冬上了我的福睿斯。真不巧,下雨了,雨像门帘,从山头那边一幕一幕地排过来。我的车沿着盘山公路,缓慢的绕行上升。

一路上我告诫张冬要注意的事项。

要吃得苦,受得累。嗯。

要见事做事,不要闲站着,讨人嫌。嗯。

师傅骂几句没要紧,没遭骂学不到真本事。嗯。

...... ...... ......

雨越下越大,我的那付有些翻毛的雨刮器,吃力地扫着前挡风玻璃上的小瀑布,发出格格的声音,难听死了。

何叔。嗯。

你的车买多久了?快五年了。

雨刮器快坏了。嗯。

为什么不换一付呢?没时间。

经过四十多分钟的雨中行驶,车终于到了山垭口。杨三毛打着伞把我和张冬迎进去。我和杨三毛谈了二十多分钟,都是有关张冬的吃、住和工钱等问题的。一定要发工资哈!按学徒工。我叮嘱道。

卵啰,人家干了活我肯定会付钱嘛。何哥你莫操心了。我们兄弟俩的事,一定的!

你又讲流话!还要买保险哦。我一抬手指着杨三毛的鼻子。

放一百个心!何哥。杨三毛抬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我又冒雨驱车赶往张家坪,那里还有两家的事有待商量。

此后半年多过去了,县里要求对前一阶段的扶贫工作做一个阶段性总结。我又想起了张冬,拿起手机拨起杨三毛的电话。

卵啰,杨三毛又以流话开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小崽灵光得很。我喊他学钣金,小崽却电路,油路,样样都去捉摸。怕是以后我都得花高薪聘请他啰。

为了得到张冬的详实材料,第二天,我又驱车赶往山垭口。还真是巧,又下雨了。我的那付雨刮器嘎嘎嘎,响得更欢了。

杨三毛打着伞出来迎我。这时,从一辆奥迪车的底盘下伸出一个脑袋来,满脸油污。

何叔来了。张冬从底盘下爬出来,规规矩矩站在我的面前,满身油污,右手拿着一把扳手。

我很满意地对张冬点点头,转身走进杨三毛的办公室。

我和杨三毛谈了二十多分钟,还拿出笔记本,适当做了一些记录。出门的时候,看见张冬在门口,规规矩矩地站着,手里拿着我车上的那付雨刮器。

何叔,你车上的雨刮器换下来了。是......是我用工资买的。他脏兮兮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

我心头一热,什么也没说。走过去,使劲按了按他的肩膀。

这付旧的,我想留做纪念。

杨三毛打着伞,把我送到车边。

卵啰,每次来都是一哈哈,抄几个菜,喝两杯都不行。

我还得赶回去,这几天忙得很。我一抬右手指着杨三毛的鼻子,不许再说流话。

卵啰,说句流话都不行。杨三毛抬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笑起来,好,好,不说啦,不说啦。

我启动车子,向前驶去。看看后视镜,张冬还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儿,目送着我。我提起车速,加大雨刮器的档位,雨刮器欢快地刮着前挡风玻璃的雨水,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