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2020年07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王兴华 大西北的冬天总是有些冷。这不,昨天下午忽然刮起了一场大风,发怒的狂风呼啸着从塞北的黄土地上卷过,被狂风裹挟的砂子,漫天飞舞,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迷得人睁不开眼睛。我赶紧跑回家,关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王兴华

大西北的冬天总是有些冷。这不,昨天下午忽然刮起了一场大风,发怒的狂风呼啸着从塞北的黄土地上卷过,被狂风裹挟的砂子,漫天飞舞,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迷得人睁不开眼睛。我赶紧跑回家,关好窗子,隔着玻璃看着窗外那灰天黑地的景象,无奈的叹了口气,钻进了被窝

大风啥时候停了,我也不大清楚,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我从玻璃窗向外看去,嗬!好大的一场雪啊!整个村庄银装素裹,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妖娆。我兴奋地穿好衣服,跑出门,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这亮堂逼眼的世界。雪厚厚的,都可以漫过皮鞋帮子了,人走在上面都可以听到咯吱咯吱地响声。

走出院门,我看见邻居孙家舅妈带着腿有点瘸的表哥一起扫雪。提起孙家舅妈全村人都知道,她可是个勤快人,干啥活总走在人前头,这不其他人还在忙活着扫雪,她家的小院内外早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大门外还堆了一个约莫一米多高的雪人,雪人的头上戴着一顶草帽,远远看去两个大眼睛显得炯炯有神,我连忙跑到跟前一看,差一点笑的背过气去。原来这两只大眼睛,竟是两只圆圆的驴粪蛋儿,我欣赏着这滑稽而又形象的雪人,心想:别看这孙家舅妈是个农村妇女,但还真有一点儿艺术细胞,这雪人堆的还真有一点儿创意!

路边的白杨树上,两只喜鹊叽叽喳喳地叫着。不会是谁家要有喜事了吧!老辈们常说:喜鹊枝头叫,自有喜事到。滴!滴!几声汽车喇叭清脆的叫声打破了雪后村庄的宁静。我寻声望去,一辆红色出租车从厚厚的雪地上驶来,在孙家舅妈的大门口停了下来。整个世界都是白的,自然、这红色轿车就显得格外的扎眼。

华子哥,你回来了?嗯红子回来了?哎!在这一问一答中车上又下来三个人,一个青年男子、两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孩。就在这问候刚结束时,孙家舅妈也许听到了红子的名字,便从屋里跑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女子,孙家舅妈喊了一声:我的娃娃啊,你可把妈想死了,紧接着便是放声大哭。红子喊了一声妈便扑了过去,跪倒在母亲面前。孙家舅妈也许是太思念女儿了,双手搂着红子的头,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双眼紧闭,嘴角抽搐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从脸颊上滚落下来。看着这动情而伤心的一幕,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

红子是孙家舅妈唯一的女儿。五年前,她背着家人与一个来宁夏打工的甘肃青年男子私奔,从此杳无消息。孙家舅妈,这位还不到50岁的老人因思念女儿,在短短几年里显得苍老了很多,油光乌黑的一头秀发已经白了一大半,很多日子里人们常常可以在村口的大树下,看到她在那里向着通往村外的路口眺望,嘴里不断地念叨着红子的名字

红子回来了!红子回来了!几个好事的儿童在村道上跑着喊着,不一会儿,孙家舅妈的院子里挤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两位老年妇女在劝说着孙家舅妈,在人群中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张家表叔,过去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红子,拍拍她的头说:你这个娃娃呀,也实在有点过头了,五年多了,看把你妈熬煎成啥样子了?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孙家舅妈也许是内心太凄惨了,不顾院子里的众人,在悲哭中双手仍然紧紧地搂着红子的脖子不放,生怕一松手红子又会跑掉似的。

