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马学全║厂里的女孩

2020年07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马学全,甘肃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广西文学》《小说月刊》《延安文学》《佛山文艺》《短篇小说》《湛江文学》《北方作家》《天池小小说》《金山》等刊物,获第六届甘肃黄河文学奖,入选多种选本。 简介 厂里的女孩 芳 芳 头扎麻花辫,身穿白底碎花衬衫,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马学全,甘肃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广西文学》《小说月刊》《延安文学》《佛山文艺》《短篇小说》《湛江文学》《北方作家》《天池小小说》《金山》等刊物,获第六届甘肃黄河文学奖,入选多种选本。

简介

厂里的女孩

芳 芳

头扎麻花辫,身穿白底碎花衬衫,毛蓝色裤子早已洗得掉色,脚上的手工布鞋灰头土脸。这是芳芳最初给我的印象。在那个城里女孩以牛仔裤加运动鞋为标配的年代。芳芳的穿着,让人不由得想到一个字土,土得掉渣的土。

芳芳的出现,在我们厂的青工中迅速掀起了一股小风浪。这女孩,一定是从远乡来的吧,不然怎么会穿成这样?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芳芳模样长得蛮好看,白净秀气的鹅蛋脸上,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再配上两道弯弯的柳叶眉,这样卓尔不凡的长相,能说她不漂亮吗?芳芳不光长相好看,还爱笑,她笑的时候,露出一口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很是耐看。

跟她的长相比,穿着土气又算得了什么?

那时候,厂里有职工食堂,平时的饭菜还说得过去。一到周末,值班的大师傅就凑合,不光饭菜的品种简单,味道更是寡淡得不敢恭维。大师傅公然敷衍我们,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为了表达不满,我们几个周末便凑份子上街下馆子,让大师傅做好的饭剩在锅里。如是几次,大师傅也乐得清闲,周末到食堂露个脸,转一圈,优哉游哉骑自行车回家伺候老婆孩子去了。我们的无声对抗,反倒给了他偷懒的理由。

我们几个毕竟上班时间短,工资都不高。连续几周下来,便觉腰包羞涩。再到周末,芳芳跟我们提议,不如搭伙自己做饭吃。可是,我们在家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便当日子,别说做饭了,连菜都没洗过。芳芳说,我知道你们不会做饭,可是我会呀!

芳芳的宿舍里,锅碗瓢盆、杯盘碗筷一应俱全,这些厨房家当,都是她从家里带来的,不过连包装都没开封。

那天一大早,我们几个结伴去了趟菜市场,菜肉米面拎回来几大袋。看着这些食材,我们一个个只能想像它们变成美食的样子。芳芳说,剩下的活交给我,你们该干嘛干嘛去。芳芳挽起袖子,戴上围裙,奏响了厨房交响曲。芳芳淘米、洗菜、切菜,显得那么娴熟,那么自然。工夫不大,芳芳宿舍里便飘出了饭菜的香味,勾引着我们的馋虫。芳芳精心炮制的美味佳肴上桌后,我们围桌而坐,大快朵颐,几盘菜很快便见了底,一个个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芳芳毫无悬念地成了我们的明星。回味着吃进肚里的美味,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夸着芳芳的厨艺,七嘴八舌向她请教做饭的事,态度比去寺庙里求签的香客还虔诚。芳芳露齿一笑,学做饭并不难,难的是做出好味道,以后我慢慢教你们。

芳芳来自两百公里外的小镇,父亲是镇上的干部,母亲在镇上开着一家裁缝铺,她还有个弟弟。父母忙的时候家都顾不上回,芳芳上中学时就学会了做饭。芳芳做饭无师自通,她第一次将自己炒的两盘菜端上饭桌时,连一向挑剔的父亲都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芳芳于是喜欢上了做饭,同一种菜她能尝试着做出不同的味道,且样样可口。芳芳来厂里上班时,最舍不得她的就是父亲。

从那时起,芳芳的宿舍便成了我们固定的聚餐地点。每个周末,我们都集体采购一回,菜啊肉啊鱼啊,一袋袋拎回来。不管荤素,芳芳总能烹制出鲜美的味道。芳芳每个周末都要做四五个人的饭,我们心里过意不去,跃跃欲试想给她搭把手。芳芳看着我们笨手笨脚的样子,抿着嘴笑了。

在芳芳的言传身教下,我们一个个也学会了做饭。有段时间,我们到了周末便轮流上阵,一试身手,但总是赶不上芳芳的厨艺,不是盐放多了,就是把菜炒糊了。好在,大家都有了一点进步。

