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2020年07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精读】何进: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何进 林新枝一大早就站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张望。通向乡里的那条盘山公路铺满了白雪,蜿蜒起伏,时隐时现,像一条玉龙在和她的眼睛嬉戏 这个时段的扶贫工作期满,工作队的几个伙伴昨天下午就乘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精读】何进: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何进

林新枝一大早就站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张望。通向乡里的那条盘山公路铺满了白雪,蜿蜒起伏,时隐时现,像一条玉龙在和她的眼睛嬉戏

这个时段的扶贫工作期满,工作队的几个伙伴昨天下午就乘车回县里了。林新枝本来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去,但一看见母亲倚在大门的那块斑驳的门枋上,恋恋不舍地望着她。她的心软了,决定再住一晚,陪陪自己孤独的母亲。林新枝到村口把伙伴送上公交车,刚抬起手臂告别,手背上就积了一小片银粉似的雪屑。

男友常茂林刚和她通过电话。茂林说,原本是开车来接你的,可开到乡里,下不来了。要不你......车下不来了你就人下来接,这是对你的小小考验!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别指望本姑娘做你老婆!是!老婆!......未来的老婆!手机那头传来啪的一声,一定是茂林在立正,可能还有一个标准的军礼。

通向村里的那条石板路匆匆跑来一个老年妇女,那是桠儿妹的奶奶。内心的着急表现在脸上,已经让她瘦脸上的眉毛搅成一团。枝妹崽啊,枝妹崽.....我家桠妹崽老火啦......老火啦......你快去看哈,快去看哈......

急匆匆来到桠儿妹家,桠儿妹躺在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脸面潮红,呼吸有些急促,不时咳嗽几声,典型的急性肺炎。

昨天时不时咳几声嗽,我以为是着凉了,哪个晓得......

咋个不昨天就送到乡里去?新枝的语气像是在责怪奶奶,得赶快找人送她到乡医院去......话刚说了一半,她忽然想起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虽临近年关,但都还没回来。

走!我送她去!新枝把桠儿妹一抱而起,一甩,撂在自己的背上。拾起一床小被子,叫奶奶给桠儿妹盖上,再找一根长棕绳,把自己和桠儿妹系在一起,缠了一圈又一圈,迈着急步,冲出了门。

沥青铺就的公路实在不好走,南方的雪也不同北方的雪,一半雪,一半冰。新枝背着桠儿妹走在通往乡里的那条盘山公路上,就像走在跑步机上,进三步,退一步。奶奶迈着蹒跚的脚步跟着她。她心如火燎,急出了一身汗。

走!走边上的石头窝窝。新枝像是对桠儿妹的奶奶很生气,对奶奶下着命令。

他们又沿着公路的边沿走,速度加快了一些。十步,二十步.......哎呀,新枝脚下一滑,重重地扑倒在石头窝里,前额碰在一块宛如鹅卵的圆石上。她昏厥过去了......

曚昽中,她感觉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了自己,她也感觉到桠儿妹奶奶那像呻吟般的哭声。高大的身影靠近自己,解下背上的人,又背起自己,把那根长棕索在自己身上缠了又缠。接着,自己就像伏在一座山上,这座山升起,升起,让她接近雪后初晴的蓝天......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乡医院的病床上了。常茂林笑吟吟地看着她,手里拿着一个冰糖柑,一把水果刀。

桠儿妹咋个样啦?她急切地问。

已经抢救过来了。病情已经稳定了。

她摸摸额头,发现头上缠着一圈纱布。

我摔破头了?茂林点点头。

摔得老火不?茂林摇摇头说,轻微脑震荡。

摔了几道口子?两道。

摔破相没得?茂林点点头。

呜呜呜......新枝娇嗔地哭起来。

不要哭了。破点相我才稳得住你。

...... ...... ......

把你的刀递给我!做哪样?

把你的脸凑过来!做哪样?

我要在你的脸上划两刀,这样才平衡。

常茂林把刀递过去,把脸凑过去。林新枝狠狠地在常茂林的脸上咬了一口。

哎呀!我的妈......

他很快地跳到一边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