我们家原来住在高田村(在人民公社制度下当时叫高田大队),在那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月里,今天批林批孔批周公明天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后天又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弄得人心惶惶,再加上在人民公社制度下,吃大锅饭,人们出工不出力,因此多数生产队经济都不景气,劳动日值也就是几毛钱,人们一年苦下来,到年终分配的时候,也分不到几个钱。经济条件差的的生产队,一年苦下来,不但分不到钱,甚至还要倒欠生产队的钱。我们家所在的生产队就属于后者。由于没有经济收入,生活就更苦了。因为经济贫困,饮食差,我们姊妹几个小时候都病病歪歪的,像走马灯似的轮着害病,母亲经常抱着我们到大队(相当于今天的村)的医疗站看病,因常常误工而遭到队长的责骂,母亲一气之下领着我们全家到娘家安家落户。来到新家凡是与母亲同辈的人,男的不论老小我们管他叫舅,女的管她叫姨。孙家舅妈就是孙明舅舅的婆姨。记得小时候,孙家舅妈刚被娶过来时人长的特别漂亮大花眼睛格外有神、乌黑的长发加上苗条的身材,是一位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孙明舅舅家是地主出身,怕给村上的人和自己招惹是非,相互间就很少来往。即便是这样,也仍然有一些人敲个坏话,让人听了总觉刺耳。孙家舅妈曾念过高中,也算是生产队里少有的几个识文断字的人,队里有几个西海固嫁过来的小媳妇,时不时的找她帮着给娘家写写信,每次来她都是满腔热情的给予帮助,她不但人长得俊,同时还是一位乐善好施的好人孙明舅舅门前有两棵大果树,每到果子成熟,收工的人们总是到他家的树上摘上几个果子吃,这时候孙家舅妈每每要打上一筛子果子,主动分给收工的人,时间长了,她的人缘也好了,生产队干农活时,人们总是抢着和她在一起干活,总爱和她开开玩笑,慢慢地孙家舅妈在人们的心中占有了重要位置 ,村里人家有了大事和难事也总是喜欢找她拿个主意。

一九七六年,这是中国历史上沉重的一年三位伟人的先后逝世、唐山大地震、加上自然灾害,给人们留下了深深的记忆。这一年也是孙家舅妈倍受折磨的一年这年七月,正值麦收时节,大雨连下了七天七夜,这是宁夏近百年来极为罕见的一次大雨,它给宁夏绝大部分地区造成了极为严重的灾害。远远望去,农田里到处是一片汪洋,只有沟坝、渠坝,和农田里少见坟丘等挣扎着露出水面。大量的麦子成捆成捆的飘在水中被泡臭,没有割倒的麦子,成块成块长在田里麦穗上就长出了绿绿的芽子,公社也曾组织社员从水里向上捞麦子,但即便是捞上来,也仍然是发霉或是长芽。大人们的脸上再没有了以往的欢笑,绝望的人们几乎每天都在唉声叹气中渡过。那年我才六岁,但那场大灾难却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夏粮几乎绝收了,上级又号召:生产自救,以秋补夏人们又投入排涝抢救玉米的劳作之中,为了尽快做好秋种工作,大队派出一台拖拉机支援犁田。村里人没见过大世面,看到大拖拉机个个都好奇,有些年轻人想试着开两下过把瘾。我们队里的小武子,初中毕业,凭着有点文化,队长对他是一百个器重,正好县里办拖拉机培训班,大队上要求队里派一个人去参加培训,小武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去了。几天以后这小武子就驾驶着一辆崭新的拖拉机回来了。乡亲们更加高兴了,再看小武子那个牛啊,真是比牛魔王还牛!

这天中午一点多,小武子牛气哄哄地把拖拉机从地里开回到村子里,由于车速太快,一个急转弯,把正在路边玩耍的、孙家舅妈只有两岁多的二儿子,从双膝上压了过去。一声惨叫,围观者几十人,当时孙家舅妈抱起儿子,喊了一声我的儿子啊紧接着便昏了过去。情急之下,队长派人立马套上骡子车把二小子送往公社卫生院。公社卫生院条件简陋,不敢收治,无奈又赶着骡子车直奔县城医院。到县城医院住了两周,医生的答复是孩子的膝盖骨已经接好了,只担心腿上的神经出问题,但这一点不能完全下定论,要等半年后,看孩子身体完全恢复后,能否站起来,如果能走路那就没问题,否则下肢终身瘫痪。