在无数次饕餮芳芳做的美味后,我爱上了这个漂亮贤惠温柔大方的女孩。我跟芳芳结婚后,那几个一起搭伙的哥们儿,三天两头便来我家蹭饭,跟我一起瓜分芳芳做的美味,兴趣上来也会喝几杯。哥们儿都羡慕我有福气,找了芳芳这样的好女人。

因为贪恋芳芳做的美味,我总是把肚子吃的很撑。当我的腰围越来越粗,肚腩越来越大,体重一路飙升,成了一个大胖子后。芳芳开始害怕了,做梦都担心我会胖出病来。为了帮我减肥,芳芳每顿只给我一碗粥一盘青菜两个馒头。我倒无所谓,只是可惜了她的好厨艺。

秀 秀

秀秀跟她的名字一样,不光人长得秀气,性格也是文文静静的,给人的感觉是从古典小说里走出来的一个女孩。

秀秀来自五十公里外的一个县城,她的爸妈都是中学老师。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的秀秀,从小受到父母的熏陶,为人处事都很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秀秀到厂里上班后,住在芳芳的隔壁。

周末,我们几个正在芳芳的宿舍里搭伙做饭,秀秀刚好从外面回来。也许是彼此不熟的缘故,当我们跟她打招呼的时候,秀秀的脸唰地一下红了。我们招呼她一起吃饭,她只说了一句吃过了,让我们慢慢吃,便迅速低下头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过后,我们却发现秀秀在宿舍里吃泡面。

秀秀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小得几乎听不到,似乎不是从嗓子里发出的,而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渐渐熟悉后,秀秀不再那么容易害羞了。周末,我们邀她一起做饭吃,她也不再推辞,有时候还主动打下手。

秀秀喜欢看书,她宿舍的桌子上摆着各类书籍,有中外名著,也有文学杂志。秀秀的手上,时常捧着一本书。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秀秀要么低头看书,要么默默地看着我们闹腾,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

一次,我们在省报的副刊版上看到了秀秀发表的一组诗。当时,我们一个个抑制不住惊讶的表情,纷纷向秀秀投去艳羡的目光。我们压根没想到,这个文静秀气的女孩,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才女!在我们你一句他一句的夸赞声中,秀秀的脸红成了一朵灿烂的桃花。她说,这几首小诗根本不值一提。秀秀告诉我们,她的一个同学,大学时就出版了作品集,一毕业就进了一家省级刊物当编辑。

秀秀上中学时就喜欢上了文学,大学时开始写诗。她的诗意蕴含蓄,文字清新。文如其人,大抵如此吧!秀秀热爱文学,在文学创作方面挺有灵性,她的诗作陆续在省内外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一些作品还上了知名大刊。在秀秀的影响下,我们几个也渐渐喜欢上了读诗。

秀秀师大中文系毕业,本应去教书的,但她不喜欢当老师,于是改行进了工厂。到厂里上班后,秀秀被分配在总工办,名义上是文员,实则干的是打杂的活。我们私下都替秀秀感到惋惜,在工科生吃香的工厂里,她的文学才华很难有用武之地。

秀秀参加外省的一家文学杂志举办的全国诗歌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秀秀倍感欣慰,请了几天假去领奖。在主办方举办的文学笔会上,作为新人的秀秀,见到了多位在国内文坛久负盛名的大师。她说,听了大师们的讲座,让她受益匪浅。

领奖归来后,秀秀变得比以前爱说话了,有时候还主动找我们聊天。秀秀告诉我们,她老早就想去大城市发展,但却一直犹豫着,现在她终于决定要辞职了。

秀秀说她想去北京。北京不光是祖国的首都,更是能人辈出、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秀秀是那么腼腆,那么容易害羞的一个姑娘,她去北京能站稳脚跟吗?我们都替她捏了一把汗。私下里,我们也劝过她,还是三思而后行。秀秀说,她已经考虑好了。

秀秀走的时候,我们去车站送她。秀秀的随身行李是一只小皮箱,装着她的换洗衣物和喜欢的诗集。秀秀跟我们轻轻拥抱了一下,便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了站台。秀秀弱小的身影很快便淹没在了人流中。秀秀就这样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但她又跟我们保持着的联系。

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秀秀到北京后,很快应聘到一家报社做了副刊编辑。当了编辑的秀秀,不但有大把的时间读诗写诗,还经常受邀参加文学活动。秀秀在北京的生活过得既忙碌又充实。

秀秀到北京的第二年,我们收到了她寄来的诗集,装帧精美,散发着淡淡的油墨清香。读着秀秀的诗,就仿佛在跟她交谈。秀秀后来陆续出版了第二部、第三部诗集,她都分别给我们寄来了书。

