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微小说】潼河水║ 偷 官

2020年07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简介 陈菲,笔名潼河水,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偷 官 民国八年,战争频仍,家国凋敝。赵五自幼家贫,弟兄多,靠着几亩薄田度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庙吃小鬼。靠街呢,会经营的吃香喝辣的;没有头脑的吃菜咽糠。赵五一家属于后者,虽然是垓滑子,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简介

陈菲,笔名潼河水,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偷 官

民国八年,战争频仍,家国凋敝。赵五自幼家贫,弟兄多,靠着几亩薄田度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庙吃小鬼。靠街呢,会经营的吃香喝辣的;没有头脑的吃菜咽糠。赵五一家属于后者,虽然是垓滑子,但不善做生意,又无手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小学未毕业,父亲托关系把小儿子赵五弄进四堡的泗洲剧团。你别说,赵五上学不行,在剧团却学啥啥会,最拿手的是打鼓。走村串户,跟着剧团虽然挣不到多少钱,但是,肚里的油水还是很充足的,也认识了不少村里的、乡里的头头脑脑。重要的是混了个漂漂亮亮的老婆小艾。

  可是,好景不长,剧团在一次外出黑山演出时,路遇山匪,财物被洗劫一空,老板被杀,四个戏子被俘后不知所踪。还算赵五跑得快,免遭一劫。到家后一看,一双青布鞋只剩下鞋帮子了。

  万分落寞的赵五成天借酒消愁。大哥是三只手――小偷,他唆使老五跟他干。赵五白了他一眼,你偷了几十年发财了吗?连个老婆孩子都没有。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抓了放,放了抓,过一天是一天。我呢?我有家有道的,怎能跟你一条道走到黑?大哥呵呵笑道,你有志向行吧!混到现在,不也是平民百姓一个?

  大哥的一顿奚落,赵五睡了三天三夜。老婆也哭哭啼啼陪了他三天三夜,不停地苦苦相劝。第四天一早,赵五对老婆说,你也不要嚎了,我还没死呢。从今天开始 ,我去翻筐底子,跟着他们兑菜卖。妻子一听,乐坏了,赶紧用开水冲了三个鸡蛋,放上两大勺白糖,搅成碎花,毕恭毕敬地端给他喝。

  从演员到菜贩子,落差太大了。开始,赵五很不适应。总感觉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再说,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也算名人了。

  地方上有个刘团总,仗着家有百顷良田,手握兵权,为非作歹,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就连政府也对他无可奈何,甚至沆瀣一气,助纣为虐。刘团总觊觎赵五的老婆很久了。于是,他一步步接近小艾。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小艾乖乖就范了。赵五知道后找刘团总理论。刘团总扬言,你他妈的,如果跟我过不去,我就拉你做壮丁。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赵五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雪奇耻大辱。

  一天,保长老婆买菜,碰到了赵五。她买了赵五一篮子青菜萝卜。付钱时,赵五死活不收,说,我孝敬您还没有机会呢。以后需要什么蔬菜只管说,我送去就行。保长老婆听话说到这份上了,也只好笑吟吟地走了。

  一连几天,赵五出摊时没有见到保长老婆来买菜。他心里未免有点失落。

  第二天一早,赵五挑拣了一捆水嫩嫩的芹菜,一捆新鲜鲜的小青菜,十几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装了一篾蓝子。到乡公所时,大门还没有开。赵五喊叫门卫。门卫是个老头,以前干过甲长,跟赵五喝过几次酒。乡公所院子里有几排青砖黛瓦的矮房子。厕所和食堂,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保长家就住在食堂的边上。一排排房子其实就是宿舍,很简陋,基本就一间房子。像保长级别的房子要大一些,两间或者三间,外加院墙。院墙有点高,从外边很难看到里边。

  门卫叫开了门,说赵五送菜来了。保长老婆穿着米色的丝绸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连打了几个哈欠。赵五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打搅您们休息了。保长老婆说,没事,累你了,那么早把菜送过来 ,到屋内坐坐吧,保长在。赵五也未推辞,随后进了屋。当门是一张枣木八仙桌 ,红得发紫。洁白的墙上挂着孙中山的画像,还有几幅不知谁写的字画。

  赵五被引进了卧室。卧室里一张大床。床上罩着白色的蚊帐。保长切着身子,招呼他坐下。卧室里有两张竹椅。赵五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椅子,一时不敢坐。保长老婆说,叫你坐你就坐,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待落了座,保长说,你的情况我了解。剧团被一伙山贼祸害了。隔山隔水的,我们一时也无能为力。你呢,好好干,机会还是有的。

  虽然兵荒马乱的,但赵五的心里仍好像吹进了春风,心花怒放。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他低着头,双手搓着,好像指头上粘了什么东西。他说,王保长,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您的,你叫我向东,绝不向西;你叫我打狗,我绝不撵小鸡。保长和老婆都笑了。

  赵五朝床底看看,有一个尿盆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说,王保长,我也不能为您做什么,要不,我帮您把尿盆端倒了吧。保长老婆忙摆手,不行,不行,怎好意思让你干这个呢。赵五一边起身就去端尿盆,一边说,我愿意这么做,没什么丢人的。保长说,好吧,下不为例啊。赵五捧着尿盆,迈着小步,生怕尿液晃出来。在厕所倒了尿盆,赵五闻了闻尿盆,骚味很重,于是,他用水冲了几遍。冲过后,味道虽然淡了点,但是还是有异味。他发现问题出在盆内的尿垢上。想除掉污垢,一时没有工具。过几天再说吧。

  第五天早上,赵五又挎着精挑细选的菜来到保长家。保长老婆说,你做的是小本生意,不能让你亏,该多少钱就多少钱。赵五说,哪能收钱呢。保长老婆说,不收钱,下次不要送来了,院子里人多嘴杂,免得让人说闲话。赵五只好点头说,好的,好的,以后就一个月结一次。保长老婆点头应允。

  放下菜,赵五走向床边,端起尿盆往外走,走得小心翼翼。这次,他带来了打磨用的砂纸。一遍又一遍,终于除掉了常年累月的积垢。赵五的表现让保长非常满意。

  半年后,乡公所食堂的菜都由赵五供应。

  一年后,赵五被任命为潼河村甲长。

  就这样干下去,到死也不能和刘团总抗衡啊。他找到王保长诉苦。王保长嘿嘿笑道,不就是个女人嘛,不至于得罪刘团总吧。赵五喉结上下滚动着,像战车的轮子,喉咙里在冒火。

  回来后不久,赵五神秘地失踪了。有人说他可能远走他乡,做缩头乌龟;有人说,他参加了革命队伍,在洪泽湖的芦苇荡里见过。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