人生幸福在乎内心,而不在其外表,心若喜,看万物皆欢喜;心若苦,万物皆是忧伤的影子。往昔那美丽俊俏的孙家舅妈见人有说有笑,简直就是村里人的开心果,自从二小子出事后,整天愁眉不展,瘦黄的脸上显出了几分黧色,我们几个小伙伴再要果子吃,孙家舅妈依然还给,只是没有往日那么热情。二小子躺在木制的婴儿车里跟我们玩,孙明舅舅坐在院子里的小木凳上不停地吸着用晒干的茄子叶自制的卷烟。屋里柜子上供着一尊神像,时常能看到孙家舅妈在神像前烧香,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漫长的半年终于临近了,迫不及待的心情又一次被冰雪所包围。二小子腿部神经失去了知觉,今生今世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他那艰苦的一生。这个本不该出现的事实确已成为了定论,那一天从医院回来时,孙家舅妈便卧病不起,巨大的精神压力似乎使她对生活失去了最后一线希望。村里的父老乡亲纷纷来劝慰,让这个顶梁柱 依然能撑起家庭的整个天,可是谁能真正体味到她心中的苦难和悲伤呢?

又是一年的春天,二小子渐渐地会爬了,而且能听懂大人的语言了,孙家舅妈的心病渐渐地减轻了许多,但愁苦的面容仍然诉说着孙家舅妈的无奈和艰难.

一九八一年,我们队也和全国一样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们有了生产和生活的自主权,劳动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了,小日子越过越甜。精明能干的孙家舅妈,更是走在全村人的前边。有钱了,可以带儿子到大医看病了,在医院的精心治疗和孙家舅妈的精心呵护下,二小子已经能住着双拐行走了,孙家舅妈那张愁苦的脸也随着这改革的春风逐渐地舒展了起来。脸庞多了一些红润,早已久违的欢声笑语又挂在了她的嘴边.

我有一种感觉,在人生的路上,成功往往需要通过艰辛地努力才能达到,幸福往往需要不断地追求才能实现。而失败和灾祸却不需要理由,它往往来的是那样的猛烈和突然。1996年农历腊月24日,习惯早起的孙家舅妈,早早的吃过饭,想早早扫扫尘准备过大年。由于舅舅出外打工尚未回来,舅奶奶心疼儿媳妇,也跑过来帮忙,他连忙拦住婆婆笑着说:妈,你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就歇着吧,就这么几间房子,我很快就扫完了。她一边从屋里向外搬着铺盖等杂物,一边哼着当姑娘时就会唱的歌儿在一个人忙碌着,突然听到一声汽车喇叭响,她在不经意间,习惯性的扭头望去,只见一辆警车一直向着她家开来,一个令她窒息的噩耗在她耳边炸响,孙明舅舅在回家的路上出车祸死了.

出殡的这天,孙明舅舅的老父老母老泪纵横,站在儿子的灵柩前,双手使劲地拍打着棺材,用嘶哑的声音哭喊着:儿呀,你走了,我们以后可咋活啊!孙家舅妈更是双手搂着棺材,哭天喊地,几次昏厥过去,在场的人无不落泪。也就是在这种场景下,我才真正地体会到老年丧子的绝望和中年丧夫的艰难,披麻戴孝的儿孙们,也跪在灵前,哭喊着亲人,焚烧着手中的纸钱.

在出殡的路上,连老天爷也露出了伤心的样子,一片片雪花慢慢地飞落到地面,飘洒在灵车之上,飘洒在孙明舅妈凄苦的心间,孙明舅妈伏载灵柩上哭泣,凛冽的寒风也在呜咽,只有那无情的引魂幡在寒风中猎猎作响,要把孙明舅舅的灵魂引向那隔世的黄泉路上.

在家庭生活中,再弱的男人也是女人的靠山。孙明舅舅的离去,使整个家庭失去了主心骨。而他留给孙家舅妈的则是无尽的哀伤、无尽的思念和无尽的艰难。

但孙家舅妈就是孙家舅妈,她并没有被多舛的命运所击倒。她忍着巨大的痛苦埋葬了她曾经相依为命的丈夫,看着丈夫丢下的一对年迈的老人、一个残疾的儿子和一个正在念高中的女儿红子,真是心如刀绞。她想:死了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得活着,她咬着牙挑起了原本是丈夫担当的重担。本就要强的她,比以前起得更早,睡得更晚,忙完了地里再忙家里,操心完了老人再操心孩子,操心完了人再去操心家里养的猪、狗、鸡、鸭等,仍然把家务和农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孙家舅妈的身子瘦了,笑容没了,亲戚邻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都常去帮忙,但孙家舅妈却说:自己忙,别人也忙,自己累,别人也累,自己苦,别人也苦,我又怎么忍心拖累别人呢?农田里的活多,用拖拉机的地方也多,尤其是三夏季节,抢收夏粮,抢种秋粮和秋菜,离开了拖拉机,真是一筹莫展,于是,无奈中的孙家舅妈在别人的指点下学着开起了手扶拖拉机.