一次,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了秀秀,她已不是我们印象中那个腼腆害羞的女孩了,变得落落大方、侃侃而谈。节目中,秀秀说起了跟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她说任何时候都会记得远方的朋友。

秀秀,我们也为拥有你这个朋友而高兴。

翠 花

那时候,翠花,上酸菜的段子尚未出世。我们跟翠花的深厚交情,却与她家的一盘盘美味酸菜分不开。

翠花是个热情大方,活泼可爱的女孩,微胖,脾气有点直,性格也有点倔,做事风风火火,但绝对靠得住。翠花家在城郊,骑自行车用不了半小时就能到。为了上班方便,翠花选择了住宿舍。

翠花隔三差五回一趟家。她家有一大片果园,有苹果树、桃树、梨树,还有葡萄。

秋天来了,各种水果陆续成熟。翠花每次从家回来,都会带一塑料袋水果,洗净后送给我们吃。老吃翠花家的水果,我们都觉得过意不去,于是约定周末去帮她家干活。你们这帮城里娃,能干啥活呀?话虽这么说,翠花还是把我们带到了她家。正是摘苹果的时候,我们搬着梯子,爬上爬下,摘下了一筐筐又大又红的苹果。

那天在翠花家吃饭,饭桌上有四五盘菜,最诱人的却是一盘酸菜。酸白菜脆爽有嚼劲,小萝卜酸辣爽口,真是吃一口想两口,一动筷子就刹不住手,我们一个个饿狼扑食般大快朵颐。一盘酸菜,没几下就被吃光了。翠花妈妈看到我们都爱吃酸菜,于是又上了一盘。我们回去的时候,翠花妈妈还专门拿罐头瓶给我们盛了几瓶酸菜。翠花妈妈做的酸菜实在太美味了,想一想都会忍不住流口水。

翠花周末加班不回家的时候,通常跟我们一起做饭吃。有几次,我们在饭桌上无意中念叨起了翠花妈妈的酸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下个周末,翠花准能变戏法似地捧出一盘酸菜来给我们解馋。不用问,翠花专门回家给我们取了回酸菜。

车间新购进一台数控车床,好多工人看着这个大家伙干瞪眼,老虎吃天无处下嘴。翠花上技校的时候,在实习工厂操作过数控车床。她主动请缨,要求操作这台机器。一个女孩子,能行吗?一些人表示怀疑。翠花用工作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翠花工作一向认真,没出过差错。那晚加班,不知是因为太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翠花弄错了一个数据,导致近万元产品报废。

车间组织工人开会,对翠花大批特批,并要求她承担全部损失,否则就卷铺盖走人。我们都劝翠花找领导认个错,赔一些损失,把工作保住。但翠花硬是不肯低头,她宁可不要这份工作。

翠花离厂那天,我们几个凑份子请她吃饭。从未喝过酒的翠花,那天硬是把自己灌醉了。她说,其实她早就不想在厂里干了。翠花的班长看到翠花泼辣能干,一心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小舅子。翠花一开始没表态,但架不住班长三番五次游说,最终答应见一面。见面后才发现,班长嘴里口口声声的好小伙子,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走路离不开拐杖。翠花当然不会答应,她即便当剩女,也不会轻易把自己嫁给残疾人。因为这件事,班长没少在工作上挑翠花的刺。她说,这次的事故,明摆着有人故意陷害她。

我们同情翠花,却只能默默地安慰她。翠花倒是看得开,她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翠花已经做好了准备,打算回家跟妈妈学腌酸菜,专门做酸菜生意。

两个多月后,翠花在小吃街开了一家饭馆。开业当天,我们去给翠花捧场。一间不大的门面,装修简约大方,环境干净舒适,靠墙摆着两排餐桌,可容十余人就餐。最招人眼球的是门头顶上的那块招牌,黑色的牌匾上,翠花酸菜馆几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看一眼就忘不掉。

翠花聘请了一名本地厨师,专做本地特色小吃,再配上她家的美味酸菜,食客的回头率一直很高,许多人都是冲着那一盘酸菜来的。每次我们去吃饭,翠花都不肯收钱,我们就把钱偷偷放在饭碗下面快速闪人。

半年后,翠花完全换了一个人,不但身材苗条了许多,穿着也比以前时髦多了。说起以前在厂里上班的事来,她说,那段生活其实挺好的,她要感谢那段经历,要不是遇上那件事,她可能永远都想不到自己开店。

翠花后来嫁给了她的同学,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她的酸菜馆也成了当地餐饮业的一个黄金招牌,还开了分店。翠花后来被评为市里的青年创业之星,上了电视,成了名人。翠花还资助过多名贫困家庭学生,这是后来的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