孙明舅舅的死对红子的打击也很大,面对年迈的爷爷奶奶和残疾的哥哥,她不忍心让孤苦的母亲一个人去支撑这个陷于困境的家庭。她再也无心念书,下决心辍学回家,帮母亲打理这个残缺的家庭。几年后红子已经出脱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由于种田收入较低,而且到年底才能见钱,不如在城里打工挣得多也来得快,红子也加入了进城打工的队伍。在工地上被一个甘肃来宁打工青年小田看上了,经不起对方死缠烂磨的爱情攻势,两人私定了终身,但遭到了孙家舅妈的坚决反对,由于木已成舟,红子无奈只好与其私奔。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这事儿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免不了有人嚼舌头根子:孙家的红子跟人跑了,真丢人哟孙明家怎么养了这么个贱货,把老先人的脸都丢尽了哟!是的,女儿跟人跑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有些人尖酸刻薄的讥讽,让孙家舅妈这个失去丈夫的寡妇、这个一辈子要强的女人,实在是难以承受,她的心中升腾着一种无名的愤怒情绪,其中有怒气、怨气、恨意、当然也有自责和羞愧。这个不知死活的甘肃小子,竟然拐走了我的红子。这个不知羞耻的丫头,竟然扔下老娘不管,跟着别人跑了,我怎么养了这么个羞先人的丫头?有机会老娘非打断你们的腿不可!孙明啊,你这个狠心的老东西,你怎么就扔下我早早地走了,让我守寡、让我一个人上养老的下养小的,让我忍受这么的憋屈?孙明舅妈这个无助的女人,他来到孙明舅舅墓地,双手抓着坟头,把这满腔的憋屈都一股脑儿撒在这个曾经和她相依为命的已经和她黄泉相隔的男人身上

在孙明舅舅的坟头大哭一场之后,孙明舅妈的情绪好了一点,但每到夜晚他总是难眠,她思念自己的丈夫,回忆婚后在那艰苦岁月中,两人相依为命所经历的一幕幕往事,她庆幸自己嫁了一个憨厚大度,处处让着自己的好丈夫。她也遗憾,遗憾丈夫的早逝,给她留下了无尽的思念遗憾丈夫活着的时候,自己过于霸道使丈夫失去了男子汉的尊严,被村邻们戏称为妻管严。

我的憨老汉哟,如果有来生,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我一定做一个乖婆姨,让你一辈子宠着我、疼着我、管着我

夜已经很深了,孙明舅妈还是睡不着,那管不住的思绪,又转移到了她唯一的宝贝女儿红子的身上:红子,你这个贼丫头,你从小就很聪明,又知道孝顺爹妈,但这一次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干下这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让老娘的脸往哪儿放哟,妈说不认你,那是气话,你还当真了?你跑了就再也不回来了,你知道妈有多牵挂,多难受吗?

红子回来了,孙家舅妈见女儿活着,几年来的担心和牵挂,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抱着女儿大哭大骂了一场之后,对女儿的气也消了一些,但对红子的丈夫拐走她女儿的事,还是从心里扭不过这个弯来。一天,借着一件小事,孙家舅妈终于把几年来的气泄出来了嗓门提高了八度,站在院子里指着女婿的脸破口大骂:你这羞先人的货,想把你们祖奶奶往死里气啊!要不是看在红子和娃娃的脸上,祖奶奶宰你的心都有!对你这个龟杂孙,老娘算是看透了,娃娃留下,你给我滚!红子是个聪明人,深知自己私奔的不孝行为,给母亲造成的巨大伤害,她心里想:就让母亲骂一骂吐一吐心中憋屈了五年的怨气吧,因此她看着母亲骂人的架势,一个劲地给丈夫使眼色,意思很明显,是让丈夫出去躲一躲。但她的丈夫心想:自己拐跑了别人家的女儿,给老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本就理亏,让丈母娘骂一骂发发火自己也认了。因此他不但没走,干脆坐在院子里的小圆櫈上,低着头任由着丈母娘去数落。红子只好跑过去搂着孙家舅妈的脖子嬉皮笑脸地劝说:行了老妈,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看人家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你就看在两个乖孙子的小面子上饶了我们吧。红子又掉转头提高嗓门,向沙枣树下呆站着的两个娃娃喊道:占占、狗蛋,还不赶紧来搞搞奶奶!两个娃娃扑闪着大眼睛怯生生地走到了奶奶跟前,看着一对乖巧的孙子,孙家舅妈一把将两个孙子揽进怀里,一边心疼地抚摸着两个孙子的头,一边仍然在骂着:你这个伤风败祖的东西,你不知老娘这几年咋过来的呀!你把老娘我熬煎死了!但声音比先前却明显小多了

村里要通自来水了,要求在过道上压水管,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三天的工程,在红子丈夫的参与下两天便完工了。通过上次的大骂,邻居也劝说了孙家舅妈,孙家舅妈似乎觉得这事自己做的也不好,毕竟木已成舟,连孙子都两个了,说什么也没用了。红子是孙家舅妈唯一的女儿,再怎么不孝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孙家舅妈从骨子里还是十分偏爱红子的。通过上次的挨骂,红子决定过了年到县城租房子和丈夫做个小本生意,可随时回来看老妈,孙家舅妈不答应。怕红子手头没资金,城里开销大,日子过不好她心里也不安。孙家舅妈的话让红子的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因为终于从娘的口中得到默认和原谅了自己的大逆不道,看着饱经沧桑一脸疲惫的母亲,红子再也抑压不住内心的情感,向孙家舅妈哭诉了这五年的酸甜苦辣。

红子离开家以后,和丈夫一起登上了开往兰州的火车, 但在火车启动后,红子便后悔了,她舍不得母亲、舍不得疼她的爷爷、奶奶和身有残疾但却十分心疼她的哥哥,因此心中十分的矛盾和忧伤,一路上在小田十分殷勤和细心照顾下,来到兰州,呆了几天后,红子想回家,但又怕要强的孙家舅妈不要她,只好回到了小田的老家甘肃静宁县。刚开始,两人在附近的涂料厂打工,两人一月能挣1600元,除了生活上的开支,每月能攒1000元,随着孩子的出生,红子在家照顾孩子,小田到离家60公里的石料厂打工。石料厂的生意好,每月能挣1800元,小田把家里的钱全部投资入股,合伙开了一个石料厂,这石料厂刚起步,便被定格为乱开采,将设备全部没收,人也关了起来,费了好大劲算是把人捞了出来,钱全砸了。无奈之际,红子要求回川区发展,便和丈夫带着一对儿女回到了娘家。说到这里,红子哭着说:妈,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是我做下了大逆不道的事,害得你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听完红子的哭诉,孙家舅妈伸出手去,把飘在红子眼前的头发向耳边给理了一下,双手搂着红子,满脸泪水地叹了一口气

翻过年,县上为鼓励和支持农民创业致富,出台了农村小额贷款政策。孙家舅妈到镇上信用社以自家的房屋抵押贷了两万元钱,一万元给红子买了一辆二手车,鼓励红子和丈夫去贩菜,一万元给身患残疾的二小子开了一个商店,这一举措,着实让红子和二小子感动了许久。

春天来了,一排排南来的大雁,嘎嘎地鸣叫着向北飞去,向阳坡上的小草,似乎是耐不住漫长冬天的寂寞,争先恐后地拱开那暖融融的春土,露出了黄绿色的嫩芽,歇缓了一冬的农民们,纷纷走出家门,开始整田耙地,田野里出现了许多忙碌的身影,孙家舅妈开着自家的手扶拖拉机正在田里干活,忽然看见两个孙子抱着暖瓶摇摇摆摆地向她走来,她赶紧停下手扶,笑着从孙子手中接过暖瓶,放在田埂上,又在两个孙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这时一阵风儿吹来,孙家舅妈用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又用手拢了拢散落下来的头发,那略带自信和喜色的目光,下意识地然而也是深情地向着丈夫坟头的方向望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